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漢的女性主義初體驗

這一切真是太難有條理的說起了,簡單來說,讀了不到兩個星期的女性主義書籍,我從充滿困惑與無力感,到今天終於有種解脫了輕鬆。我不喜歡過去遇到一些對於性別議題特別有興趣的人,用一種「妳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妳怎麼會有這種就思惟」、「妳怎麼會對性別議題沒有興趣」的口氣與態度討論這些事情,所以我也不希望帶給任何人這種感覺。無論妳對性別議題有沒有興趣,只要妳過的快樂、開心就好,重要的是,只要妳知道遇到相關的問題(例如性騷擾、同性戀、性暴力等等)時,知道自己能夠向我求助或討論就好。

從Allen Johnson的The Gender Knot(我真心地覺得英文版本比中文好讀很多),到宛如教科書一般的「性別向度與台灣社會」,再到畢恆達的「空間就是性別」,讓我不斷地思考著作為這些人筆下的「受壓迫女性」角色,我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裡?

我該披著舊有價值觀的外衣,然後在這個社會默默地發揮影響力?還是應該勇敢地高舉女性主義的旗幟,用最令這個社會不舒服的方式衝撞整個體系?還是我根本沒有所謂的「該」做什麼?

即使現在的我很慶幸讀了這些書,但我還是滿討厭一談到女性主義就只能充滿一些「假掰」名詞的文章,什麼「體制」、「衝撞」、「旗幟」…天啊,難道我就不能用白話文把這一切講清楚嗎?

經過一番不怎麼仔細的思考,我決定還是厚著臉皮承認一些那個舊有的自己有著怎樣的價值觀,或許你‭/‬妳和我有著一樣的想法,那或許你‭/‬妳有機會去翻一下這幾本書之後,也能跟我一樣從困惑到解脫。

舊想法一:我是個對同性戀態度很開放的人

從第一個舊想法就可以看出我對性別議題實在是個徹底的門外漢,因為在讀這些書以前,我從來沒有「女性主義」與「同性戀」之間有關連性的認知(除了感覺上很多女性主義者是同性戀之外)。看了許多同性戀的文學(尤其前一陣子才又把「孽子」重看了一番)、電影,以為自己能夠感受到他‭/‬她們的掙扎與痛苦,就代表我的確是個對同性戀態度很開放的人。

雖然最近很認真地探尋我是否是同‭/‬雙性戀這件事,想了半天好像我確實是個異性戀(哎呀,我正式出櫃了),但沒有實驗過實在不知道~只能說未來如果有機會再把這件事搞清楚吧。

我覺得這三本書裡都提到一個很重要的現象,就是當我們在談論同性戀議題時,為何會有一股拉力,讓我們好像不那麼確定同性戀到底是對?是錯?悍衛身邊同性戀的朋友,究竟是因為我們深刻地理解他‭/‬她需要一切可能的支援,還是只是因為我們覺得無論是否關於同性戀,都不該傷害他‭/‬她的感情?簡單地來說,你‭/‬妳到底是看到一個「人」,還是看到一個「同性戀的人」?

最近又很宅地持續看著幾年前美國的政治議題影集「The West Wing」,第二季的某一集當中,一個共和黨的眾議員來找主角之一的白宮副幕僚長Josh,想要透過Josh說服總統去支持一個反同性戀婚姻的法案。有趣的是,這個眾議員本身是同性戀,兩個人辯論了好一陣子之後,Josh終於忍不住對他說:「你自己是同性戀,你怎麼能夠待在一個認為同性戀是個錯誤的黨裡面?」眾議員說:「我相信這個黨95%的價值:我相信政府應該越小越好,我相信把錢留在人民手中會運用的更好,我相信我們的國家需要強大的軍隊來悍衛人民。我的人生不需要全部都是關於同性戀。

雖然這只是編劇寫出來的台詞,但當下看到還是十分感動。感動的不是這個眾議院有多麼令人欽佩,而是看到一種真正超脫偏見的視野。如果你‭/‬妳在背後聊異性戀朋友八卦時,不會對他‭/‬她交往對象的性別有特別的感覺,那對同性戀朋友交往的對象,也沒必要有特別的感覺。如果你‭/‬妳有這樣的經驗,即使只有一點點,那或許你‭/‬妳沒有你‭/‬妳想像中的那麼開放。

唉~我希望我未來是個讓我的小孩能安心出櫃的媽媽~對爸媽出櫃的痛苦真是太令人難以想像了!

