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設計思考能幫助社會創新?

IMG_0427

在進行本月社企流的編譯工作時,覺得是該花些篇幅解釋為什麼設計思考能夠幫助社會創新,畢竟社會創新不是說說就能達到,也正因它的困難性比純粹商業的創新要更高一層,任何有助益的方法都值得一學。

運用設計思考建立商業模式,並且持續成長經營的成功案例包括d.lightEmbrace等公司。這些公司的創辦人們不是企業經驗豐富的管理人、工程師,而是在史丹佛設計學院(Stanford d.school)修課的學生。在一堂「極端需求設計」(Design for Extreme Affordability)的課程中,學生們組成團隊,親身到開發中國家進行田野調查,並為當地的社會問題進行設計專案。例如d.light致力於改善無供電地區的照明問題,Embrace的目標則是解決偏遠地區早產兒夭折率破表的問題。這兩個案例除了同樣使用了設計思考方法的共同點外,也一樣都兼顧了開發中國家資源缺乏的需求,將現有的技術轉變成便宜、可負擔的產品,因而得到極大的成功。

設計思考在這兩個成功的案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為什麼?

1. 從需求出發:找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無論是乾淨飲用水、貧窮,或是婦女就學就業等社會問題,牽涉的層面與問題的範疇往往巨大得令人望而生怯。在一個巨大的問題底下,總是能夠切割出最核心、最關鍵的癥結點,而找到問題的癥結點,用最精確的切入點去解決問題,就是設計思考能夠帶來的價值。

舉Embrace的案例來說,從解決偏遠地區早產兒夭折問題出發,在經過實際到當地進行田野調查後發現,缺少當地小型診所能夠負擔得起的保溫箱造成了這個問題,團隊回到加州後便開始著手設計「便宜的嬰兒保溫箱」。然而不久後團隊便發現了一個更關鍵的問題:無論他們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設計出便宜又功能齊全的保溫箱。於是他們重新思考問題的關鍵,意識到這些早產兒夭折的原因,是由於當地交通不便,即使有車也無法進入該地區。早產兒出生後,必須靠步行數小時以上的方式送到備有保溫箱的醫院,許多早產兒就是在漫漫長路途中夭折。在一個能夠提供氧氣、保溫、營養等功能的保溫箱中,對早產兒而言最關鍵的保命功能是保溫,也就是如果得到適當的保溫,早產兒就能撐過出生後的幾個小時,順利抵達醫院。

有了這個發現,Embrace開始刪去所有次要的功能,設計出了一個像是小型嬰兒睡袋的保溫袋,並在背後加了一片可重複使用的保溫蠟,成功地把原本造價新台幣60萬的保溫箱改造成新台幣6000元的保溫袋,讓偏遠地區的社區也都有能力配備,大幅降低早產兒的死亡率。

在設計思考的方法中,對這種尋找需求、定義問題核心、重複測試修正的過程,都有很清楚的方法與指示,對於有心想要解決社會問題,卻無從下手的人來說,是很有效的幫助。

2. 兼顧社會價值與營利:創新不能只是空想

要達到真正的創新,需要兼顧三大元素:滿足人的需求、具有商業價值,以及技術可行性,這三者缺一不可。你可以從商業價值著手,先考慮市場性再想辦法讓技術跟上腳步,最後再試圖滿足人的需求;或是從一個新的技術出發,為它找到市場與需求。這兩個途徑都是現有的企業慣用的方式,有成功也有失敗,並沒有優劣可言。

設計思考提供的,是從「滿足需求」出發的第三條路。再設計思考的方法中,一切都是圍繞著「人到底需要什麼」進行,然後再加入市場價值與技術可行性的要素去反覆測試與修正。所以並不是使用設計思考就一定比傳統的方法好,或是鐵定成功,很多案例都是沒能通過市場與技術的考驗而失敗,但它的可貴之處,在於提供了有別傳統的另一個方法。社會創新與純粹商業創新不同,它的出發點也往往都是想要解決某一個社會問題,而不是商業或技術上的機會,這一點與設計思考的方法不謀而合。

