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為自己找藉口

這篇文章是由感玩團隊所寫的,在書的最後刪減過程成了遺珠(但其實只是不得編輯歡心),再30分鐘就要出發去考我最後一次期末考了,感觸良多地想起了這些年來對我有所影響的老師們,其中一個便是書法老師邱春田。我想,雖然不是我一人所寫,但因為我也在這故事之中,這篇文章就獻給他吧。(大家猜的出是哪個感玩人寫的嗎?)

IMG_0031

「你大學做過最瘋狂的事情是什麼?」

一年多前,正要開始大學最後一年的生活的我,被問了這個問題。那時正是開學的季節,學校附近的餐廳高朋滿座,我們好不容易等到披薩店室外的位子,正愜意的看著清藍的夜色吞噬晚霞的餘彩。我啃著手中剛烤好的薄餅披薩,陷入沉思。

對於一個生活忙碌,時常幾個禮拜都只睡三、四個小時的大學生來說,這應該是一個輕而易舉就能回答的問題,況且大家不都說大學是一生中最自由、最能玩的時期嗎?

我卻腦中一片空白。

「就是那種如果你要跟你的孩子、孫子分享你的大學生活時,會很得意的跟他們訴說的事情啊?」

定義自己的一年-「曾孫年」

我不是一個特別會為了追求瘋狂,而去做一些瘋狂事情的人。但在我不甘示弱地仔細回想我的大學生活後,我發現,如果是以忙碌程度來衡量我的瘋狂程度的話,我的確很瘋狂。

在大學的這些年來,四、五個活動同時進行是家常便飯。學商業管理,有數不盡的商業競賽可供選擇,每個學期幾乎都可以嘗試一個新的比賽;實習工作當然也不會少;各個科系自己的活動,還有校內的藝術季、電影節等,加上許多需要透過資格審核參加的免費國際活動……這還不包括大學生必經的夜唱、徹夜喝酒談心、各大節日的party。看起來的確很充實、有很多不同的學習與收獲,也形塑出一張很漂亮的履歷表,但是在台大過這種生活的人比比皆是,不特別,更不瘋狂。

我無法想像自己十幾、二十年後跟我的孩子、孫子得意洋洋的展現自己大學時期的履歷表。這些為了生存而努力穿上的包裝,一定有某部分是真正因為有興趣而去做,但又有多少部分是為了「不輸給別人」而自我催眠的成果?而當比較基準不再是你比過多少競賽、參加多少大家耳熟能詳的活動、成績考多好、加入過幾個社團、認識多少人時,我們還會因此而感到驕傲嗎?

對我來說,「瘋狂」就是放下別人的眼光、壓力,專心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瘋狂」就是面對自己的心魔卻有「現在不做,更待何時」的勇氣。「瘋狂」就是打從心底很想做一件事情並拼命完成它,就算成果並非如自己所期望但至少每一分每一秒你都享受著。「瘋狂」就是七、八十年後,你會驕傲的跟自己的曾孫、曾曾孫炫耀,而他們又會跟他們的朋友們炫耀的故事。

當時的我,啃完披薩,雙手一攤,承認自己真是遜斃了。但是如果我大學的故事就這樣結束,那就真的太遜了。於是,我跟朋友約定,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一定要找到「大學做過最瘋狂的事情」,而這一年便是我的「曾孫年」。

「曾孫年」是挑戰自己的一年,是面對心魔的一年,是體驗與嘗試的一年。我們的瘋狂要自己定義,但可不能讓自己的孩子、孫子、曾孫、曾曾孫失望!

體驗你的人生大事

說到體驗與嘗試,我就想起佔據我大學生活很大一部分的實習經驗。 面對找工作這個人生大事,很多大學生到大三下學期的時候會開始很茫然而且很緊張,因為不知道自己畢業後要往什麼方向走。是要繼續念研究所呢?還是要去工作? 出社會的話又要找哪種產業、哪種職位的工作? 萬一上班後發現工作跟自己原本想像中不一樣怎麼辦?