舊想法二:我雖然是女性,但我的能力超越許多男性,對我來說沒有性別歧視的困擾。我的個性就是愛競爭,「贏」的成就感能帶給我快樂!

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都已經讀到台大國企系了,其實也代表著死在我腳下的男男女女們不盡其數,單就升學競爭這一方面,我似乎也沒有受到太大的阻礙。簡單來說,雖然這個社會是女性主義者口中的「父權體制」,但我好像也適應得滿好的,不是嗎?

「比很多男生好」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為什麼要比「男生」好?所謂的「好」,又是誰定義的?

根據女性主義的觀點,透過成就、贏來得到快樂,是一種男性取得快樂的途徑。贏的人得到權力、金錢,也因此得到可以控制輸的一方的力量(例如老闆可以管員工)。令我感到很無力的地方是,根據這個觀點,我雖然自己覺得在這個社會中生存地滿好的,但自從讓我知道這樣一個觀點之後,好像就變成我在追求的東西本質上是男人的標準、是男人得到認可的成就,而不是「我」所想要的了?

想要讓人看見、想要闖出一番事業的慾望,到底是我真正想要的?還是這個社會灌輸在我骨子裡,讓我想要的?

這件事我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不過簡而言之,身為女性,不管妳在這個社會中取得多高的位置、適應的多好、在多少男人之上,並不代表妳就能脫離因為性別而被壓迫的處境。如果妳覺得不服氣,快去看「空間就是性別」,讓畢恆達對妳講清楚、說明白。

舊想法三:我覺得那些「不剃腋毛」之類的社會運動真是太令人不予置評了

台大是個有趣的地方,有很多性別議題的社會運動。從不剃腋毛到性別友善廁所、宿舍等等,每次這種社會運動登上新聞版面時,我都是「尊重他‭/‬她們的理念,但我不表態支持或不支持」。

就以不剃腋毛來說好了,看到在這個運動中穿著腋毛T恤的女同學,除了覺得她們很勇敢之外,也會覺得「難道剃不剃腋毛真的有這麼重要,需要搞社會運動嗎?」更會覺得「難道我選擇剃腋毛,就代表我『屈服』在社會體制之下嗎?為什麼我一定要『不剃腋毛』才能得到解放?」

如果妳也有類似的感覺,那我們也都能有一樣的選擇。

看了這幾本書之後感受到的「解放」感,其實不是一種激情的口號,而是一種淡淡的體會。或許我還是個要跟男生約會就會剃腋毛、剃腳毛的人,但我也必須知道我的價值並不只是存在於乾淨的腋下與小腿之上。簡單來說,並不是要所有女性都不剃腋毛,也不是責怪有剃毛的妳淪陷了,而是告訴妳:「妳不剃腋毛沒有關係~妳不需要努力地去達到這些『美』的標準來成為一個美麗的人。」

「妳,其實還有其他選擇。」這或許是令我感到最輕鬆的一點吧。

「妳其實不用擔心成就太高會嫁不出去,因為妳不一定需要婚姻才能得到等同的快樂,而嫁給一個成就比妳高的人也不一定代表妳會得到快樂。單身並沒有妳想像中的那麼悲慘、那麼失敗、那麼丟臉。」

Well,這一切果然是亂七八糟講不清楚,總而言之以上這一大堆簡直就是近幾年內讓我寫的最「不舒服」的文字。就是因為不舒服,才更需要去面對它。如果妳也覺得讀的很不舒服,那…我們一起討論看看到底什麼讓我們都這麼不舒服好了~哈哈!

(圖片來源:x1klima via Flick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