所以在發想、設計一個社會創新的商業模式時,設計思考提供了一個很清楚的思考架構,讓你不一定要在熱血沸騰地計畫要解決某個社會問題的同時,得立刻坐在會議室裡被慘烈的財務分析澆冷水,也不一定得背上「夢想家」的重擔,(被稱為夢想家,正是因為你想做的事宛如夢一般不實際),苦苦撐著每年的赤字。成功的社會創新必須要能自給自足地延續下去,否則就是慈善事業了。

3. 從現在就開始做:由小而大的練習 

從兩年多前學了設計思考後,我最喜歡它的一點,就是你隨時都可以練習使用它,而這也是社會創新與動員的精神:任何有心的人,都能在此刻就開始行動。

在經營台大不一樣思考社(NTU d.thinking Club)的那段時間,開啟了一個半學期的專案計畫。每個小組要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針對台大學生所遇到的問題,用設計思考的方法來試圖解決。短短一個多月,有人針對餐廳座位不足的問題重新設計的用餐的椅子,有人針對課堂分組總是遇到不負責任組員的問題重新設計了線上互評分享系統。這些專案的成果或許都無法得到真正的實現,但卻都是很重要的練習與學習。與反覆創業、失敗、再創業的人一樣,每一次都是經驗的累積。最近也聽說在社團舉辦的工作坊中,一個小組針對「看電影時遇到的問題」,做出了一個能讓你用單手就能同時拿爆米花與可樂的裝置,無巧不巧,在大陸也有企業把類似的裝置發行量產。如果不試,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創新潛力。

特別是社會創新這種困難的挑戰,一次就成功的機率實在太低了,光在腦中想而不動手做,更是不可能成功。設計思考不只教給你方法,也教給你很重要的態度,而這種由小做起、反覆嘗試、不怕失敗的態度,是可以從反覆的練習中潛移默化的。從事社會創新時會遇到的挫折固然可以用理想支撐下去,但是從手邊遇到的小問題開始用設計思考練習解決,絕對可以鍛鍊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也能培養出創業家的態度與精神。

想知道更多設計思考的中文資訊,可以參考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網站,或到書店尋找相關書籍,又或者是拙著「史丹佛改造人生的創意課」。(忍不住要工商一下,但其實如果沒有再版的話我們是賺不到更多錢,純粹覺得很有用。)英文部分,在史丹佛 d.school網站裡有很多教材可以免費下載,可以多多使用。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書一出,我就後悔了!

若要說這本辛辛苦苦籌備、撰寫、修改了一年多才終於出版的「史丹佛改造人生的創意課」,在出版的當下給我的立即感受是什麼,「後悔」,可能是最恰當的字。

後悔的是在初稿完成到出版的這將近半年裡,看了不少書、經歷了不少轉變,不敢說自己著實「成長」了,但肯定是與寫作時的自己有著全然不同的想法。前一陣子老哥塞給了我一本書「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建議當時寫了幾篇關於創意文章的我讀一讀,他說:「基本上,這本書講的創意,跟你們寫的完全相反!」

的確,設計思考流程中的「創意發想」這一塊,確實只不過就是運用了廣告大師Alex Faickney Osborn在1953年出版的著作「Applied Imagination」中所提的,所謂「腦力激盪法Brainstorming」。這個方法很簡單,本質上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不要批判」。他假設所有創新的想法都是脆弱的,如果感受到一絲威脅、一絲恐懼,創新的想法就會縮回龜殼中。所以為了要讓脆弱、害羞、膽小的想法得到釋放,必須要有一個安全、正向的環境,去保護這些點子。

將近60年前提出的腦力激盪法,至今還是廣受產學界歡迎,也正是因為這種受歡迎的程度,引發了學界的好奇:「腦力激盪,真的有用嗎?」

去問每一個參與過不一樣思考社創意發想課(別人教的腦力激盪我可無法做保證),得到的回應一定都是:「有用啊!沒有批判的環境,讓我感到無比自由、充滿活力!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有創意!」