高中畢業後的我就面臨著這樣的問題,因為雖然考上台大,我卻始終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也不知道畢業後如何從眾多選擇中找到自己真正會喜歡的工作。所以我那時候就跟自己說:「何不什麼都試試呢? 這樣就算在嘗試的過程中我還是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但至少我會知道我不喜歡什麼吧!」

雖然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透過體驗與嘗試更了解自己的需求」這個概念,但是秉持著這樣的精神,我從高三的暑假開始,每個暑假、寒假甚至比較空閒的學期中,去找不同國家、不同產業的實習。四年內,我做過英語報紙的實習記者、精品錶的行銷實習生、雲霄飛車的操作員、公關公司的實習生、內衣品牌的實習生、顧問公司的實習分析師等等。每一個實習時間長短不等,但不論一個月或三個月,都讓我有第一手接觸產業的機會,也足夠讓我知道公司日常運作是什麼樣子。也因此,對於每個產業都能說我喜歡、不喜歡、適合、不適合的理由是什麼。

在機會成本比較小的學生時代,每年花幾個月的時間去實際體驗不同的領域、不同的工作,等到真正踏出社會,要做出選擇時不但擁有足夠的資訊,對自己的喜好更是有深入的了解,減少選擇不適合自己的機率。如果面對找工作這種人生大事都能夠用實際去體驗來更了解我的選擇也更了解自己,成功降低面對大事的不確定性與不安,那生活中其他的面向有什麼是無法嘗試的?

踏不出的舒適圈

你還記得自己小時候都害怕些什麼嗎?有一些像是床底下的怪獸、虎姑婆、催狂魔之類的恐懼隨著我們越長越大也慢慢變得越來越不嚇人,但是有一些事情不管時間過再久依舊是那麼的可怕,不管你是五歲或是二十五歲,都避之惟恐不及 。

對我來說,「主動接觸陌生人」跟「被拒絕」就是這樣子的恐懼。還記得自己就算上了小學,跟媽媽到超級市場的時候也不肯幫媽媽問店員牛奶放在哪裡或是蘋果多少錢,因為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說話對我來說實在是比登天還難!

也因此,我小時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學校每一年的「巧克力義賣競賽」。

為了從小培養學生做善事的習慣以及獨立作事的能力,學校規定不論是小學一年級的新生或是即將畢業的老鳥,每一年都必須參加「巧克力義賣競賽」。每個人負責賣出至少兩大箱的巧克力棒,學校會統計賣出最多箱的同學予以獎勵,也會把所有盈餘都捐給慈善機構。

然而對我來說,那兩箱巧克力代表著無比的恐懼與壓力。我永遠會記得小學一年級的我,提著一大箱巧克力站在超級市場門口的場景。看著自動門不斷的開開關關,看著不認識的大人、小孩進進出出,手中的巧克力越來越重,我的心也越來越沉。

在腦中不斷練習著同一句話:「你好,請問你願意買一條巧克力嗎?」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默默決定要去跟下一個走出門的人講出這句話,但是每當下一個人走出來時,我的雙腳就像被灌了好幾頓的水泥一般,動也動不了。光是想像陌生人看我的表情就能讓我全身僵硬、冷汗狂冒,於是我就在超級市場的門口當了一個下午的人形雕像。

最後,在媽媽的半逼迫半鼓勵下,我終於咬著牙跟幾個看起來比較和善的陌生人開口,成交了幾筆小生意,也被拒絕了幾次。不過,我的「巧克力義賣歷險記」的結局一點也不勵志,因為接下來的每一年我都用各式各樣威脅利誘討價還價的方式拜託爸媽直接當我的大買主,當做幫家裡買兩箱巧克力吃,而我也能對學校交差了事。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不再是那個不敢問路、問價錢的小女孩,但是心裡對於要跟「陌生人」「推銷」任何東西還是有著說不出的恐懼與排斥。總是會隱隱的覺得好像不太好,因為這個恐懼背後其實代表著自己沒有面對失敗的可能性卻還保有主動積極出擊的勇氣。

每次遇到類似的機會也都會有個小聲音告訴自己要更勇敢,但另一個聲音又會安慰自己說:「沒關係,這次先這樣,下次再勇敢就好了!」甚至還會安慰自己說:「其實不勇敢也沒關係,都這麼久了自己還不是過得不錯!何必讓自己那麼不舒服?」一次又一次,看著機會從眼前溜走,只是因為自己沒有勇氣把握。

為曾孫,做就對了

但是曾孫年的精神,豈不就是「做就對了!」,尤其是對於那些你平常總是用無數藉口推托再三的事情。所以,當朋友提議在農曆新年去大名鼎鼎的年貨大街-迪化街賣自己寫的春聯時,我便咬著牙答應了!

