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辦人到餐廳小妹

昨天幫好朋友經營的Turning Points寫了一篇文章,是關於我想與大家分享的轉捩點。其實轉捩點真是太多了,光是在不一樣思考社裡就一堆,在感玩裡又有一堆。未來如果有機會,再慢慢跟大家分享吧。

前些日子結束了每天都圍繞著設計思考的生活,也結束了為期一年的創業之路。從名片上頭大喇喇地印著「創辦人」,到現在向每個來到店裡用餐的客人自我介紹說「您好,我是您今天的服務生,我是Mei。」如果這還不叫「turning point」的話,那我可就真的不知道什麼還算數了。

當一個小小的服務生已經快三個月了,逐漸與同事們混熟之後,也終於開始擺脫圍繞在「你是台大的喔,那為什麼要來這邊工作」的話題,不過每每遇到大學的朋友,大家還是不免俗地旁敲側擊一番之後,然後終於忍不住憋在胸口的那一句「你為什麼要去那裡工作」?

我想大家都這麼想知道原因,顯示著這件事情有多麼不符合大家心中的期待。舉例來說,如果你身邊有人進了Google、Yahoo,你絕對不會問「你為什麼要去那裡工作」。老實說,正式因為身邊每個人心中都有這個疑惑,連我自己都有著這個疑惑,就更是讓我對這份工作充滿動力,我想要知道「why not」?

脫離軌道之後反而得到自由

前一陣子與當時工作的夥伴一起寫書時,重新檢視了關於了解自己、做夢與逐夢等等的成長與轉折,很多時候雖然覺得自己體會了很多,但真正身體力行的卻不是這麼回事。「不要害怕失敗」說起來很容易,我們也的確在很多小事情上憑著一股「不能害怕失敗」的勇氣去完成了,但是一旦事情牽扯到人生規劃,什麼「不要害怕失敗」又全都拋到腦後了,於是又回到了那個仔細規劃著未來一年、五年、十年職涯與進修計畫的舊我。

如果說我大學四年裡學到的是如何活出一張漂亮的履歷,那大學後的這兩年,我想學的就是怎麼樣不被任何履歷定義我自己。簡而言之,我就不信履歷上面有著一條「餐廳服務生」,或是有著一項「畢業於臺灣大學」,就代表著絕對的加分或扣分。

還記得應該是在大二的時候,首次聽到同儕之間流傳著的關於國企系畢業的學長姊如何規劃自己的職涯等等的事情。無論是走投資銀行、證券商、顧問、行銷,基本的框架就是「畢業之後先進外商做一到兩年,然後跳槽到另一間公司當小主管,然後再跳槽到另一間公司…」我從來不知道是否真有其「框架」,也從來不知道有哪個特定的學長姊真的如此,但居然就這麼把它記在心上,而在去年決定要放手創業時,心中的掙扎居然就是這個我從來不知對錯的「框架」。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離譜,但沒有離開這個從來沒被質疑過的軌道,我恐怕也看不清自己腳下走的到底是條什麼路。

讀書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喜歡行銷,所以畢了業當然就是去做行銷。直到脫離了軌道之後,才正視我的選擇遠多於「行銷」這件事。大學本該讓我們拓展視野,讀到最後卻又再度畫地自限。理所當然地選擇「外商」,這跟我們高中時蠢蠢地覺得「台大」理所當然有什麼分別?

換個角度,看到不一樣的人情冷暖

結束短短的創業之旅時,我心裡由衷地感到開心的,其實是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圈子。我終於可以不用再兢兢業業地維持什麼關係,也終於可以把過去所有的恩怨糾葛給拋在腦後。終於,不用再把自己牽扯進什麼利害,也不用再和那些只因為你所擁有的資源而接近你的人欲擒故縱。

當創辦人的時候每天email回不完,一變成餐廳小妹之後一整個月都只有廣告信,這說明了自己的價值還是不夠踏實,只靠虛名撐起來的東西,容易取得,也容易失去。

老實地回答那個「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工作」的問題,理由之一就是想要讓自己重新感到踏實。我從來沒想過,現在每天好好地完成每一次服務,帶給每個客人愉快的用餐經驗,能為我帶來如此強烈的滿足感與平靜。這種平靜並沒有取代我那個想要改變世界的野心,而是帶來了一種穩定的力量,讓我無時無刻都有種「吸取能量、蓄勢待發」的感覺,也讓我更加期待自己未來會往何處發射。

很幸運的是我誤打誤撞地來到現在工作的餐廳,同事們與我所厭煩的那些人截然不同,沒有人汲汲營營,沒有人勾心鬥角,每次都在互相幫忙的情況下,一起完成讓客人舒適、開心的服務。你把事情做好,不是因為怕把自己的品牌打壞,也不是因為怕被其他人說閒話,純粹只是你想把事情做好,而除了你之外的每個人也都只想把事情做好。我不知道究竟是否有人是天生就享受勾心鬥角,但至少對我而言,這種單純的人際關係讓我省下的精力,比大睡一整天還要多。

快不快樂全是你的態度決定的

想當初我在短短兩週內,從決定要到餐廳工作、投履歷、面試,到正式被錄取,當時家中辛苦拉拔我上台大的父母,言談中隱隱透露出「如果真的缺錢的話,爸媽還是可以養你」的意圖。我想我們都是幸福的一群,我們從來沒有被迫像我現在很多同事一樣,為了幫家裡省錢兼早點開始賺錢,選擇五專的雙軌健教計畫,一邊在店裡「實習」賺錢,一邊讀書。甚至必須兼兩份工作,因為每個月得給家裡一萬元,還得存錢繳學費。

我們都太幸福了,導致於別人可能視為求之不得的機會,在我們眼中卻成了一種「好累、好辛苦」的工作。那個當了我一輩子金主的爸爸,三十年前也是白天在工廠工作、晚上進教室打瞌睡的健教生。

「眼高手低」這四個字用得太過浮濫,它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恐怕也沒人說的清。最近下午休息的時間,翻著店裡的報紙,關於失業率、景氣,以及大學畢業生因為22K而多慘多慘的新聞佔盡了版面。但有趣的是,集團內最近即將開幕的日式料理店,居然都已經開幕在即了,卻還招不滿內場的廚師與外場的服務生。一堆人失業,但也有一堆人找不到員工。所謂的眼高手低,或許就存在於這個差距之中吧。明明這份工作能夠得到的薪水遠超過22K,但卻還是有很多人寧願待在家中抱怨22K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抱怨時不我予,而不願意穩穩地賺錢養活自己。就像前一陣子澳洲打工旅遊的「台勞」事件一樣,莫名其妙吵翻天,但清大的學生去屠宰場又如何,至少他是正正當當地賺錢,而不是只會出一張嘴怨嘆工作太辛苦的草莓。

人生的選擇本來就沒有對錯,小S嫁入豪門住帝寶很幸福,不代表妳也嫁入豪門住帝寶就能一樣幸福;別人進外商、上哈佛、當CEO很幸福,不代表你做一模一樣的規劃就能保證幸福。人生只有一次,重要的是每一步都別浪費,用力地活在當下,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圖片來源:riekhavoc (caught up?) via Flick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