這種對於自己在腦力激盪的過程中,產生「天啊!我怎麼這麼有創意!」的感覺,在「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或是「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中都有提到,根據一些心理學實驗與神經科學的測量,其實只是一種「錯覺」。我們的心智因為這個安全的環境而感到放鬆,放鬆則帶來愉悅的感覺,這種愉悅感是否等同於「創意」,在實驗的結果上並沒有得到證實。

相反的,在對照用「腦力激盪」與「辯論」兩種討論方式在創新力、實踐力上的成效時,辯論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有興趣知道詳細內容的人,可以去找上面提到的這兩本書來看)。原因很簡單,腦力激盪雖然創造出了一個「大家好像都很有創意」的感覺,但是這種創意是表面的創意、是不夠成熟的創意。經過辯論的創意,雖然在過程中令人感到壓力、不適、挫折,但是人腦的神奇之處就在於,「限制」、「碰壁」、「挫折」才能夠激發出最具原創性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無論是中國詩詞、英文詩詞,都充滿著惱人的韻腳、音律、形式、規則,因為只有在充滿限制的情況下,你才會literally「絞盡腦汁」,創造出驚人的結果!(有興趣者可參考Imagine一書的第一章)

所以我們在書裡面寫的那些東西,是錯的嗎?我現在所說的這些,是自打嘴巴嗎?

前一陣子與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的朋友討論設計思考,聊到現在在社團內許多關於設計思考缺點的討論,最後總是停在「我同意」設計思考的確有這個缺點。如果「同意」只是逃避進一步討論(而且可能會是一種很痛苦的討論)的藉口,那這種「同意」本質上就是讓人可以躲在舒適圈、自己講自己爽的幫凶。

我同意,腦力激盪出來的點子,大部分都沒什麼實踐的價值;但我也同意,這些沒什麼實踐價值的點子,常會觸發有實踐價值的點子,即使只有一個。我同意,這種開心、安全的氛圍是種錯覺;但我也同意,對於還沒有足夠「創意自信」的人來說,這種氛圍不是錯覺,而是表演的舞台。

無論是腦力激盪或是辯論,成功的關鍵,並不在於形式,而是在於主持這個討論的人,以及參與這場討論的人,是否具備足夠的能力,能夠善用形式的優缺點,把討論的效能發揮到最大。一個真正能夠駕馭腦力激盪的人,可以利用這個安全的環境鼓勵未被聽到的聲音,也能夠適時地切換進辯論的思維,讓點子得到碰壁、挫折,而進一步突破的機會。一個能夠駕馭辯論的人,可以將真理越辯越明,卻不導致人們因為害怕而畫地自限。無論是哪種形式,唯有持續實踐、持續吸收新知,才能累積更強的能力,駕馭形式本身所帶來的限制。

套用一個後現代的思維,沒有什麼東西是具有普遍性的優勢地位的,一切都要回歸到當下所遇到的問題、組成的團隊、欲達成的目標才能做出價值的判斷。就像金庸筆下的各個門派一樣,門派之間沒有高下之別,只有個人功力深淺之別。少林派有無敵的高僧,也有膿包小沙彌;華山論劍勉強比出了個高下,但最強的「中神通」卻徹頭徹尾只是個死人的形象,反倒是其餘四個人比來比去總是分不出勝負。這就跟到底腦力激盪比較好、還是辯論比較好的討論一樣,如果你真的強到一個境界,無論是哪個門派都不是重點了。

如果再晚半年完成初稿,我想以上的這段話就會被寫進書裡了吧。而這只是我眾多的後悔中的一小項而已。

當時在選每個章節前要放的「名人語錄」時,在速做與測試的部份,放了Linkin創辦人Reid Hoffman的一句話「如果你不因為第一版產品而感到丟臉的話,代表你太晚推出了!If you are not embarrassed by the first version of your product, you’ve launched too late.」很顯然,在一出版就立刻感到後悔的情緒,就如同對自己的第一版產品感到丟臉一樣,雖然感到丟臉、希望自己能夠修改掉不滿意的部份,甚至希望大家不會因為這個產品的瑕疵,而覺得我不夠格說些什麼,但這也是好事一件,代表著我們持續有改進的空間,代表著這本書不是現在的我們,而是過去的我們。

