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腦?右腦?傻傻分不清楚

最近拿來當做安眠藥看的一本書叫做「未來在等待的人才」(A Whole New Mind)。我知道,這種勵志書實在有夠浮濫,當初會在博客來買下它其實是因為裡頭所講的「A Whole New Mind」包括:

  • 設計的能力
  • 說故事的能力
  • 整合的能力
  • 關懷的能力
  • 玩樂的能力
  • 找出意義的能力

如果你是個跟我一樣只是乖乖讀書因此考上大學,又默默地在大學裡繼續讀書的人,學習設計思考至少可以帶你入門包括設計、說故事、整合、關懷、玩樂、找出意義…唉?這不就都有了嗎?!所以當時瞄了瞄書的目錄,就決定買來看看他怎麼講這些能力。

書裡大部分都在講這些能力為什麼重要,每個章節後面附上的小練習其實也是白列,因為讀者如我之流根本不會想要去做。雖然他講了很多所謂的「能力」,但主要還是在講傳統的左腦思考主流與主宰的世界,現在應該要交由右腦來創造差異性與額外價值了。

左腦,右腦,哪個腦?

左腦簡單來說是邏輯腦,負責所有理性、邏輯的工作,也就是柏拉圖心之所向的那個純粹知識;右腦則是感性腦,負責直覺、情感的工作,也就是人類為了適應原始生活殘餘下來的本能。

以上說的都是…well…不算屁話,但恐怕是不甚正確的刻板印象。

去查一查就知道市面上有多少歌頌右腦萬歲的書,涵括的領域包括發展靈性、開發潛能,甚至還能讓你更會煮菜等等,大發右腦財的書很多,我個人也嚴重地質疑這一本書其實也只是包裝得很科學,但本質上還是「右腦萬歲」。所以關於到底左腦右腦神奇在哪裡,就交給你自己去研究了。在這裡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主要是作者提出的幾個為什麼你需要這些能力的理由。

設計:很簡單,因為設計俯拾即是

我們身邊的所有東西都是經過設計的:桌子的形狀、高度、材質,配合的椅子高度、形狀、材質…什麼東西都是經過設計的,只是有些設計的比較好,有些比較不好而已。當所有用理性、數據可以分析得到的資訊,都已經融入了設計品,基本上這張椅子的好坐程度並不會比另一張差到哪裡去,所以一決勝負的也就變成了「感性」層面的訴求:你「喜歡」哪一張?

這個感性層面的訴求,是所謂的「意涵」(meaning)。一張傳單要讓你看到需要的資訊,只要白紙黑字就可以,但要傳達出「意涵」,除了文字本身之外就得要靠平面設計師。設計不是把東西變漂亮,而是一個非常使用者中心的溝通術。

說故事:人腦最自然的記憶模式就是故事

「人類腦袋的原始設定並不適合邏輯,而適合理解故事。」

這是書裡引述認知科學家Roger Schank的一句話,基本上解釋了為什麼懂得說故事的人會具有優勢。當然,只會說故事而沒有實際內容的話,也沒辦法幫你走多遠。這裡要強調的,應該是最基本的東西都具備的情況下,會說一個好的故事,才能幫你脫穎而出。(不過,如果你不想要脫穎而出的話,其實也沒什麼關係XD,我全力支持老二哲學的人!)

雖然這裡拿自己的例子來講好像有點自大,但是這讓我想到大三下的那份報告。撇去我們這一組因為是幾乎下跪了才求到李吉仁加簽,加上又很傻很天真地癡癡地愛著吉仁,因此拚死也想在這堂課大贏特贏的心理,其實最後可以很爽地拿到簡報的觀眾票選與老師評分雙料冠軍,我想最主要的原因也是靠說故事。

被排在當天簡報發表日早上場最後一組,要面對的是飢腸轆轆,迫不及待要去吃午餐的聽眾,而且基本上大家都掛心在自己的簡報,要不是被老師要求要小組互評,大家根本不會想要管你。當時分析RIM(Rearch in Motion,黑莓機的公司)這間公司,當然在公司現況分析與未來策略上面我們下了很多苦工,已經做到腦力的極限。其他組當然也是如此,而且我們也沒有比較聰明或比較有經驗,所以基本上大家能做到的極限差不多就是那樣。

