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生活:SOHO族的日子

好久沒有寫些除了書或作業以外的文字了,在一個被塑造成應該狂歡與消費的星期五晚上,享受著夾在兩週之間的些許悠閒。

最近過著類似SOHO族的生活,所有工作都是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完成的,與工作伙伴見面的時間不是為了確認進度,就是要訂定新的進度。早上即使比鬧鐘訂的時間還晚了一個小時才起床,還是可以到健身房慢跑一下再開啟新的一天。

關在辦公室裡的九到十個小時,現在變成分散在咖啡廳、書店的一整天。周間下午的百貨公司、購物中心,甚至最熱門的敦南誠品都是空城,少了人擠人,也才得以呼吸到更多的「人文」。放鬆一、兩個小時,再完全地集中精神三、四小時,每天所產出的工作成果其實跟關在辦公室差不多。

但這樣的生活也花了我好一段時間才調適過來。或者說,其實到現在也還在調適當中。

上下班時間切割清楚的好處是只要一下班,你就可以把所有跟工作有關的事情丟到腦後,接下來想要怎麼運用時間都可以;壞處是容易讓生活變得一成不變,每天都進行一樣的活動,頂多偶爾與朋友吃飯聚個餐。徹底的責任制,也就是當你沒有「老闆」給指令的情況下,從起床到睡覺,甚至在夢中都無法放開手上在做的事情。前一陣子過慣了上班族生活的我,很自然而然地就會很想要有個整天的放假日來休息,但後來發現,到了週末,即使整天什麼事也沒做,卻也還是會一直想工作的事情,把自己流放到小說、電影裡面,帶來的只是隔天更大的壓力而已。

不知不覺間,我們都在過著美國人的生活

好些日子以前讀過一篇文章,是個歐洲的blogger在討論歐洲與美國工作型態差異。美國人週一到週五都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早上出門上班,下班後回家吃飯,然後做在電視機前看電視,看累了就去睡覺。到了週末,爸爸因為工作了五天,要徹底地放鬆一下,於是買了一打啤酒,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看一整天的球賽。星期天礙於對小孩的承諾,於是到後院與小孩丟丟球、打打球。然後星期一,一切又重新來過。歐洲人則是在週間的晚上就會出門與朋友聚餐,去聽音樂會,甚至只是在路上散個步。週末常計畫短程的旅行,讓自己充飽電之後再開始全新的一週。

當然這種概括而論的意見有很大程度的偏見在裡面,不是每個美國人都這麼過,也不是每個歐洲人都這麼過。撇去偏見不談,也撇去哪些國家負債越來越多的問題不談,其實是有個懂不懂「過生活」的差異存在。

如果我每天的工時12小時,是否代表著我就無法這樣「過生活」?

如果我不選想進那些每天工時12小時的產業,因為我不想要每天累到無法生活,是否代表著我「不夠耐操」或「眼高手低」?

Well,我想我好想也得去被操一操,才有資格說些什麼。目前確定的是,聽命行事的日子過久了,或者你的工作是會讓你想要徹底與其他部分的生活切割開的,那久而久之,就很容易失去生活的能力。獨處時該做什麼?對於一個小旅行只覺得累?搞到最後,有了假日,也只是在家裡睡一整天,或者趁機做做家事而已。

獨處需要練習,生活也需要練習。

(圖片來源:Uptown Saint Joh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