如果想要讓一切完美,那如果就真的只能是如果了。

別把夢想當藉口

前天在聯合報上看到王文華先生的「失業與創業」一文,對於裡頭對於年輕人「失業」的論述產生了些許質疑。裡頭有一段文字說「最可怕的失業,是只把工作當做賺錢的手段,從未思考什麼是讓自己發揮所長、貢獻社會的『志業』」,我不禁害怕,在倡導年輕人勇敢做夢的同時,是否也助長了眼高手低的心理狀態。

身為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的創社幹部與前任社長,過去我得到了一些機會與學弟妹們進行對話,無論是在社課、沙龍討論會,或是我自己與幾位朋友撰寫的設計思考相關文章時,也都一再地利用這些機會,讓學弟妹們去思考自己的夢想是什麼?除了很會考試而考上台大之外,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簡單來說,我和王文華先生一樣,都相信敢做夢才能創造、做出改變。

然而王文華先生的這段文字讓我驚覺,所謂的眼高手低,或是唉聲嘆氣地做著自己的工作,整天只抱怨老闆多笨、薪水多低、工時多長,是否也是「夢想」的副作用?

我和幾個親近的好朋友,最近也都在尋找那個能夠讓我們「拚死也微笑」的「志業」。但是要找到「志業」何其困難?根據美國史丹佛大學著名的學者,也是暢銷作家Tina Seelig的說法,所謂的「志業」,是「熱情」、「市場」,與「能力」這三個元素的交集。簡單來說,只是自己喜歡,而沒有人願意付錢,或是自己也沒有能力做到,那就只能當嗜好了(就像我喜歡拉小提琴,但拉的不夠好,所以即使在地下道表演也賺不到幾塊同情錢)。鼓勵大家勇敢追夢、不要輕易與現實妥協,為了是要讓大家不要以為自己只有「市場」與「能力」交集的選項(就像我學行銷,所以就理所當然去外商民生用品公司的行銷部門工作),不要自我設限,勇敢地去找到三個元素交集的「志業」。

我相信王文華先生在這篇文章中想要觸發的,是讓大家踏出第一步,也就是去「思考」你的志業是什麼。

但是最直接的問題就是:如果我找不到那怎麼辦?我要找到什麼時候?

我想,這就是一個「夢想危機」的開始。

對於經濟狀況不允許的人,得到一份能夠至少養活自己,甚至養活家人的工作實際上比「夢想」還要重要;對於經濟狀況允許的人,有些出國讀書以轉換跑道,有些乾脆自己創業,給自己一份「志業」。以上所說的這些都沒有對錯可言,也沒有價值的高低區分。為了溫飽而屈就一份不是志業的工作不是罪,因為有資源而出國唸書尋找夢想也不是罪,只要,你不是把「夢想」拿來當做逃避的藉口:覺得自己不可能在糊口的工作中找到夢想,或者覺得自己非得找到夢想才做不可而什麼事也沒做。

嚴長壽從快遞小弟做起,我想這不是他的志業,但三十年後的他做的事卻正是他的志業;戴勝益在家族企業裡當少爺了十幾年後,毅然決然出來自己創業,做的也是他的志業。

這些成功人士的故事,常常會創造一種「一蹴可幾」的幻覺。三十年對他們來說好像一眨眼就過去了,我們看不到他們在自己第一份工作中遇到的鳥事,也看不到他們的主管有多腦殘,只看到他們總之就是成功了。雖然我還沒資格講「成功」,但我相信「成功」背後還是得忍受第一份工作的鳥事、低薪、高工時。該忍多久我不知道,但「忍受」並不代表著自己與夢想妥協,也不代表著自己是低薪資水平的共犯。

