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爾賽追不回的榮景

親愛的:

在台北的時候,每次拿起筆來,總會不自覺地望向窗外,看看天氣究竟是哀傷的?是雀躍的?抑或者飄著沈重的緊張感。然後,總會不自覺地讓自己的文字跟著天氣一起哀傷、雀躍、緊張。對一個城市的天氣感到不滿,似乎成了異鄉人對故鄉的一種鄉情,好像一旦自己連這裡的天氣都愛上了,那對故鄉的背叛也就正式成立了。

自從抵達巴黎,天空永遠都只有一種表情:坦蕩。幾朵像是從電視螢幕裡掉出來、卡通一般的潔白雲朵,一朵一朵地掛在粉藍的背景上;陽光的強度足以在地上留下清晰的黑色對比,但又不致於嚇跑路上的行人,讓我忍不住將相機停留在黑白模式,只為了留下單純的美麗。每天的天氣都是這麼簡單、坦蕩,不操縱你的心情,而是給每個人一張單純乾淨的畫布,讓你自己決定今天該畫上什麼顏色。

從市區坐了好一陣子的火車才終於抵達凡爾賽,外地人來到這裡通常也只有一個目的地:凡爾賽宮。下午一點從火車站走出之後,照相、參觀,盡了作為一個觀光客一切的義務,四處走動了將近3個小時。

一雙眼睛就像兩台失控的迷你攝影機,顧不得大腦的中央處理起是否反應的過來,也不管記憶體的容量是否足夠,總之發了瘋似地掃描著一切影像。身體像是被在菜市場裡錙銖必較的主婦所佔領一樣,憑著一股「機票、門票都買了,漏看了什麼就虧大了」的鬥志,在三個小時裡不管是牆上匠氣的肖像畫,或是四周俗豔的壁紙,全都一股腦地輸入腦中。

此時此刻,總算在花園的一角坐下來的我,只想閉上眼睛,讓剛才失速瀏覽的影像,得到一點消化的時間。

落腳的地方,是條連結著主皇宮與別宮的林蔭道。即將前往的別宮,是專門為了瑪麗安東尼皇后所修建的。凡爾賽宮不像紫禁城那樣,是一大片大大小小的宮殿所聚集而成的,除了主皇宮之外,也就只有零星的兩三棟別宮,而且都離主皇宮遠遠的。主皇宮反倒像是皇后的領地,情婦們不得越雷池一步。

凡爾賽宮附近的別宮,雖然都是為了情婦所建,三妻四妾的本質上與中國皇帝的三千後宮佳麗沒有分別,但在基督教道德觀下不得不搞的這麼做作。對照起中國皇帝如此坦蕩蕩地養女人,只需要把女人們安排在不同的院落,再把院落之間的格局設計地崎嶇一點,別讓她們仇人相見就好,法國皇帝倒是辛苦不少,得大費周章地金屋藏嬌。妻妾文化的不同,從皇宮建築怎麼分布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今日的凡爾賽宮固然金碧輝煌,但比起當時想必是宛如天壤之別。坐在路旁,望向遠方,彷彿看見了那晚逐漸逼近的點點火光,從巴黎一路燒到凡爾賽。皇帝與皇后乖乖地束手就擒,任憑暴民壓回巴黎,我想他們不是逃不掉,而是壓根沒想到這一去就再也回不來了。有著百年基業的皇朝,怎麼可能在這一夜崩解?

在這麼美好的天空之下,在這座曾經繁華的宮殿之中,染上了淡淡的愁緒。

(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