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教養問題?還是權力嗅覺太遲鈍?

484852311_08284620f2_o

從聖誕節前的週末一直到今天的聚餐高峰,總算要告一個段落,回歸正常了。生意一忙,客人的問題就多,但再怎麼樣也比不過幾天前對我破口大罵的那一家子。

我必須承認,近來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臉皮有越來越厚的跡象。前一陣子讀到一段關於希臘哲人們如何面對旁人對自己的批評,概念大致是:「理性思考的重要性,就在於當你受到旁人的批評、貶低時,若經過自己理性思考的過程,發現這些批評與貶低並不合乎邏輯,那就把它當做是有個瘋子在跟你爭論二加二等於五一樣,不需在意。

被那一家子破口大罵的晚上,耳邊聽著對方振振有詞的責罵,心裡卻冒出了這句話「就當是有個瘋子在跟你爭論二加二等於五」,只不過這麼轉念一想,嘴巴上也省去了與他們辯解的力氣,道歉也變得自然而然。我為我的疏忽道歉,不代表我全然接受一切不合乎比例原則的責罵,只不過那些不合比例的部份,就當做是瘋狗亂咬人罷。

最後一堂性別政治的課最後,老師提出了一個概念:「權力,有它自己的嗅覺。」若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絕對無法避免權力的運作,那麼誰宰制誰?誰受制於誰?其實是由權力自己去嗅出來的。把撿破爛的遊民和西裝筆挺的經理放在一起比較,只需要看一眼我們就知道權力落在誰身上,因為我們看到的是誰擁有較多資源。這種從外表來判定一個人所擁有多少資源的過程,講起來很勢利,但卻無時無刻發生在周遭,尤其是在我工作的場所。

雖然從事服務,理論上應該要用同樣的謹慎、熱忱去服務每個客人,但是每每遇到西裝筆挺、有點啤酒肚、有點白髮的男客人,或者是香水味有點濃、臉上畫著濃妝卻掩不住鬆弛的女客人,自己心裡就免不了多了些緊張。若不論自己的這種緊張究竟有無導致最後服務態度的不同,看店裡的經理在應對上突然顯得特別殷勤,也就能知道箇中差異如何。不能說是我們的勢利眼,用這些衣著來宣示權力地位的形式,是社會體系中的一環,而這也是那些人為何這麼穿衣服的原因。

除了衣著之外,第二個能決定權力關係的不外乎是名片上的頭銜了,其中位階最低的,當然就是連名片都沒有的人。這幾個月下來,徹底體會了當自己是個連名片也沒有的服務生時,被服務的客人有多麼容易就直接將你視若無物,就像那天對我破口大罵的客人一樣。他並沒有想到我在這份工作中所享有的權力,更沒有想到我在工作之外所擁有的權力。我想,他不會知道此時此刻,他在我筆下成了隻瘋狗,更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著他成為一隻瘋狗;他也不會知道,未來當我在不同的場域與他碰頭,或者他的兩個兒子未來在職場上,不會被我碰上,而到時候我若還記得這隻瘋狗,會對他與他的兒子們造成什麼影響。每次想到這裡,都不禁為那些曾經冒犯過我的人感到憂心。畢竟,有時候不是自己說不記仇,潛意識就真的不會做出任何對對方不利的舉動。

我以前總覺得,沒有任何凡人能躲過憤怒這個情緒,但要怎麼反應憤怒就是個人的教養問題了。但聽了「權力有自己的嗅覺」這一說後,反倒有點分不清究竟是教養問題?還是權力問題?