如果你和我一樣,對於自己的「志業」還是不清不楚,我只能說:「我們也才二十出頭,這不算不正常吧!」志業是需要不斷嘗試、失敗、修正,然後再繼續嘗試、修正才能找到的,只有少數的人能早早就很清楚自己的志業是什麼。如果拿「我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來當做藉口,而不去找份正當的工作養活自己,那恐怕才是對於社會最大的浪費。

(圖片來源:jbelluch via Flickr)

從創辦人到餐廳小妹

昨天幫好朋友經營的Turning Points寫了一篇文章,是關於我想與大家分享的轉捩點。其實轉捩點真是太多了,光是在不一樣思考社裡就一堆,在感玩裡又有一堆。未來如果有機會,再慢慢跟大家分享吧。

前些日子結束了每天都圍繞著設計思考的生活,也結束了為期一年的創業之路。從名片上頭大喇喇地印著「創辦人」,到現在向每個來到店裡用餐的客人自我介紹說「您好,我是您今天的服務生,我是Mei。」如果這還不叫「turning point」的話,那我可就真的不知道什麼還算數了。

當一個小小的服務生已經快三個月了,逐漸與同事們混熟之後,也終於開始擺脫圍繞在「你是台大的喔,那為什麼要來這邊工作」的話題,不過每每遇到大學的朋友,大家還是不免俗地旁敲側擊一番之後,然後終於忍不住憋在胸口的那一句「你為什麼要去那裡工作」?

我想大家都這麼想知道原因,顯示著這件事情有多麼不符合大家心中的期待。舉例來說,如果你身邊有人進了Google、Yahoo,你絕對不會問「你為什麼要去那裡工作」。老實說,正式因為身邊每個人心中都有這個疑惑,連我自己都有著這個疑惑,就更是讓我對這份工作充滿動力,我想要知道「why not」?

脫離軌道之後反而得到自由

前一陣子與當時工作的夥伴一起寫書時,重新檢視了關於了解自己、做夢與逐夢等等的成長與轉折,很多時候雖然覺得自己體會了很多,但真正身體力行的卻不是這麼回事。「不要害怕失敗」說起來很容易,我們也的確在很多小事情上憑著一股「不能害怕失敗」的勇氣去完成了,但是一旦事情牽扯到人生規劃,什麼「不要害怕失敗」又全都拋到腦後了,於是又回到了那個仔細規劃著未來一年、五年、十年職涯與進修計畫的舊我。

如果說我大學四年裡學到的是如何活出一張漂亮的履歷,那大學後的這兩年,我想學的就是怎麼樣不被任何履歷定義我自己。簡而言之,我就不信履歷上面有著一條「餐廳服務生」,或是有著一項「畢業於臺灣大學」,就代表著絕對的加分或扣分。

還記得應該是在大二的時候,首次聽到同儕之間流傳著的關於國企系畢業的學長姊如何規劃自己的職涯等等的事情。無論是走投資銀行、證券商、顧問、行銷,基本的框架就是「畢業之後先進外商做一到兩年,然後跳槽到另一間公司當小主管,然後再跳槽到另一間公司…」我從來不知道是否真有其「框架」,也從來不知道有哪個特定的學長姊真的如此,但居然就這麼把它記在心上,而在去年決定要放手創業時,心中的掙扎居然就是這個我從來不知對錯的「框架」。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離譜,但沒有離開這個從來沒被質疑過的軌道,我恐怕也看不清自己腳下走的到底是條什麼路。

讀書的時候總覺得自己喜歡行銷,所以畢了業當然就是去做行銷。直到脫離了軌道之後,才正視我的選擇遠多於「行銷」這件事。大學本該讓我們拓展視野,讀到最後卻又再度畫地自限。理所當然地選擇「外商」,這跟我們高中時蠢蠢地覺得「台大」理所當然有什麼分別?

