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癮院] The Descendants 繼承人生:讓生命繼承下去

[電癮院]專欄是重操舊業,班門弄斧的超主觀影評區,這裡不管爆不爆雷,也不管公不公正,更沒有專業的評論技巧。但可以保證的是,願意讓我耗費心力寫篇評論的電影,絕對是我想推薦給你的好電影。一起瘋電影吧!

第一次看The Descendants是在期末考前幾天,每次到了這種如火如荼的時刻,就越是想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這是我第二次看這部電影,相較於第一次自然而然地讓自己被帶入故事的情節當中,這次為了寫文章而看,對於細節與對白的設計多做了一點觀察,的確發現了許多導演巧妙的安排,但也因此沒像第一次看的時候忍不住因為片中的角色與情節而笑出聲或鼻酸起來。

老婆要死了居然還去追蹤情夫

一部好電影需要有精采的故事線,但也不能過度複雜導致看起來不怎麼自然。The Descendants的主要故事交雜著三個主題:腦部受傷昏迷的妻子、夏威夷僅存的一塊原始土地、尋找妻子的情夫。

如果只看電影簡介,會覺得這部片主要是在講跟垂死的親人告別的故事,但實際上在這部份並沒有太多過度戲劇化的眼淚與鼻涕,醫生確定了妻子Elizabeth腦死的診斷之後,老公Matt也就順從妻子過去的願望,要拔管放棄治療。看到這裡都不禁讓我想到台灣的鄉土劇,演到這類的情節一定是哭天搶地的說不能拔管,然後某天明明就腦死的人一定還會活過來。這或許也反應著一種期待奇蹟的心理吧。

關於賣不賣地的這部份,第一次看的時候我還覺得那單純是導演在反映一種環保與土地情感的意識。報紙整天在報導這一家人處置這塊土地的進度,居民看到Matt也不忘對他說大家都不希望他賣地給財團。Matt聽歸聽,但還是照樣招開家族會議,討論著該把標案給哪家財團。第二次看才發現,Matt態度的轉換,是在知道了家族屬意的財團其實是妻子情夫的親戚,也就是說,把這個標案給了他們之後,情夫本人會大發開發財。不能說Matt真的就那麼小心眼,而是該說很多時候,我們明明知道正確的選擇是哪一個,但如果沒有那麼一個誘因來引出我們內心真正的感受時,有再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背後都不夠。

妻子都快死了,老公還在到處追蹤情夫的下落,有點荒謬,但也是因為尋找到了情夫,才讓Matt發現了這背後的利益關連,也才觸發了他血液中的夏威夷情感。

講到夏威夷的故事,無非就是開心度假(或驚悚度假),不然就是與原住民相關的保育議題,但這部片卻是從在100多年前來到這裡的白人居民的觀點出發,他們的祖先在100多年前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得到了一大堆土地。這些年下來,後代基本上都把這些祖產揮霍光了,只剩下主角一個人還擁有信託基金的控制權,大家的小孩都送去私立學校,沒人會講夏威夷語了,平常享受的沙灘與海洋也都是在各個鄉村俱樂部裡面。

Matt 17歲的大女兒Alex看著這片家族僅存的土地,回憶著說:「媽媽以前都會帶我來這裡露營。」Matt接著說:「所有的事物都終結的一天」,一旁10歲的小女兒Scottie卻說:「那我呢?我也想要露營!」有很多東西在我們手上終結了,下一個世代的人也因此連想要的權利都沒有了。

預測失準的角色設定

我看電影最討厭可預測性,特別是角色的塑造。每個角色的個性要鮮明,但如果又單純到你已經能夠預測這個角色對於哪些事情的反應會如何時,電影的精采度就會大幅下降。我喜歡這部片的原因之一,也是因為各個角色,包括主角本人在內,對於發生的各種事件所作出的反應,都不在我的預期之內。讓我預測失準,反而佩服導演與編劇的功力。

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整部片中我最喜歡的角色是Sid,大女兒Alex的朋友。這個看起來有點douche的男生,一登場就是個白目到極點的笨蛋,莫名其妙跟著這一家人到處去跟親朋好友講Elizabeth的壞消息,還跟著一家人飛到另外一個島去尋找情夫。這個有點蠢的角色,觀眾與Matt一樣,在電影的後段才逐漸發現他存在對於這一家人的幫助為何。尤其是每次一遇到尷尬的情況,或是要討論一些小女兒Scottie不該聽的話題時,他都很機伶地找藉口帶Scottie離開現場,證明了他真的不是笨,只是單純了一點,然後可能大麻多吸了一點而已。

Alex的角色也很特別,原本以為她就是一個很典型的brat,但她對於爸媽生氣歸生氣,在這些理由之外卻也是全力的支持。Elizabeth從一開始就處於昏迷狀況,觀眾也只能從其他人對於她的評語稍微了解她是個怎麼樣的人。「Elizabeth, she is a tough girl.」所有不太熟的親戚們都這麼說,在Matt的眼中Elizabeth則是讓他又愛又恨的女人。Alex對著躺在病床上的媽媽說,她會對她這麼生氣,或許是因為她一直都想變成她,而她卻讓她失望了。Matt說Alex很像Elizabeth,只是可能都像到壞的那一部分罷了。從一開始覺得Alex只是個討人厭的brat,到後來逐漸喜歡上這個角色,其實也顯示出那個Alex模仿的對象Elizabeth或許也是這樣令人又愛又恨。

另一個有趣的角色是Elizabeth年邁的爸爸,這個一登場就胡亂責怪Matt一番的老人家,在他眼中,自己的寶貝女兒什麼也沒有做錯,錯的都是Matt,也都是因為Matt才會害死了女兒。聽著他越扯越遠的責罵,Matt 跟Alex靜靜的聽著,也沒有想要反駁的意思,似乎也是體諒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任憑他無理地責怪。畫面一轉,爺爺牽著奶奶從房間走出來,奶奶得了阿茲海默症,已經完全認不出人來了,爺爺對奶奶倒是有著無限的耐心,解釋著他們改天要去醫院看女兒。手裡牽著失智的妻子,口中碎念著兒子有多麼沒出息,只會整天抱怨,他心裡最驕傲的那個女兒卻即將要拔掉呼吸器,站在他的立場想,或許也能理解他有多麼傷心。

電影的最後,Scottie坐在沙發上看電視,Matt拿著兩碗冰淇淋坐了下來,一碗給Scottie,一碗自己吃,Alex從廚房走出來,看了父女倆一眼之後,也一起坐下來。三個人腿上蓋的毯子,正是Elizabeth臨終前躺在病床上蓋的那張毯子。三個人靜靜地看著電視,吃著冰淇淋,沒有哭天搶地的悲情,也不是一切都美好如初的happy ending。Life goes on。

電影名言:

“ I don’t want my daughters growing up entitled and spoiled. And I agree with my father – you give your children enough money to do something but not enough to do nothing.”

“My friends on the mainland think just because I live in Hawaii, I live in paradise, like a permanent vacation. We’re all just out here, sipping Mai Tais, shaking our hips, catching waves. Are they insane? Do they think we are immune to life? How can they possibly think our families are less screwed up, our cancers less fatal, our heartache less painful?”

“A family seems exactly like an archipelago. All part of the same whole, but still separate and alone and always drifting slowly apar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