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設計思考教練的設計思考

相片 13-6-29 15 47 48

這次「不一樣老人與你工作坊」的重頭戲,就是這些已經從社團畢業的設計思考家們,經過討論共同找出的教學精隨,我想是值得用一篇文章來好好回顧一下,順便也當做是我自己的學習筆記。

Empathy(講者:劉建成)

在此次的empathy中,讓我自己受教最多的這一句話:

 「你問的問題,究竟是幫助你更靠近受訪者,還是更靠近自己?」

撇去在教材中教給初學者的訪談技巧,作為一個教練除了要更加力行這些技巧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超越這些表面技巧,去檢視你所問的問題。所謂不要引導受訪者、不要問封閉式的問題、不要怕尷尬,都只是第一層的訪問技巧,的確它們都能幫助你與受訪者有良好的互動,但在技巧之外,在empathy的階段,最核心的還是要「更靠近使用者」。簡單來說,empathy不是要驗證你對於一個問題的假設答案,而是要去尋找受訪者心中的答案。建立在這個核心之上的技巧,也因此不會是絕對得嚴格遵守,而是要回到它是否能幫助你「更靠近使用者」。

但這些技巧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我發現在練習設計思考的初期、中期,的確可以用「嚴格遵循這些技巧」的方式訓練自己,因為這些技巧與我們平常在聊天、訪談時習慣的模式很不同,強迫自己使用它們會增強自己在問問題時的思考能力。當你強迫自己在想要問「那你喜歡吃拉麵嗎?」的時候,非得要改成問「拉麵對你而言是種什麼樣的食物呢?」,很困難,但也因此能夠逐漸找到不同的問法,來讓不同的受訪者自在地說出自己的故事。

Define(講者:邱宥琳)

Define是教練們在工作坊時需要花費最多心思的,也是零零碎碎的步驟最多的部份。但這些步驟之外,更重要的是掌握每個步驟想要達到的目標。經過我們自己的統整,可以簡單地分成:定義、篩選、重組、挖深這四個目標,到底哪個步驟是為了達到哪個目標,就由大家自己去思考了。

另一個重點,是教練的角色在define階段,絕對不是「引導學員找出一個很棒的insight」,而是「facilitate」。所謂「facilitate」是指幫助學員去達到每個步驟的目標,例如在需要定義的時候,幫助他們去思考怎麼定義;在篩選的時候,幫助他們去思考怎麼篩選…而不是引導他們去想出你心中的答案。所以在這個步驟,教練自己要很有意識地知道自己在扮演的角色是什麼,而不要忍不住想要操控你的學員。

Ideate(講者:李亭儀)

Ideate算是教練們最好上手的步驟,只要掌握幾個很基本的態度,就能夠讓學員很開心、很熱烈地執行。但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正是因為它很好上手,所以也很容易自滿,而忘記了還有很多技巧是自己不知道或是沒有注意到的,也因此會無法進一步提昇。這個危險存在於當你要帶的學員不同時,你可能就會黔驢技窮。舉例來說,如果學員是設計師,或者是做廣告出身的,那你所帶的brainstorm能比他們還要好嗎?如果沒有提昇自己,恐怕連與他們對話的空間都沒有。

要有一個最能幫助ideate進行的氣氛與環境,需要很多小細節組成。從房間的配置、顏色、物品、氣味、聲音、大小、光線,到教練說話的語調、站的位置、表情、姿勢等等,有太多細節要照顧到。如果只是很表面地複製這些細節,而沒有去了解背後的原因,很容易就會流於形式,甚至忘了去做,而無法發揮應有的功效。簡單來說,雖然ideate很簡單就能帶得不錯,但如果有效地運用這些細節,會發現你還能帶得更好。

正因為ideate很容易上手,所以網路上有非常多的資源可以使用,廣泛地讀過這些東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能夠更深地理解ideate的精神,另一方面也能累積自己的「工具箱」,在需要的時候就能拿出來用。讀資料是一回事,最好的學習方法還是跟夥伴們一起實驗。看到一個新方法,就用五分鐘來練習一下,然後一起討論這個方法的優缺點。這種學習方法絕對是百益而無一害。

Prototype/Test(講者:林敬沂)