換個角度,看到不一樣的人情冷暖

結束短短的創業之旅時,我心裡由衷地感到開心的,其實是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圈子。我終於可以不用再兢兢業業地維持什麼關係,也終於可以把過去所有的恩怨糾葛給拋在腦後。終於,不用再把自己牽扯進什麼利害,也不用再和那些只因為你所擁有的資源而接近你的人欲擒故縱。

當創辦人的時候每天email回不完,一變成餐廳小妹之後一整個月都只有廣告信,這說明了自己的價值還是不夠踏實,只靠虛名撐起來的東西,容易取得,也容易失去。

老實地回答那個「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工作」的問題,理由之一就是想要讓自己重新感到踏實。我從來沒想過,現在每天好好地完成每一次服務,帶給每個客人愉快的用餐經驗,能為我帶來如此強烈的滿足感與平靜。這種平靜並沒有取代我那個想要改變世界的野心,而是帶來了一種穩定的力量,讓我無時無刻都有種「吸取能量、蓄勢待發」的感覺,也讓我更加期待自己未來會往何處發射。

很幸運的是我誤打誤撞地來到現在工作的餐廳,同事們與我所厭煩的那些人截然不同,沒有人汲汲營營,沒有人勾心鬥角,每次都在互相幫忙的情況下,一起完成讓客人舒適、開心的服務。你把事情做好,不是因為怕把自己的品牌打壞,也不是因為怕被其他人說閒話,純粹只是你想把事情做好,而除了你之外的每個人也都只想把事情做好。我不知道究竟是否有人是天生就享受勾心鬥角,但至少對我而言,這種單純的人際關係讓我省下的精力,比大睡一整天還要多。

快不快樂全是你的態度決定的

想當初我在短短兩週內,從決定要到餐廳工作、投履歷、面試,到正式被錄取,當時家中辛苦拉拔我上台大的父母,言談中隱隱透露出「如果真的缺錢的話,爸媽還是可以養你」的意圖。我想我們都是幸福的一群,我們從來沒有被迫像我現在很多同事一樣,為了幫家裡省錢兼早點開始賺錢,選擇五專的雙軌健教計畫,一邊在店裡「實習」賺錢,一邊讀書。甚至必須兼兩份工作,因為每個月得給家裡一萬元,還得存錢繳學費。

我們都太幸福了,導致於別人可能視為求之不得的機會,在我們眼中卻成了一種「好累、好辛苦」的工作。那個當了我一輩子金主的爸爸,三十年前也是白天在工廠工作、晚上進教室打瞌睡的健教生。

「眼高手低」這四個字用得太過浮濫,它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恐怕也沒人說的清。最近下午休息的時間,翻著店裡的報紙,關於失業率、景氣,以及大學畢業生因為22K而多慘多慘的新聞佔盡了版面。但有趣的是,集團內最近即將開幕的日式料理店,居然都已經開幕在即了,卻還招不滿內場的廚師與外場的服務生。一堆人失業,但也有一堆人找不到員工。所謂的眼高手低,或許就存在於這個差距之中吧。明明這份工作能夠得到的薪水遠超過22K,但卻還是有很多人寧願待在家中抱怨22K對自己造成的傷害、抱怨時不我予,而不願意穩穩地賺錢養活自己。就像前一陣子澳洲打工旅遊的「台勞」事件一樣,莫名其妙吵翻天,但清大的學生去屠宰場又如何,至少他是正正當當地賺錢,而不是只會出一張嘴怨嘆工作太辛苦的草莓。

人生的選擇本來就沒有對錯,小S嫁入豪門住帝寶很幸福,不代表妳也嫁入豪門住帝寶就能一樣幸福;別人進外商、上哈佛、當CEO很幸福,不代表你做一模一樣的規劃就能保證幸福。人生只有一次,重要的是每一步都別浪費,用力地活在當下,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圖片來源:riekhavoc (caught up?) via Flickr)

Pinterest上癮症:pin出自己的品味

Pinterest在這幾天放假的輕鬆日子裡,變成了我的癮頭,昨天甚至在玩了一個半小時之後,必須用「好了,不准玩了」的自言自語逼自己關掉視窗。是時候該來分析一下到底為什麼我會如此上癮,也順便看看Pinterest到底有什麼魔力。