沒錯,就是「賣」春聯。2012年的農曆年前夕,我這個不敢賣巧克力棒的膽小鬼,決定跟朋友去年貨大街「現寫現賣」春聯。現寫現賣聽起來很容易,但是當你面對的是人滿為患,而且你又沒有攤販的迪化街,更加上我們都是一群從來沒有叫賣過的膽小鬼時,賣春聯就變得一點都不容易了。

我們有兩個主要的問題需要解決:一、硬體的問題(當場要怎麼寫、怎麼晾春聯等等);二、軟體的問題(簡單來說,就是賣東西的膽量與技巧)

首先,由於我們是流動攤販(因為年貨大街的攤販租金對學生來說是天價),撇去擔心自己會被警察趕走的恐懼,以及怕自己會因此激怒地方角頭老大的杞人憂天之外,第一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現場沒有可以書寫的平台。

身為設計思考家,我們當然不會被這點小麻煩打倒!當下發揮設計思考「做中學」的精神,用珍珠版、木棒、麻線以及二手後背包做出了一個便利書法檯。(如下圖所見)不過第一天去現場寫的時候就發現了我們的設計有些問題,造成使用上的不便,更是耗費不少時間跟人力成本。

比如說,由於我們站在走道的中央,所以不僅揹書法檯的人和寫春聯的人都需要站著,而且隨時都會被兩旁熙來攘往的人群推擠、撞碰,以致揹書法檯的人除了需要筆直地站穩之外,還得伸出一隻手幫忙捧著墨盤。寫春聯的人每寫完一幅作品,就必須自己拿到旁邊去晾乾,手上的毛筆此時如果直接放在書法檯上會滾的亂七八糟,如果要寫的人拎著毛筆去晾作品,又會礙手礙腳地降低他的工作效率,因此最後又變成是揹書法檯的人得幫忙拿毛筆,當筆座。

揹書法檯的人在觀察了一個晚上寫春聯的人的書寫習慣後,便在第二天加上珍珠板做的筆座,並且把筆座跟墨盤固定在原本書法檯的平面上,讓它們不會因為被碰撞而不穩。甚至還在書法檯的底部加上掛春聯紙的桿子,讓寫春聯的人可以順手就抽起來,減少互相遞紙的時間與人力。第二天,整個書法檯在運用上非常便利與省時,寫春聯的人也覺得書法檯更加適合他的書寫習慣,符合我們當場的需求!不只是書法檯,我們的其他設備(包含招牌、晾春聯的架子等等)也是根據我們使用上發現的問題,一天一天的修正,越來越符合我們的需求,用起來也相當得心應手。

面對心中的大魔王

除了硬體方面的問題之外,對我個人來說最棘手、最難處理的是軟體問題,也就是膽量與技巧上的困難。

雖然事先已經在網路上查過年貨大街的資料,從各種描述與照片記錄都已經得到面對人山人海的心理準備,但是當我們真正踏入迪化街的主要街道時,原本懷著雄心壯志要征服迪化街的春聯小組,現在都看傻了眼。兩側店面人滿為患,騎樓外也擠滿成排的攤販,人潮在店面與攤販之間擠的水洩不通,過年前的迪化街除了人之外還是更多的人。

由於不知道我們該落腳何處,在楞了幾秒鐘之後,一行人決定先逛一圈,懷抱著一絲期待能找到一個我們覺得「安全」的地方。像迷途的羔羊般來回走了幾遍後,我們終於決定在迪化街郵局前面落腳,而那路中央的小空地便成為我們往後四天鎮守的小天地。

很不熟練的架起所有道具,背起書法檯、擺好春聯紙、拿出筆與墨水、立起春聯架、展開招牌。團隊的書法大師開始揮毫,剩下的人則尷尬得大眼瞪小眼,誰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始。

站在熙來攘往的主要通道中間,舉著事先做好的大牌子「限量手寫春聯」,偶爾引來路人好奇的眼光與指指點點,但大部分的人都面無表情的走過,甚至連看都沒看我們一眼,我們就像路中央的垃圾桶一樣,融入了過年採買年貨的背景畫面。

或許心中本來就把賣春聯這件事情想得太順利、太美好,自己覺得自己在做很不一樣、很特別的事情,理所當然會吸引很多人的目光與興趣,也預計客人會絡繹不絕的上門。對於滿懷興奮準備要大展身手的我們來說,路人們冷淡的反應無疑是一大桶冰水直從我們的頭上澆下來。

此時心裡很不爭氣地冒出了很多自我安慰的話語:「 反正只是體驗嘛,也不用太在意有沒有賺到錢,有體驗到就好!」甚至還找了一堆藉口,像是:「哎呀,這裡這麼吵,鄰居攤販都是用大聲公跟麥克風在叫賣的,我們光用喉嚨,再怎麼主動、賣力也拼不過人家!」

過了一陣子,情況絲毫沒有起色,除了指指點點的人多一點之外,也沒有人真的停下腳步表示興趣。我跟夥伴一個人舉著招牌、一個人立著掛滿春聯的架子,兩人相看兩無言,只有一臉尷尬與困窘。

