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圖個安身立命之所

2792111991_111e20c345_b

冬天在社科院上課格外蕭索,五點半下課鐘聲一響,沒幾分鐘,滿滿一間教室的學生便鳥獸散,搭校車的搭校車,回宿舍的回宿舍。六點不到,整座校園就成了空城。配上昏黃的老式路燈,斑駁的日式門窗,空蕩蕩的教室,顯得冷清孤寂。

難得今日在上完傷神傷腦的《政治經濟學》之後,居然沒有飛奔回家歇息,而是問了老師一個在我心中盤旋已久的問題:

「老師,在後現代的時代,把一切都解構之後,該怎麼重新建構起來?」

我沒期待要得到什麼答案,問這句話,也只像是閒聊一般。沒想到,老師話閘子一開便停不下來。聽了許久,其實我只是想知道,從小到大讀了這麼多書,尤其,又在這半年裡,接觸到了如此顛覆過去思維的東西,那,接下來,我們又該怎麼辦?

老師說:「人生,最終就是圖一個能夠安身立命之所。你要知道自己是誰,也要知道自己被哪些結構給框著了。有哪些機會?有哪些限制?如果你是棵大樹,就不要學人家開花;如果你是小草,就不要想一柱擎天。當一個不是你的人,多辛苦阿。」

對於老師的生命哲學,有同意,也有不同意。同意的,是作為一個人,要能先解構自己、了解自己之後,才能看到除了一味追求成就、財富之外的可能;不同意的是,老師口中所謂的「菁英」顯然就是一生致力於學術的人,老師顯然在菁英的位階上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所,但我卻覺得凡所學必應其用。就拿老師批評女性主義的話來說好了,他不是批評女性主義的內涵,而是批評女性主義的高度不夠,他說:

「不管是男人女人,如果不回到人的本質,那就只是自欺欺人。」

的確,若他所指的,是學術上的研究,若能超脫性別而透過研究求得啟發,或許更難、在他心中也更有價值。如果說女性主義是入世的學問,那他所推崇的,應該就是出世的學問吧。或許是我眼界不夠寬廣深遠,看到的是女性主義、種族主義等研究,改變了這個社會既有的不公平,尚不完美,但持續進步著。老師所做的方法論研究,在學術上的價值極高,但可曾幫助到任何一人?不是在說老師的不是,而是更深刻地體會到,人生在世,只能循著自己的生命哲學行事。若心向俗世,便做俗世之事、憂俗世之務;若否,則遠離塵囂、對凡間的雜音充耳不聞。

入世好?還是出世好?沒有答案,只有自己的喜好而已。

撇去下課後這一番似懂非懂的談話,這幾週課堂上所教,皆是國企系所用的材料。國企系只教你用,而這堂課卻教你這些你用得理所當然的東西,究竟是如何出現的。併購的背後是交易成本與階層成本之間衡量;產品差異化說到爛了,卻到現在才把它與市場機制運作的邏輯連結在一起;風險管理算了個老半天,今天才知道風險只存在於像是樂透一般的遊戲上,實際生活中,不確定性遠比風險要來的多,想算,不僅算不完,而且根本無從算起…

像是職業訓練學校一樣,只學了該用什麼、能用什麼,就將一屆一屆的學生放虎歸山,卻沒教我們該如何安身立命,也難怪社會上充滿著空虛、疲憊的上班族。

或許我們都該問問自己,有哪些事情,就像每天吃飯睡覺一樣,不做,就活不下去的。那可能就是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在。

(圖片來源:mrhayata via Flickr)

One thought on “人生就是圖個安身立命之所

  1. Pingback: 原來我們的爸媽也都中了第一名的毒! | Tan Suo the Wor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