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腳踏車失竊案來回顧生命哲學的重要性!

悼念Handsome Bob

買不到一個月,甚至昨天帳單才寄到家都還沒去繳錢的腳踏車,就這麼被偷走了。老實說在五分鐘之前心裡都還是有點混亂地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來面對這件事,畢竟繳錢的是老爸,我不算是直接的受害者。從出了咖啡店發現鎖在車架上的腳踏車憑空消失,熱心的店長陪我在附近繞了繞找車,還熱情地想要請我喝杯安慰咖啡或吃個安慰蛋糕,到打電話報警、踏入派出所報案立案,一連串的事件下來,也讓我有不少體悟。

導致我們發怒的,正式危險地自以為世界和其他人應是何種樣貌的樂觀想法…發怒源自一種確信,一個近乎滑稽而樂觀的起源,確信生命契約中不包含挫折。」看著窗外的平靜,好一陣子前在Alain de Botton的書裡看到的這句話,突然浮現腦海,然後有了一種強烈的安定。

有一種樂觀的想法,以為把車鎖在車架上是安全的,以為這個社區是安全的,以為不會有人大白天敢在路邊明目張膽地偷車,以為偷車賊遲早會被揪出來,所以發怒,同時也延續著樂觀的想法:或許真的能找回來。載著我從派出所回家的爸爸,說:「妳之前說要買噴漆把車子噴醜一點,我還想說不要這樣糟蹋新車,如果…」說到這裡就被我給打斷,我說:「在這件事裡,沒有所謂的早知道。唯一有錯的就是那個偷車賊。」又是一句勸人勸己的話。我腦中又何嘗沒有無數的早知道:早知道不要買這麼貴的車、早知道要用更堅固的鎖、早知道就一樣去坐二樓那個看得到車的位置、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就是一種樂觀,以為自己有能力改變結果,但終究都只是徒勞無功。

我也一度以「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去思考這件事,畢竟我也因此感受到了五年在小橘身上都沒感受過的驚訝與氣惱,也因此進了警局去報了人生第一次案,觀察受理警員的處理動作(盯著他無止境地敲著鍵盤那一幕差點讓我很不禮貌地笑出來),聽著同樣在局裡報案的人訴說著自己被詐騙集團騙了五萬美金,甚至是看著所謂「雙向顯示」的螢幕模糊不清的樣子,更重要的是細細地體會這一切的心理狀態。全都是經驗,全都是養分,仔細想想或許獲得的比失去還多,但這又讓我不禁想到:也許這也是一種樂觀?

最近讀了比較多尼采、卡繆一派,在麥田出版的《異鄉人》內文前的作者介紹裡寫道:「對卡繆而言,『荒謬』並非一個負面的字眼,而是人存在的真相,接受這個真相等於是抱著一個切合實際的人生觀。」用一種「It is what it is」的角度去看過去的這幾個小時,的確有著荒謬的意味。

不管是塞翁失馬還是荒謬,我想這就是一個人需要生命哲學的重要性。你必須知道自己可以用什麼方式來面對順與不順,而在種種事件發生之後,也才能夠實踐這些哲學,讓自己像打怪一樣來一個殺一個吧。

雖說如此,我決定未來幾天要以苦行的方式走到咖啡店去工作,用以悼念有著短暫緣份的Handsome Bob。或許他會遇到一個一樣很珍惜他的主人,或許他會解救一個不良於行的人的生活,或許…或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