我們對待別人的方式,無不按著我們所嗅出的權力關係運作著。選擇大爆發或者忍氣吞聲,都取決於雙方的權力關係為何。既然權力是靠著種種指標「嗅」出來的,那不免會被錯誤的資訊給誤導。例如你在火車上瞪了打呼的老人一眼,甚至還裝做不小心踢他一腳,希望能把他叫醒,別再打呼,卻沒想到那個坐在你對面的老人是張忠謀。不要以貌取人並非道德勸說,而是很實際的處世法則。如果只是上下打量一番就認定對方所擁有的資源不及自己,於是加以輕視、貶低,那很可能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卻都還不自覺。

身為一個經過社會化的人,很難禀除這些勢利的成份,能做的也只有提醒自己要小心別讓第一眼的印象給誤導罷了。這讓我回想起幾年前在中華知識生產力協會辦的知識青年活動面試中,只因為穿了西裝配牛仔褲就被當場訓斥的場景。高高在上的面試官問:「如果你今天是去參加一場宴會,他們有dress code,你還會敢穿這樣嘛?」當時的我覺得有些不平、有些窘迫,但事後卻也不禁為他們感到好笑。勢利無所不在,我們也無可避免地陷入這個困局當中,面對勢利的社會,也面對自己的勢利。想起來是頗令人感到絕望的,但或許人生在世,少了這些鳥事來對付,也就少了活著的樂趣了。

(圖片來源:dev null via Flickr)

4 thoughts on “是教養問題?還是權力嗅覺太遲鈍?

  1. 先說我不是中華知識生產力協會的人。
    妳的某些文章我滿喜歡的,不過這一篇似乎某些部分有待商榷。

    在說別人壞話時,把人家的協會名稱完完整整的PO上來是件應該三思的事情,更何況妳說他們很勢利的理由我在這篇文章中完全看不到。因為他們批評妳衣著不正式,就指稱他們的眼界只停留在衣著,再明指他們很勢利,這中間的推論未免也太快了。今天如果妳是穿西裝+牛仔褲去面試BCG或是P&G,而妳被面試官罵了,不知道妳會不會也說P&G跟BCG很勢利,眼界只停留在衣著。或許妳認為這個協會的面試相對於正職工作或是實習面試來說沒這麼重要,也或許是該協會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訂立統一的面試衣著標準,但這些都不是足以構成”他們眼界只停留在衣著”這個指稱的條件。更何況,如果google中華知識生產力協會,妳的文章會在前兩頁,我覺得妳可以小心一點。

    妳之後好像想靠寫作維生,這種在網路上或是任何公開場合指稱別人的情況要特別注意一下,不然一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如果妳真的不喜歡這間公司/協會,聰明的妳會想到別的方法去表達的。

    會回這篇文,是因為我覺得就面試衣著這點來看,該協會面試官的指責並沒有錯(當然如果背後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原因,那就另當別論)。而且既然妳的文章在討論權力,並且在末段告訴自己別太勢利,那麼妳在舉例的時候,可能得想一下在第三者看來,妳的例子是否妥當。

    希望日後能夠看到妳們改變世界。

    • 我知道這篇當中所指名道姓的作法有失厚道,但我想傳達的「勢利」概念也就是這種以偏概全的處世態度。其實有很多所謂的「商業競賽」的評審也都很勢利,也常看到有參賽者被批評衣著等,這不是組織的問題,而是評審的問題。文章中的組織也不是那個開口的人,而是評審。「勢利」是每個人都有的,實際上並沒有特別的貶意,或許是我在文章後面加上的那句「學不到東西」給了他貶意吧。感謝你的提醒,我會再斟酌處理。

      • 啊 妳竟然這麼快就回覆了,真是受寵若驚,其實我剛剛留完言後想了想覺得似乎有點太多管閒事準備回來刪掉。
        不過既然妳都回覆了,也都修改文章了,刪評論的事情我想就算了。

        我是一個路人,我覺得看一個高度自省的人寫的文章特別有意思,所以就follow了,希望妳不要見怪才好。

        也很期待妳的新文章!加油!

      • 不會啦,我看到你這麼用心的回覆也是滿受寵若驚的。雖然難免感到一絲窘迫,但你給的是真心的建議,很歡迎也很感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