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一出,我就後悔了!

若要說這本辛辛苦苦籌備、撰寫、修改了一年多才終於出版的「史丹佛改造人生的創意課」,在出版的當下給我的立即感受是什麼,「後悔」,可能是最恰當的字。

後悔的是在初稿完成到出版的這將近半年裡,看了不少書、經歷了不少轉變,不敢說自己著實「成長」了,但肯定是與寫作時的自己有著全然不同的想法。前一陣子老哥塞給了我一本書「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建議當時寫了幾篇關於創意文章的我讀一讀,他說:「基本上,這本書講的創意,跟你們寫的完全相反!」

的確,設計思考流程中的「創意發想」這一塊,確實只不過就是運用了廣告大師Alex Faickney Osborn在1953年出版的著作「Applied Imagination」中所提的,所謂「腦力激盪法Brainstorming」。這個方法很簡單,本質上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不要批判」。他假設所有創新的想法都是脆弱的,如果感受到一絲威脅、一絲恐懼,創新的想法就會縮回龜殼中。所以為了要讓脆弱、害羞、膽小的想法得到釋放,必須要有一個安全、正向的環境,去保護這些點子。

將近60年前提出的腦力激盪法,至今還是廣受產學界歡迎,也正是因為這種受歡迎的程度,引發了學界的好奇:「腦力激盪,真的有用嗎?」

去問每一個參與過不一樣思考社創意發想課(別人教的腦力激盪我可無法做保證),得到的回應一定都是:「有用啊!沒有批判的環境,讓我感到無比自由、充滿活力!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有創意!」

這種對於自己在腦力激盪的過程中,產生「天啊!我怎麼這麼有創意!」的感覺,在「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或是「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中都有提到,根據一些心理學實驗與神經科學的測量,其實只是一種「錯覺」。我們的心智因為這個安全的環境而感到放鬆,放鬆則帶來愉悅的感覺,這種愉悅感是否等同於「創意」,在實驗的結果上並沒有得到證實。

相反的,在對照用「腦力激盪」與「辯論」兩種討論方式在創新力、實踐力上的成效時,辯論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有興趣知道詳細內容的人,可以去找上面提到的這兩本書來看)。原因很簡單,腦力激盪雖然創造出了一個「大家好像都很有創意」的感覺,但是這種創意是表面的創意、是不夠成熟的創意。經過辯論的創意,雖然在過程中令人感到壓力、不適、挫折,但是人腦的神奇之處就在於,「限制」、「碰壁」、「挫折」才能夠激發出最具原創性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無論是中國詩詞、英文詩詞,都充滿著惱人的韻腳、音律、形式、規則,因為只有在充滿限制的情況下,你才會literally「絞盡腦汁」,創造出驚人的結果!(有興趣者可參考Imagine一書的第一章)

所以我們在書裡面寫的那些東西,是錯的嗎?我現在所說的這些,是自打嘴巴嗎?

前一陣子與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的朋友討論設計思考,聊到現在在社團內許多關於設計思考缺點的討論,最後總是停在「我同意」設計思考的確有這個缺點。如果「同意」只是逃避進一步討論(而且可能會是一種很痛苦的討論)的藉口,那這種「同意」本質上就是讓人可以躲在舒適圈、自己講自己爽的幫凶。

我同意,腦力激盪出來的點子,大部分都沒什麼實踐的價值;但我也同意,這些沒什麼實踐價值的點子,常會觸發有實踐價值的點子,即使只有一個。我同意,這種開心、安全的氛圍是種錯覺;但我也同意,對於還沒有足夠「創意自信」的人來說,這種氛圍不是錯覺,而是表演的舞台。

無論是腦力激盪或是辯論,成功的關鍵,並不在於形式,而是在於主持這個討論的人,以及參與這場討論的人,是否具備足夠的能力,能夠善用形式的優缺點,把討論的效能發揮到最大。一個真正能夠駕馭腦力激盪的人,可以利用這個安全的環境鼓勵未被聽到的聲音,也能夠適時地切換進辯論的思維,讓點子得到碰壁、挫折,而進一步突破的機會。一個能夠駕馭辯論的人,可以將真理越辯越明,卻不導致人們因為害怕而畫地自限。無論是哪種形式,唯有持續實踐、持續吸收新知,才能累積更強的能力,駕馭形式本身所帶來的限制。

套用一個後現代的思維,沒有什麼東西是具有普遍性的優勢地位的,一切都要回歸到當下所遇到的問題、組成的團隊、欲達成的目標才能做出價值的判斷。就像金庸筆下的各個門派一樣,門派之間沒有高下之別,只有個人功力深淺之別。少林派有無敵的高僧,也有膿包小沙彌;華山論劍勉強比出了個高下,但最強的「中神通」卻徹頭徹尾只是個死人的形象,反倒是其餘四個人比來比去總是分不出勝負。這就跟到底腦力激盪比較好、還是辯論比較好的討論一樣,如果你真的強到一個境界,無論是哪個門派都不是重點了。

如果再晚半年完成初稿,我想以上的這段話就會被寫進書裡了吧。而這只是我眾多的後悔中的一小項而已。

當時在選每個章節前要放的「名人語錄」時,在速做與測試的部份,放了Linkin創辦人Reid Hoffman的一句話「如果你不因為第一版產品而感到丟臉的話,代表你太晚推出了!If you are not embarrassed by the first version of your product, you’ve launched too late.」很顯然,在一出版就立刻感到後悔的情緒,就如同對自己的第一版產品感到丟臉一樣,雖然感到丟臉、希望自己能夠修改掉不滿意的部份,甚至希望大家不會因為這個產品的瑕疵,而覺得我不夠格說些什麼,但這也是好事一件,代表著我們持續有改進的空間,代表著這本書不是現在的我們,而是過去的我們。

如果想要讓一切完美,那如果就真的只能是如果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