Prototype as you are right; Test as you are wrong.」是讓我又看到新面向的一句話。這是prototype與test的核心精神,除此之外,所謂「做不出想測的東西」、「到底該不該想的更清楚之後再動手」都只是抗拒舊有惡習的陣痛而已。

Prototype無論是在工作坊的紙板、垃圾層級,或是3D模型層級,都只為了一件事:「把自己對解決方法的假設做出來」。有了這份了解,在工作坊時,教練的態度應該是幫助學員去思考,在現有的材料下,到底真正需要做出來測試的核心是什麼?一個老人巴士的想法,重點真的是做出一台巴士嗎?一個幫助你約會時不緊張的小精靈,重點是做出一個小精靈嗎?Prototype的材料不精緻,不是一個缺點,而是一種挑戰與限制。他逼迫你去思考究竟一個產品、服務要能運作,最最最關鍵的變因是什麼,然後用最最最精簡的方式表現出來。或許大家三不五時就要回顧一下IDEO這個經典的prototype,才能時時提醒自己沒有什麼東西,是用簡單的材料做不出來的。

Test則是要假設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錯的,然後把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去了解測試者對這個產品/服務的看法。教練們要做的,是提醒學員不要推銷,不要太愛自己的prototype,去別組幫忙測試的時候,也要永遠記得問三個最重要的問題:「Need statement是什麼?」、「如何得到這個Need statement?」、「這個prototype與need statement的連結是?」問這三個問題,除了是要讓學員在經歷了開心的ideate與混亂的prototype之後,還能靜下心來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也是要讓學員意識到,這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做,而是為了使用者而做。當然,同時也讓自己做為一個幫忙測試的教練,不會以自己為中心地給意見,而是要去想像學員所描述的使用者會有什麼反應。

Debrief

補充說明我個人在帶debrief時的終極秘笈:不要害怕沉默(因為一定有人比你更耐不住沉默!)。不要因為怕沒人講話就用一個一個點名的,每個人到這個階段一定有很多想說的話,讓必須有多一點時間思考的人慢慢想,讓已經想到的人快快說~請大家分享I like/ I wish其實就已經很足夠了,I wish的時候就是教練回應問題的時候。

Overall

第一,辦工作坊與實際執行專案是很不一樣的,教練自己要有很清楚的理解:你到底是要帶給學員一個很棒的體驗,還是要做出一個很完美的成果?其實有這份理解,新手教練會遇到的問題與疑惑,大概就解決了70%。

第二,教材中的步驟、方法都只是表面,只有透過團隊討論,去了解這些步驟更深層的原因與目的,才能夠自在地運用那些技巧。

第三,教練們在工作坊中,要把自己的角色定義清楚。無論要高度地參與,或是要以旁觀者的角度進行協助,都要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為什麼這麼做、目的是什麼。

第四,教練們可以試著去找出自己的教練風格,了解自己之後,才能夠運用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來幫助學員有更好的體驗。除了自己判斷之外,社團的夥伴絕對是很好用的工具,讓別人來觀察你、幫你找出你的風格。

第五,閱讀現有的資料絕對是必要的,光是IDEO的Design Thinking For Educator就可以開好幾次讀書會,更別說還有d.school的一堆資料、Frog Design、Continuum、BCG、Jump Associates….一堆顧問公司都有自己的方法,而這些方法雖然不叫做設計思考,但都有同樣的精髓。一起研究這些方法絕對是讓自己突飛猛進的秘笈。

結語

這次和施欣妤、劉建成、李亭儀、林敬沂、邱宥琳一起合作,還有過去兩年多來與諸位設計思考家們合作,最讓人感到興奮的,就是每一次學術討論總會迸出新的火花,得到新的理解。即使不是拿設計思考當飯吃,持續地學習新的東西還是令人熱血沸騰。不如相約十年後再來華山論劍吧,哈哈哈。

說熱情是否太過矯情?