關於Pinterest的報導台灣也已經有不少,像是TechOrangeInside等都已經有滿多文章幫企業分析如何好好運用Pinterest,Inside昨天也發出「Pinterest躍居最受歡迎社群網站第三名」的快訊,僅次於Facebook和Twitter!才營運一年多就可以達到這個境界,而且據這篇報導指出,Pinterest只有16名員工,想想真是不可思議。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這麼容易就上了癮,算是有點安慰作用。

Pin上你的興趣

Pinterest的社群效果,應該是用「品味」與「興趣」來做區隔,如果喜歡的東西不同,你也不一定要follow朋友的pins,而是去找一些能夠引起你共鳴的同道中人。對於設計師、攝影師,或是從事藝術創作、時尚等與「美感」相關工作的人來,是個很好的分享平台,也可以讓你的粉絲很容易地變成幫你宣傳理念的媒介。每個人都repin個幾次,你的作品也很容易會被重要的人看見,而當越來越多創作者聚集在Pinterest,也就讓這個平台變得越來越豐富,也會吸引一般大眾上去尋找新鮮貨。

對我來說,因為我不是個創作者,所以在Pinterest得到的東西主要不是理念獲得散播這一點,而是得到了一個打開眼界的資源庫

持續開發自己的Pin領域

剛加入Pinterest的時候,只覺得版面上都是各種設計小物,有鞋子、衣服,還有一大堆街拍潮男潮女照,這當然跟你最初選的興趣範圍有關,但這實在不是我在乎的東西,所以也不會想要repin任何東西。幾天前在公車上跟朋友聊到久遠以前我曾經很想當室內設計師這件事,回房間之後就隨便在Pinterest上搜尋了interior design,結果讓我為之驚艷!各式各樣的設計師作品浮現眼前,看到有興趣的作品,有些在內容敘述終究已經有講設計師是誰,沒有的話循著repin的軌跡追溯回去,幾乎都可以找到設計師本人的網站

單拿找室內設計風格這件事來說,用Pinterest當做媒介來尋找,比你在Google上面用盡各種關鍵字搜尋還要快的太多太多了。很多女生把Pinterest拿來當做婚紗、婚禮佈置的剪貼簿,聽起來很粉紅泡泡,但不難否認他的確有這樣一個厲害的市場存在。當你循著pin找到設計師的網站的時候,又會忍不住認真地瀏覽他的網站,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會讓你想要pin到自己的board上面。這樣無限循環之下,就導致了一開始瀏覽就會玩個一兩個小時的結果。

自己爽就好

不像Facebook的上癮方式極度需要朋友們不斷的回應,在Pinterest上面當然如果有人願意repin你的東西,會讓人開心一下,然後更認真地去找好東西來與大家分享,但我覺得如果沒有人repin你的東西,其實也有一種「自己爽就好」的感覺。

當你的pin越來越多,整個版面就越來越豐富,對於有奇怪蒐集癖,或者像我這種容易被累積些什麼制約的人來說,就會有種要挑戰自我的衝動,定時上來看一下有沒有新東西可以repin,或者是會想定時瀏覽一下過去找到的設計師網站,尋找下一個pin的目標。整個過程其實滿適合想要塑造自己成某個品味的人使用,這也是為什麼在一開始看到Pinterest的時候,第一直覺是「假文青一定很愛」。說人家是假文青好像有點自以為是,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假文青,只是看你展現的方式是什麼,以及展現的領域在哪裡而已。

總而言之,Pinterest真的滿好玩的,不過我懷疑這是因為這幾天放假比較輕鬆自在,因此有閑情逸致在那裏pin來pin去。工作一忙恐怕就沒有那麼多時間閒逛,如果工作忙的時候,Pinterest也能發揮跟Facebook一樣的黏著效果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強翻天了。下週開始忙寫書與期中考的過程中來觀察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