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志遊行前夕

台灣同志遊行已經要邁入第十年,老實說,在這十年來,我也只有到了這幾天,才開始關心這件事情。原因很簡單:「我又不是同性戀,這關我什麼事?」

幾個星期前才被女性主義所啟蒙,以一個比較知識性、系統性的方式去了解性別議題。作為一個這麼「新鮮」的被啟蒙者,或許我能夠提供一些「啟蒙前後」的對照,可以說是性別平權教育的成果發表,但也可以說是保守社會價值的血淋淋證據。

「尊重」成了一種拒絕接受的假象

回想過去四年在台大每到了這個時候,就被滿坑滿谷關於台灣同志遊行資訊所覆蓋的情況,我卻從來沒有點進任何一個連結去看到底講的是什麼。沒錯,並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對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議題都有興趣,就像我至今還是不太關心環保議題一樣。但是這種「我尊重你的理念,但我不見得要同意」的心理,很容易變成一種甚至不去了解的藉口。

真正的尊重,應該是能與不同理念的人討論、辯論之後,仍然能夠有說有笑地一起去喝咖啡,而不是用手把眼睛遮住,當做沒看見那些最核心的衝突就算數。

問問自己對於同志議題的「不舒服感」究竟從何而來吧!

為什麼會對同志議題感到不舒服、不安全?

是因為同性戀常跟淫亂的轟趴事件放在一起嗎?是因為同性戀跟愛滋病常放在一起嗎?是因為依循自然法則,男人與女人本來就是「正常」的結合嗎?是因為同性戀無法提供小孩健全的家庭嗎?還是因為你沒有理由,就只是覺得想到兩個男人或兩個女人接吻,就覺得噁心?

淫亂的轟趴也存在於異性戀之間,只是沒有報紙會寫「異性戀淫亂轟趴」而已;愛滋病主要是透過沒有防護的性行為與共用針頭傳染的,哪些人被迫偷偷地進行性行為,或是無法適應於社會而使用毒品,都是愛滋病的高危險群,所以你也可以說性工作者、窮人都同樣屬於這個族群,但不代表你該責怪他們得了這麼致命的疾病;拿自然法則當理由,代表著你可能很相信科學與自然,所以你可能也了解歸納法怎麼運作的。歸納法中所謂的「正常」只是「多數如此」,「多數如此」與「絕對正確」之間可差得遠了。也就是說,同性戀沒有違背任何自然法則,它只是比較少而已;至於健全的家庭,不用多說,看看有多少虐童新聞都是在異性戀家庭發生的就好,只是沒有報紙會寫「異性戀家庭虐童」、「異性戀家庭少年逃家」而已,所以你再一次地被報紙給誤導了。

至於最後一個理由「反正我就是覺得噁心」,我只能說,仔細地想一想吧。如果你無法想像永遠無法自在地與你所愛的人在大街上擁抱,那你或許也不該成為這種壓迫的共犯。多點同理心吧,為什麼我們對於窮人、殘疾人士有愛有同情,但對於一樣在這個社會上百般不便的同性戀者卻是壓迫呢?

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價值不是投票,而是能夠包容且擁抱差異。

我終究不是個喜歡上街頭做社會運動的人,所以今年的同志遊行應該也不會出現。僅透過我最擅長、也最喜愛的文字,將這些想法分享給大家。

(圖片來源:William Hamon (aka Ewns) via Flick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