相片 13-6-29 16 52 58

不一樣思考社友會第一次的「老人與你工作坊」結束了,在經歷了兩天的早起與高強度的精力耗損之後,感覺現在的腦袋還是像漿糊一般。當初遴選進社團的大一生也要邁入大四了,是實實在在的老人,離開學校之後還有機會與新人互動,或許就是這份熱情帶來的實質紅利吧。

第二天下午,在一切結束之後,聊天時有學弟問:「你們為什麼會想要創社呢?應該不只是想要教設計思考吧?」在場的創社老人們想了0.5秒之後說:「對啊,就只是想要教設計思考啊。」辦活動、經營社團大部分的時間都耗在一些瞎忙的事情上,而唯一能讓我們撐過這些瞎忙的疲憊的,或許就是那一點點熱情。熱情這種事情是很難解釋的,但如果他能被解釋的話,那我們的人生可能都會簡單一些。

熱情的珍貴所在,就是他只需要在過程中,找到0.1%的燃料,就能繼續燃燒好一陣子。在這次的活動中,這0.1%的燃料,來自與其他講師橫跨300km透過skype開會時,一起激盪出更豐富內容的那五個小時;來自與大家一起笑到喉嚨痛的時刻;來自一天結束後,大夥轉戰水源交誼廳討論隔天能夠改進的教學內容;來自debrief時每個人的I like/ I wish;來自拖著疲憊的身體上了高鐵之後,腦袋還不停重播著這兩天的點滴。

不知不覺間,已經出現第七屆的學弟妹;不知不覺間,心繫社團未來發展的,已經不是我們,而是第二、第三屆的學弟妹,在這次活動中,的確有種終於交棒出去的感覺。

在準備教材的時候,回想起社團在不同時期所遇到的問題。創社時因為幾場超大的活動而讓大家丟了半條命,好不容易正式營運、穩定下來,卻變成被我們魔鬼訓練的學弟妹丟了半條命;第二屆焦慮地接棒之後,面對學長姊都畢業走人、而儲備當幹部的學弟妹又多方挑戰的困境;第三屆懷著雄心壯志接棒之後,似乎該進入社團的穩定期,但大家好像又不太甘於營運的現況。但總而言之,每一屆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我該怎麼教?

從某種角度來看,這種焦慮是正向的。因為只有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才會看到自己的不足,才會付諸行動去補足自己的不足。設計思考看起來是個很好入門的東西,只有在自己得親自執行的時候,才會發現原來這麼困難。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月前毅然決然地訂房買車票,答應當這次活動的講師,果然讓自己也得到不少收獲;兩年前決定與夥伴一起創感玩,因此又玩了一整年的設計思考,還出了書,果然也是自己得到最多;兩年半前決定一起加入創社的團隊,累個半死,果然仍舊是自己得到最多。這些收獲或許不是設計思考實際上幫我賺進了什麼,而是在這個過程中,體驗到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挑戰,然後與大家一起一一克服的感覺。

把這些經歷寫在履歷上,的確有實質的效果,但經過幾次面試之後,我發現雇主們看中這些經歷,不是因為設計思考多麼偉大,也不是因為那代表了我們自己有多突出的能力,而是在講這段旅程時,我們眼睛散發出的光芒。經過社團的洗禮之後,很多人出了學校,心裡默默地也在尋找一個有設計思考精神的公司,或許就是一種社團精神的延續吧。

當然,並不是只有那些有無比熱情的人才有資格參加社團,夥伴們聊天的時候也常說,或許有些人就是要來這裡學習經營社團、辦活動的能力,而那也沒有什麼不好,只要是當真想要磨練自己的能力,一樣能把事情辦到最好。所以我想最可怕的,就是那種只想要把學校裡各種「很酷、很厲害」的事情都沾到,而沒去認真對待任何一件事的投機者吧。這種人我也已經遇過不少,他們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只要跟他們共事過,就會知道他們不是好的合作夥伴,只有不知實情的學弟妹們會把他們當做神一樣地崇拜而已。更可怕的是,因為他們合作過的人,都屬於那些「很酷、很厲害」的團體,所以臭名很容易就會一傳傳千里,搞到最後到底是得到的比較多,還是失去的比較多,那就不得而知了。

「追求卓越,成功自然會找上門來」這句話的道理畢竟還是要經歷過一些血淚才能體會,回想自己大一大二的時候,還不是一樣做過一些只是為了讓履歷好看,但卻沒有熱情也不想付出更多精力的事,結果搞的自己不開心,也帶給合作的人諸多困擾。回到這次活動最終的心得,或許就是如果你找不到理由付出120%的努力在一件事上,倒不如早早離開,省得搞臭自己也帶給別人麻煩,況且,沒有120%的努力,即使履歷再好看,面試的時候也講不出動人的故事,所以還是把這個空間留給你真正能夠付出120%的事吧。

