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台中。

介於高雄的家鄉,以及生活的台北之間,有個城市叫做台中。從身邊的朋友口中聽說的台中,或許是因為大家同樣都擠在陰雨綿綿的台北努力生活著,對於台中的描述總是充滿陽光與溫暖。在高鐵上來來回回經過台中無數次,幾乎每次都在睡夢中就結束了短短幾分鐘的拜訪,距離高中時人文營組聚在台中的深度遊覽已經過了四、五年,大二參加北貿盃來去匆匆也沒有真正看見台中,沒有預料到,再次蒞臨,卻讓我有如此不同的感受。

久違了,客運。

在此之前最後一次搭乘客運,恐怕要追溯到大一時閒著沒事做,想要體驗一下搭夜車回高雄的感覺。在管圖消磨時間到一點多,出發到車站搭車,雖然已經是最高等級的按摩座椅,五、六個小時下來,還是讓肩膀與脖子幾乎僵硬地像石頭一樣,半睡半醒了一晚,抵達高雄家中還得再花個六、七個小時補眠。有些經驗就是這樣,讓你有一股衝動要去嘗試,但嘗試過後立刻也讓你產生無比的滿足感,覺得此生有嘗試過了就已經十分足夠,不會再有任何多餘的慾望去再試一次。

這次重新踏入客運站,已經變成了結合商場的「京站」。出了捷運站之後跟隨著台北轉運站的指示探索,結果居然走到了外頭又繞進去,而最近的通道明明就是從商場裡上去,看來我們的指示系統還是有著不小的問題。無論是購票區或搭乘區,整體的明亮度都大大地提昇了,一甩過去對於客運車站總是陰暗無比的印象。在台北生活了四年多,實在不得不說這個城市持續在改變,而且改變的程度比台灣其他城市都快速。家鄉高雄自從蓋完捷運之後的大幅改變之後,就差不多是如此了,一樣都是直轄市,果然資源的分配上面還是有著顯著的差距。看到了煥然一新的客運站,似乎也預告著一趟旅程的美好開始。

帶著台北來到台中

一抵達目的地,就鑽入了咖啡輕食店辦公,幾個小時過去,台中只存在於菜單上明顯少了幾成的售價,以及隔壁桌的客人點的三明治離奇巨大的畫面之中。走在市區的街頭,若真要說這是在台北的某區也不離譜,直到走進了佔地數十坪的韓式料理店。好像除了台北之外的餐廳都有能力提供寬敞的用餐空間,在台北待久了,也漸漸習慣那種在有限的空間裡盡可能發揮佈置巧思的風格。

結束了午餐,轉移陣地到春水堂創始店裡進行會議。在地下室最深處的角落找到了令眾人滿意的位置,腦中的畫面像是我們把自己埋藏在台中的地底,有點諷刺地成為在台中的最後一站。當然,在這裡,最台中的莫過於據說直接打了台北春水堂分店五折的價格,只花六十元就可以有木質地板、塌塌米、燈光、音樂皆吸飽了高雅的空間,你不得不對資本主義帶給我們的「快速、競爭」搖頭嘆息。用錢買休閒、買清淨簡直是資本主義發揮的最高境界之一。

結束了所有行程便直奔台中火車站。歷史悠久的台中火車站應該是與台北最不同之處,而在那裡也終於體驗到了標示不清的傳統,高鐵已經開通了六、七年,從台中火車站轉搭區間車到烏日高鐵站的乘客也不少,但像我這種分不清烏日在台中市的南邊還北邊的人,卻得落得詢問忙碌的站務人員才知道該到哪個月台去搭車的下場。一個簡單的標示就可以讓站務人員每天少回答幾次「對面搭車」何樂不為?

擠在人滿為患的區間車上,身旁緊鄰的是個台中一中的學生。曾幾何時,我眼中的高中生已經跟國中生長得一模一樣了,這不是感嘆自己與青少年的自己已經產生世代隔閡的時候,比起生理上的差異,甚至是衣著上的差異,在心境上的改變應該是最大的。單純的生活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或許稱得上是一種完全的放鬆,但是現在的我卻也真的想不起來在這種單純的過去有哪些令人驚艷的生活片段。一切就這麼輕描淡寫地過去了,比起大風大浪、大起大落的現在,似乎還是少了一點刺激與挑戰。

一趟十小時的旅程,也小小窺探了一下所謂的出差做何滋味,你以為能夠在異地呼吸到不同的空氣,但卻這片共享的天空都沒能看到幾眼。這次的台中,少了點興奮,少了點冒險,但卻多了人事全非的感嘆。不是在故作文青貌,而是看到了自己,原來真的無法透過故地重遊找回那個青少年的自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