還記得那是個窩在圖書館討論室的夜晚,已經到了要製作簡報與想故事的階段,可能是在那一整個學期裡閒聊的過程中有聊到,總之不知為何黃山姆就冒出了個「The Lord of the RIM」的概念,然後套用魔戒三部曲的方式把簡報大致上分成三個部分,結果就變成了:「魔機現身」(黑莓機)、「雙果奇謀」(Apple與Android),還有「王者再臨」(黑莓打怪成功)。其實簡報的內容還是以嚴肅的策略分析為主,但至少大家可以在開場的時候笑一笑,然後很明確地知道他有三個部分要聽,而不會坐在台下等到海枯石爛還不知道台上的人什麼時候要結束。或許這樣的包裝只是耍點小聰明,但聽眾顯然需要在已經聽了幾個小時簡報的情況下被叫醒才能專心聽你說,而一個小小的故事,剛好就推了那一把。

(備註:當時得把自己想像成RIM的CEO來做未來策略,所以即使已經讀到一些關於RIM的市值會腰斬的訊息,還是得想辦法突破重圍。 但其實我們的策略也沒有高明到哪裡去,就現在的狀況來看,顯然RIM實在有點回天乏術)

同理心:真正讀懂一個人

「電腦的數學能力極為強大,但一談到與人互動,電腦就形同自閉症患者」

這是MIT的教授Rosalind Picard在形容電腦無法達到人腦判讀表情能力的說法,不管可愛的Siri有多聰明,他目前還是無法判斷當你生氣的說:「Text my wife, and tell her she is a bitch」時,其實只是氣話,應該要自動把簡訊設定在2個小時後寄出。

同理心不是要你去跟著愛情浪漫電影落淚,而是要能夠更敏銳地感受這個世界、去了解你身邊的人。在初階的設計思考工作坊裡,教給大家的是一個透過訪問,很簡單地了解使用者的方法。學會像 Dr. Lightman一樣讀懂微表情也可以幫你更了解人,或者去看那本FBI肢體語言書,但是這些都只是工具,如果你根本不在乎使用者在想什麼,或者根本不覺得這件事重要,學了再多技巧也不會有幫助。

一直以來在教同理心,都是用一些「使用同理心真的能幫你達到多棒多棒的成果」的案例來說服你,但其實這一切真的只是你是否願意開始練習不要一直以自己的意見為意見,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去思考而已。

玩樂:保持樂觀才能解決問題

關於大笑能讓身體更健康等等的研究已經太多,所以保持心情愉快能夠讓你的身體更健康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關於玩樂,會讓我直接想到各式各樣的創意發想(Brainstorming/ Ideation)過程。到底創意發想到底有沒有實質的效果,詳細的內容可以參考之前這篇「[T.G.I.F] 有創意?沒創意?總之我想要更有創意!」的文章。對我來說,有時候穿插一些創意發想的過程在日常生活之中,的確會讓自己養成遇到問題的時候不是苦悶地思考解決方法,而是站起身來,拿著post-it,播個開心吵鬧的音樂,給自己3分鐘發想時間。反正才3分鐘,成本其實也沒那麼高,但就能在這3分鐘裡瘋狂地想像各式各樣的解決方案,什麼火箭砲上面綁一隻豬,或者到大峽谷高空彈跳之類的神經病想法都可以丟出來。可以開心個3分鐘,何樂不為?

找到意義:生命的意義要自己定義

基本上書裡面的這一章實在太嘴砲,歌頌著靈性與快樂之類的東西,所以我就直接轉換成我想寫的了XD

成就是把雙面刃,他可以驅動你挑戰未知、去探索更多可能性,但他也可以把你淹沒在茫茫大海中。昨天看到Forbes雜誌這篇「The Path to Becoming a Fortune 500 CEO」(成為財富雜誌前五百大執行長的道路),我不是想要強調自己有多麼與眾不同,而是覺得有時候我們身邊的太多資訊,真的會讓我們很莫名其妙地把某些東西拿來當做人生目標,但很有可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把這唯一一次的人生花費在這上面。

不過成為Fortune 500 CEO還是滿爽的啦,再說下去都要變成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了。

總結這本書,裡面有很多案例是可以被拿來教設計思考的,但設計思考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只是像當你遇到這麼多東西一次丟到面前時,如果你學過設計思考,就可以有個架構把得到的新資訊歸類,更好記住也更好運用。我覺得自己好像整天都在幫設計思考寫公關文,職業病職業病。

(圖片來源:TEDxPioneerValley201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