說熱情決定一切是否太過矯情呢?我想是的,除了熱情之外,更重要的是做事的態度。不管一個人的熱情是什麼,只要態度對了,就能享受到隨之而來的成功與成就感。

(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記得自己二十二歲時的勇氣

942431_361243033998285_2091514947_n-1

昨天很榮幸接受世新大學職涯中心的邀請,跟可愛的大學生們分享了「史丹佛什麼什麼什麼」這本書的內容以及一些心路歷程,雖然被邀請擔任講師是種榮耀,但實際上卻是自己獲得的收穫最多。

在準備的過程中,回顧了從創社、經營社團、創感玩,到寫書、解散後的人生歷程,還是無法相信在短短的兩年多裡就做了這麼多事,而自己也居然有著這麼大的轉變。在講座之後有位同學問:「學了設計思考之後,你們有變得比較快樂嗎?」回答的是Sherry,而她不假思索地就說:「答案是肯定的,我變得比較快樂了。」站在一旁的我,心裡也不假思索地浮出:「有,我變得比較快樂了。」這種快樂不是被邀請上台演講的虛榮,也不是被雜誌訪問報導的虛榮,而是一種對於自己更加肯定的踏實。

結束了疲憊的一天奔波之後,今天早上突然又有股衝動而翻起了我們寫的這本書,從眾多貴人幫忙撰寫的推薦序開始讀起,讀了兩段就立刻又浮出了久違的感動。

在講座中,印象最深刻的橋段之一,是與大家分享了關於創意自信的概念。Ben在推薦序裡寫道:「創意自信是在你還不知道答案是什麼,甚至在你還不確定是否找得到答案以前,就有自信去探索一個想法,並且相信自己一定會找到一個出路。」(Creative confidence means having the confidence to explore an idea without knowing what the solution will look like, or even knowing whether you will find a solution, but having the faith that you can always find your way.) 而在創意自信的章節裡,我們也引了舊金山兒童創意美術館關於創意自信的定義:「創意自信,是擁有自由與勇氣去承擔創意的風險,而且知道你所創造出的想法都有價值。」(Having the freedom and courage to fail/take creative risks and the knowledge that all of the ideas you create have value.)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學了設計思考之後,我們都變得更快樂的原因。

在學設計思考以前,每一個人生選擇,就像是在回答一個選擇題一樣,心中已經假定了只有一個答案才是正確的,而我們所要做的,是竭盡自己一切所能,去推想、思考每個選項的優缺點,然後小心翼翼地寫下自己的答案。選擇了一個答案之後,我們期待它會帶給我們一個理想中的快樂,而如果事與願違,我們會開始後悔自己所做的選擇,然後懊悔著自己選錯了答案,懊悔自己已經無法再挽回。

學了設計思考以後,或許是被創意自信所影響,漸漸開始相信人生不是選擇題,而是自由發揮的申論題。你的快樂不是被選擇的答案所主宰,而是存在於作題時一筆一畫寫下的字句。如果你相信你所創造的每個字都有價值,那麼快樂自會充滿整個篇幅。

在書的最後一段,Jennifer 那時候寫下:「對我們而言,這一年不太像是人生的頓號,反倒是正式提筆前的構思與草稿。接下來,我們知道自己一定會繼續寫出精采絕倫的篇章。那你呢?

現在看來,這不就是一個充滿創意自信的態度嗎?而這也不正是我們四個人現在的寫照嗎?每一個結束,其實都是一個新的開始。有趣的是,其實當時從社團畢業,決定成立感玩時,我們心中想像並不是如此豁達的歷程,而是一個決定自己人生的沈重決定。每個決定在抉擇的當下都很不容易,也會充滿著對於失敗或成功的擔憂,但事實證明,只要勇敢的踏出那一步,即使像現在一樣已經失敗解散,但還是會讓自己一輩子都不後悔,甚至慶幸自己當初勇敢地作了這個決定。

