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er or not? 這樣的生活很夢幻

2013-02-22 16.55.04

傍晚時分收到了來自佛羅倫斯的明信片,算來應該是這波寒假旅遊潮倒數的幾張明信片了。明信片小小的篇幅,不見得能說什麼掏心掏肺的話,重點應該是知道對方遠在千里之外,卻想起了你,提筆寫下他當下感動的那份重視。一張薄薄的明信片,讓兩個人之間距離前所未有地靠近,就是這樣的小細節,讓人明確地知道,在知覺世界之外,定有個無形卻又確實存在的宇宙,將人用所謂的心意給緊緊地連在一起。

義大利,我個人的一個夢幻國度。經濟有點差,治安有點差,物質水平…嗯,可能也算不上好。在現代社會明顯適應不良,反而加諸其一種歷史的頹敗之美。過去的榮景不在,支撐著整個國家自信的樑柱密密麻麻地刻著「從前」兩個字,想來有點哀愁,但卻也承載著滿滿的浪漫。

一張明信片,再次提醒著自己,有多麼想要在那裡生活,對那裏有多少的幻想。

理想的生活,需要很多運氣與努力作為支撐。叔本華因為坐擁千金遺產而一輩子不需要擔心生計,全心投身於學術研究。屬於自大派思想家的他,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而是很直接地表示擁有不需要擔心生計的特權,表示你應該把時間與精力花在能為人類、世界創造最高價值的事業上(對他而言那就是哲學),而不應該去做凡夫俗子的工作。

聽叔本華、尼采一流的自大狂思想家,對於凡夫俗子一流的我而言常會有種從肚子裡冒出來的不適。或許正是因為他們太過一針見血地揪出自己心底的想法,把穿著虛偽外衣的我扒的一絲不掛,攤在陽光下的真實性,太過真實反而令人不知所措。

雖然叔本華說是這麼說,但我想他之所以能夠一輩子做學術,背後的動力除了熱情、成就感之外,肯定還包含了罪惡感。對於生活無虞的罪惡感,驅使著他的腳步。近來我也過著一種極度理想的生活:為了純粹的求知而讀書,為了純粹的創造而寫作。讀膩了便寫,寫累了便讀。一天在絲毫不疲倦的狀態下,扎扎實實地度過。為自己度過的這一天感到無比的滿意與滿足,不想休假,也無法休假,因為你就是想要用讀書與寫作來度過每一天。

昨天騎著腳踏車,順便逛了一大圈之後回到了美術館,到我最愛的湖畔長椅坐了下來,突然有種「fuck, I’m living in my dream」的讚嘆。不像叔本華家財萬貫,所以理想的生活需要努力才能達到。能住在免房租的地方,每天至少吃一頓免費的晚餐,就已經是極高的幸運了,剩下的,不努力不行。

才過一個禮拜這樣的生活,所以一切都還說不準。但至少我現在覺得人生真的這樣就很完美了,如果要我犧牲這樣的生活,去換取未來的名車豪宅,可能真的要精神失常才有可能了。為了延續這樣的生活,唉,還是趕快努力把自己的創作完成拿去賣錢比較實際!或許我越愛這種生活,驅策自己更加努力的動力就越大吧!不得不說,大學與感玩的日子真的就像是為了現在而準備的一樣,從過去失敗的經驗中,看見了自己的弱點,也學會了怎麼管理自己。未臻完美,但異常堅定。

雖然,我現在是貨真價實地unemployed,也是個跟父母住的loser。It’s funny when you think about that.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