宇宙繼起之生命

這是一個特別的日子,50年前的大事件構成了我順利誕生的必要條件。根據昨天闖入林火旺的課堂中順便複習的必要條件與充分條件之概念,如果少了50年前的大事件,我的存在將成為不存在。聽起來很奇怪,但想到如此卻把我的思緒導向那存在於人類思想中數千年,關於宇宙之起源、人類之起源的探尋。

最近讀了易中天的《藝術人類學》,老實說,我在圖書館決定把這本書搬回宿舍的原因,是由於我心中期許會在這本書看到一些輕鬆有趣的內容,順便多了解一點人類學,但事實並非如此。《藝術人類學》是一本硬到不行的研究書,如果真的有《藝術人類學》這門課的話,它堅硬的程度應該足以當這門課的指定教材。話雖如此,從人類自古至今的藝術行為作為人類文化研究的脈絡,硬歸硬,但還是滿吸引人的。

在少數我有心情和時間認真閱讀的幾個章節裡,其中一部分在探討各個原始民族的神話傳說。就像中國有盤古開天闢地,後來出現了夸父除了追太陽之外,還留下了一片桃樹林與黃河、長江,最後神仙姐姐女媧在河邊玩泥巴玩一玩,順便造了小黃泥人們。各個民族,無論這個民族的文化是否延續到今,似乎都有一套類似的神話來試圖解釋宇宙的開始和人類的出現。這套神話被用來解釋未知中的未知,而之所以被稱為「神」話,自然是指其中的信仰成分。觀察這些文化中的神話和信仰,對於我們這些現代人代表了什麼意義?

即使到了今日,在科學發展了幾百年之後,人類用科學的方法和邏輯所建構出的那一套假設宇宙如何形成的模型,很可惜地仍然無法提供大家一個有足夠說服力的答案。以一個粗淺,甚至粗糙的想法來思考這個事實,即使科學目前所能達到的境界是被廣泛所接受的,但這套對於宇宙起源進行解釋的模型在本質上與科學前的時代中,大家滿足於神話、巫術、信仰是一樣的。這並不代表我認為科學跟神話一樣,而是想強調我們看待知識的方式不能像過去一樣。

歷史除了告訴我們它會不斷的重新上演之外,也告訴我們無論何時,只要我們回顧過去,永遠都會看到某些荒謬的現象或信仰,也就是說,我們既然也身處在歷史的洪流中,自然也不太可能逃脫這個宿命。雖然有點悲觀也有點無奈,但我很期待或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整個知識體系受到徹底衝擊的新時代。歷史告訴我們,通常這樣的知識革命往往在原有的體系中顯得荒謬與瘋狂,看看伽利略的下場應該就能略之一二,也因此所謂的特異功能、繞場理論,應得的應該是辯論、研究與挑戰,而不是嘲笑與輕蔑,這才是學術與科學進步的精神不是嗎?

(圖片來源:Odalaig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