現在努力地在完成自己寫小說的夢想,老實說少了感玩女子(據說我們真的不能自稱感玩女孩了)的陪伴,也少了很多一直激勵自己的動力。很多時候會有點迷失、充滿著自我懷疑,就像少了啦啦隊一樣,得自己充當在旁叫喝鼓舞的群眾。但像是世新的這種講座,或是翻一翻自己在極熱血的時期寫下的文字,總是有無比巨大的動力。Michelle在書中的一段寫道:「要記得自己十六歲時的勇氣」,但我的十六歲實在沒有什麼勇氣,所以應該記得的是自己「二十二歲時的勇氣」。寫下這本書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藉由它,保存了我二十二歲時的勇氣,只要從書架上拿起來翻一翻,就不會忘記自己所具有的潛力。

在講座結束後,被熱情的施媽媽請吃飯,在飯桌上,施媽媽說:「快樂就是享受每一個當下,而不是一直想著要等到自己得到什麼之後就會比較快樂。」我完全舉雙手贊成。

剛進大學的時候,其實我心裡有一個對於快樂與成就的想像,那就是能被知名的雜誌專訪。原因很簡單,因為那些我們在雜誌上看到的名人,代表著一種我們想像中的快樂,代表著一個我們必須努力進入的成功世界。我們很幸運,從社團的時期開始,就有機會被寫進這些過去夢寐以求的雜誌裡。這不是炫耀,而是一種體悟:「被雜誌專訪,終於進入自己想像的那個成功世界中後,才發現其實它不具任何意義。自己不會因此變得更快樂,也不會因此代表著人生的成功。」在這些外在虛榮的東西之外,重要的還是自己每天的生活,甚至是每一秒鐘的生活。真正的快樂,是藏在這些與自己面對面的時刻之中的。而就像三個傻瓜裡頭講的:「追求卓越,成功自然會追上門來。」我們很幸運地被寫進雜誌的時刻,做的卻是完全不在乎成就,而只是一心想要把一件事做好的時刻。不管是否成功的時刻,卻被這個社會視為一種成功,有點諷刺,但也說明了專心致志地做好手邊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書裡與大家分享了李吉仁教授曾經說的一句話:「要找一個每天早上會讓你興奮地跳起來的工作。」這件事看起來很困難,其實做起來也很困難,但實際上困難的部份只在於你有沒有勇氣踏出自己的舒適圈,真正去做那件會讓你興奮的事。給自己一年、一個月、一個禮拜或是一天,不要考慮它會讓你的人生更成功或更失敗,做就對了,就做這麼一次,就勇敢地踏出那一步,在踏出那一步之後,一切都變得自然而然,一點都不困難了。

我想這本書讓我最驕傲的,是現在再讀,它仍然是我們希望所有高中生、大學生,甚至社會新鮮人都能知道的事,也是我們自己在每段人生旅程中,希望自己還記得的事。感謝世新給了我這個機會,再次回顧這份感動。

(照片版權歸黃稚晏所有)

[社企流] 社會創新的幕後推手:漣漪計畫

最近加入社企流的英文編譯團隊,社企流是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編輯團隊全由志工組成。任務在於分享社會企業領域的第一首資訊、在地化個案等等。

原文刊登於:社會創新的幕後推手:漣漪計畫

編譯:黃菁媺

編按:本文改寫自Ripple Effect: Access to Safe Drinking Water


世界上約有12億人無法取得乾淨的飲用水,雖然已有很多組織致力於水質淨化,但最大的挑戰還不止於此;由於淨化後的飲用水在運送途中往往又重新遭到污染,因此,將乾淨飲用水送到當地居民手中的過程需耗費極大的時間與精力。乾淨飲用水在運送上的複雜性,為有志者提供了無數的改進機會。

聰明人基金與知名設計顧問公司IDEO蓋茲基金會的資助下,一起著手解決飲用水的運送與儲藏問題。漣漪計畫(Ripple Effect Project)的使命,正是為世界上最窮困的國家、最被忽視的一群人,改善飲用水的問題。

圖片來源

漣漪計畫的運作模式很特別,不是這個計畫本身親自進行飲用水改善的工作,而是與當地已經在從事相關努力的組織與企業合作,派駐設計師教授他們設計思考的方法論,並且協助他們進一步改進現有的計畫模式。

透過聰明人基金的資源,第一波漣漪計畫在印度選出了五個合作組織(包括營利與非營利組織),遴選的標準為該組織的計畫點子、具備的能力,以及在當地經營的經驗。獲選的組織可獲得一萬五千美金的資金,在IDEO設計師的協助下,進行為期8週的先鋒計畫,目標為改善組織本身在飲用水運送上的流程與方法。