在一剎那之間,我的夥伴的表情忽然轉變了!好像在那一秒間突然在心中決定了些什麼,表情從原本的不知所措轉換成率性的堅定。「手寫春聯,現寫現賣喔!大家來看看喔!」他對著迎面而來的群眾開始放聲大喊,而我則一臉驚訝的望著他出神。

喊完一輪後,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轉過頭來對著我笑了笑,轉身又繼續以洪亮的聲音叫賣著我們的春聯。他的聲音有種莫名的堅定與號召力,不但成功吸引到群眾的注意力,開始把目光轉向我們的牌子與掛滿春聯的架子,甚至經過書法大師的書法檯時,也開始停下腳步,好奇的看著春聯一筆一畫成形的過程。

「欸,好不容易來了,當然要盡情的體驗啊!丟臉有什麼關係?被覺得很遜、很吵、很神經病又有什麼關係?盡我們一切所能的賣出春聯才是一件值得曾孫驕傲的事情!」夥伴的眼神是那麼的開心與堅定,他是真心的這麼相信自己也相信我們。

我心中籠罩的巨大恐懼,不知為何的好像被那樣閃耀的信心鬆動了些。「現寫現賣的春聯!歡迎參考看看!」我開始跟著夥伴一起喊,只是比起他洪亮的叫賣,我的聲音相形之下虛弱很多。喊一聲、兩聲,我也慢慢可以對上周圍的逛街群眾的眼睛,看著他們好奇的眼神與略帶微笑的表情,看著他們走去書法檯興致勃勃的觀看,看著他們欣賞著掛在架上的作品。我跟夥伴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堅定,甚至能夠自由自在的笑鬧、跳躍,編出各式各樣的叫賣口號。

漸漸的,我們越來越熟悉群眾的行為模式,怎麼樣的口號會吸引大家的目光、什麼時候該用一對一的音調低聲跟客戶推薦春聯、怎麼把駐足書法檯旁的客戶拉到春聯架旁讓他不只觀看而開始挑選、怎麼定價與討價還價、怎麼做人情與堅守原則。每天半夜收攤之後,我們都會開內部檢討會,討論當天遇到的狀況與學習,以及隔天該怎麼修正。

在短短的四天內,臨時攤位兩側的人潮從一開始的川流不息到因為太多人圍觀而堵住迪化街的交通,收入也從第一天晚上的300元成長到一個晚上3000元以上。雖然,我們並沒有大發過年財,但這幾天下來卻跟鄰攤賣面紙的阿姨、賣棉花糖的爺爺與賣年貨、賣香精的大哥大姊們變成好朋友,除了友善的眼神與微笑,他們甚至用自己的大聲公、麥克風幫我們招攬生意,請客人「支持一下那群辛苦賣春聯的大學生!」

最後一晚收攤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對著天空大笑了幾聲。因為知道自己確確實實的完成了一件值得自己也值得曾孫們驕傲的事情!

拋下舒適圈吧!

在面對很多需要踏出舒適圈的情況時,我發現自己總是會先想辦法說服自己為什麼沒有踏出舒適圈的必要。比如說「你不用面對不敢跟陌生人推銷的恐懼,因為就算不這麼做你也過得很好。」或是「來賣春聯已經是一種體驗了,就算沒有真的賣出去也沒關係」。縱使心裡確實的知道踏出舒適圈對自己是更好的,卻總是選擇找更多的理由與證據支持自己不用踏出舒適圈的決定。因為那是最簡單、讓自己最好過的方式。

人生追求簡單、平穩、好過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如果你跟我一樣,不甘於被自己困在自己的舒適圈中,想要跨出自己築起起的城牆,提起勇氣去外面的世界探險,那麼請給自己一個「不退縮的理由」。我們的大腦總是能夠很輕易的幫我們想出成千上萬個待在舒適圈內的理由,所以我們必須有意識的努力想出更多「不退縮的理由」來對抗這個自然的反應。而對我來說,「曾孫年」就是我跟自己的約定,是不斷推動我「做就對了」的原因,也是我不可以退縮的理由。

一旦開始嘗試、體驗、面對那些你平常不敢或推托再三的事情,你就會發現它們其實沒有想像中(或記憶中)那麼可怕、那麼艱難、那麼不可能。就算遇到困難,只要有不斷修整與調整的堅持,你也會發現沒有什麼事情是完全無法改變的,而只要有心解決,事情通常都會出乎意料的越來越好。有一天,當你轉身往回看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你原本的舒適圈早已遠遠被你拋在後頭,而你已經成為一個能夠讓自己感到驕傲的人了!其實,你的能力或外在環境並沒有改變,唯一改變的是你的態度,而這就是最重要的。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