其中一個合作的組織Water and Sanitation for the Urban Poor (WSUP)在印度班家羅德地區致力提升飲用水運送的效率,他們希望創造出給當地婦女經營的小型飲水站商業模式。在印度偏遠地區,婦女只能就地取得飲用水,因為要到大型的飲用水分配站需要由腳踏車或是機車載運,但使用交通工具被歸為男性的權利。在漣漪計畫的協助下,WSUP開發出一種簡易的三輪推車,不只可以由當地的工匠製造、維修,也能適應當地狹窄顛簸的路面。這種三輪推車的設計可以裝載8個10公升的水桶,並能讓使用者帶回家後,拿家裡的空桶來交換。參與計畫的婦女也會接受經營教育訓練,包括運作的流程、定價的策略等等。

另一個合作的單位Naandi Foundation則是希望開發出更易於搬運的水桶,有別於一般可提式的四方塑膠桶,原因很簡單,當地居民習慣將水桶扛在肩上或頂在頭上搬運,已開發國家適用的「提拿式」水桶並不適用。他們在漣漪計畫的幫助下,設計出一種圓角的水桶,因而在使用者搬運時,能夠更貼合身體的線條。除此之外,這些水桶也被設計成能夠安裝輪子,讓小孩與老人在送水站的自動給水機裝了水之後,可以輕鬆地把水「推」回家,大大增加了取得飲用水的便利性。

漣漪計畫讓這些已經在從事相關努力的組織,得到進一步學習、改善,與成長的機會,也提供他們在現有的營運中,力求創新的契機。這些看來微小的創新,實際上卻大大地提高當地居民取得乾淨飲用水的效率與便利。

註:IDEO與蓋茲基金會合作開發了一套專門為社會企業與非營利組織使用的設計思考方法手冊,可在IDEO網站免費下載

資料來源

Ripple Effect: Access to Safe Drinking Water for Acumen Fund and 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延伸閱讀

為什麼設計思考能幫助社會創新?

IMG_0427

在進行本月社企流的編譯工作時,覺得是該花些篇幅解釋為什麼設計思考能夠幫助社會創新,畢竟社會創新不是說說就能達到,也正因它的困難性比純粹商業的創新要更高一層,任何有助益的方法都值得一學。

運用設計思考建立商業模式,並且持續成長經營的成功案例包括d.lightEmbrace等公司。這些公司的創辦人們不是企業經驗豐富的管理人、工程師,而是在史丹佛設計學院(Stanford d.school)修課的學生。在一堂「極端需求設計」(Design for Extreme Affordability)的課程中,學生們組成團隊,親身到開發中國家進行田野調查,並為當地的社會問題進行設計專案。例如d.light致力於改善無供電地區的照明問題,Embrace的目標則是解決偏遠地區早產兒夭折率破表的問題。這兩個案例除了同樣使用了設計思考方法的共同點外,也一樣都兼顧了開發中國家資源缺乏的需求,將現有的技術轉變成便宜、可負擔的產品,因而得到極大的成功。

設計思考在這兩個成功的案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

1. 從需求出發:找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無論是乾淨飲用水、貧窮,或是婦女就學就業等社會問題,牽涉的層面與問題的範疇往往巨大得令人望而生怯。在一個巨大的問題底下,總是能夠切割出最核心、最關鍵的癥結點,而找到問題的癥結點,用最精確的切入點去解決問題,就是設計思考能夠帶來的價值。

舉Embrace的案例來說,從解決偏遠地區早產兒夭折問題出發,在經過實際到當地進行田野調查後發現,缺少當地小型診所能夠負擔得起的保溫箱造成了這個問題,團隊回到加州後便開始著手設計「便宜的嬰兒保溫箱」。然而不久後團隊便發現了一個更關鍵的問題:無論他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設計出便宜又功能齊全的保溫箱。於是他們重新思考問題的關鍵,意識到這些早產兒夭折的原因,是由於當地交通不便,即使有車也無法進入該地區。早產兒出生後,必須靠步行數小時以上的方式送到備有保溫箱的醫院,許多早產兒就是在漫漫長路途中夭折。在一個能夠提供氧氣、保溫、營養等功能的保溫箱中,對早產兒而言最關鍵的保命功能是保溫,也就是如果得到適當的保溫,早產兒就能撐過出生後的幾個小時,順利抵達醫院。

有了這個發現,Embrace開始刪去所有次要的功能,設計出了一個像是小型嬰兒睡袋的保溫袋,並在背後加了一片可重複使用的保溫蠟,成功地把原本造價新台幣60萬的保溫箱改造成新台幣6000元的保溫袋,讓偏遠地區的社區也都有能力配備,大幅降低早產兒的死亡率。

在設計思考的方法中,對這種尋找需求、定義問題核心、重複測試修正的過程,都有很清楚的方法與指示,對於有心想要解決社會問題,卻無從下手的人來說,是很有效的幫助。

2. 兼顧社會價值與營利:創新不能只是空想

要達到真正的創新,需要兼顧三大元素:滿足人的需求、具有商業價值,以及技術可行性,這三者缺一不可。你可以從商業價值著手,先考慮市場性再想辦法讓技術跟上腳步,最後再試圖滿足人的需求;或是從一個新的技術出發,為它找到市場與需求。這兩個途徑都是現有的企業慣用的方式,有成功也有失敗,並沒有優劣可言。

設計思考提供的,是從「滿足需求」出發的第三條路。再設計思考的方法中,一切都是圍繞著「人到底需要什麼」進行,然後再加入市場價值與技術可行性的要素去反覆測試與修正。所以並不是使用設計思考就一定比傳統的方法好,或是鐵定成功,很多案例都是沒能通過市場與技術的考驗而失敗,但它的可貴之處,在於提供了有別傳統的另一個方法。社會創新與純粹商業創新不同,它的出發點也往往都是想要解決某一個社會問題,而不是商業或技術上的機會,這一點與設計思考的方法不謀而合。

所以在發想、設計一個社會創新的商業模式時,設計思考提供了一個很清楚的思考架構,讓你不一定要在熱血沸騰地計畫要解決某個社會問題的同時,得立刻坐在會議室裡被慘烈的財務分析澆冷水,也不一定得背上「夢想家」的重擔,(被稱為夢想家,正是因為你想做的事宛如夢一般不實際),苦苦撐著每年的赤字。成功的社會創新必須要能自給自足地延續下去,否則就是慈善事業了。

3. 從現在就開始做:由小而大的練習 

從兩年多前學了設計思考後,我最喜歡它的一點,就是你隨時都可以練習使用它,而這也是社會創新與動員的精神:任何有心的人,都能在此刻就開始行動。

在經營台大不一樣思考社(NTU d.thinking Club)的那段時間,開啟了一個半學期的專案計畫。每個小組要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針對台大學生所遇到的問題,用設計思考的方法來試圖解決。短短一個多月,有人針對餐廳座位不足的問題重新設計的用餐的椅子,有人針對課堂分組總是遇到不負責任組員的問題重新設計了線上互評分享系統。這些專案的成果或許都無法得到真正的實現,但卻都是很重要的練習與學習。與反覆創業、失敗、再創業的人一樣,每一次都是經驗的累積。最近也聽說在社團舉辦的工作坊中,一個小組針對「看電影時遇到的問題」,做出了一個能讓你用單手就能同時拿爆米花與可樂的裝置,無巧不巧,在大陸也有企業把類似的裝置發行量產。如果不試,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創新潛力。

特別是社會創新這種困難的挑戰,一次就成功的機率實在太低了,光在腦中想而不動手做,更是不可能成功。設計思考不只教給你方法,也教給你很重要的態度,而這種由小做起、反覆嘗試、不怕失敗的態度,是可以從反覆的練習中潛移默化的。從事社會創新時會遇到的挫折固然可以用理想支撐下去,但是從手邊遇到的小問題開始用設計思考練習解決,絕對可以鍛鍊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也能培養出創業家的態度與精神。

想知道更多設計思考的中文資訊,可以參考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網站,或到書店尋找相關書籍,又或者是拙著「史丹佛改造人生的創意課」。(忍不住要工商一下,但其實如果沒有再版的話我們是賺不到更多錢,純粹覺得很有用。)英文部分,在史丹佛 d.school網站裡有很多教材可以免費下載,可以多多使用。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