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讀什麼系?選擇商/管理學院前你該問自己的幾個問題

500713689_829219dd93_o

又到了指考苦苦等待成績,焦慮地思考自己該選什麼系的時候了。此時此刻,市面上各雜誌應該都已經發送出各式各樣的選系指南,我想除了了解各科系到底在教什麼之外,畢業生們也該問自己幾個問題,以及了解各科系的迷思再決定該往哪裡去。

你應該知道的商/管學院

商/管學院最吸引人的,就是畢業之後很好找工作。不管是哪個領域,一定都有財務、會計、行銷、流程管理、人力資源…等職位,這種找工作的便利性,也讓商/管學院莫名其妙成為每年的前幾志願。但是,在父母、師長,或是你自己說服你填商/管學院之前,你應該知道幾件事:

1. 排在前幾志願,不代表商/管學院最有挑戰性

老實說,大學裡頭最難讀的,並不是商/管學院。這不是說商/管學院沒人才,或者是你隨便讀讀就能成為這裡的頂尖人物。要成為商/管學院人才,是需要極為靈活的腦袋,與超乎常人的努力。只是在這裡,其實隨便讀讀也能存活下來,但這並不代表你能說自己完成了商/管學院的訓練。很多人因為這裡好生存,所以讀完之後也只淪為中庸之輩,或許畢業後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但絕對不是一份在這個領域值得驕傲的工作。

2. 因為選擇多,所以會讓人更加迷惑

商/管學院是數一數二會讓人越讀對未來越迷惑的科系,因為你必須面對的,不再是未來少數幾個選項,而是關於產業、公司、職位等無數的選項。好處是未來找工作時的選擇多,但選擇多不代表你適合或能勝任所有的選擇,畢竟選擇再多,你能做的也只有一個。如果沒有心理準備要面對這些令人迷惑的選擇,商/管學院可能就不適合你。

3. 這一行,只靠專業是不夠的

你可能會覺得,商/管學院的專業就是財務、會計、管理、行銷,的確能在這些領域真的融會貫通且懂得運用的人是難得的人才,但想要在商場上成功,或是在這個領域如魚得水,需要的絕對不只是專業。讀商/管學院就像是出社會的前哨站,在這裡你會發現,自信、野心、人脈、EQ與專業都兼具的人,才能怡然自得地在這個領域繼續發展。這裡絕對不適合內向害羞的人。所謂不適合,不是指內向害羞的人沒有資格讀商/管學院,而是你在這裡可能會覺得有點痛苦,而且可能會被那些很積極、很有野心的人搞的壓力很大。

所以在決定選擇商/管學院以前,你該問自己幾個問題:

1. 我喜歡數字嗎?

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高中數學學的有點零零落落,但因為還算過得去,而且用其他科目的成績抵過,還是能上商/管學院。雖然在這裡,數字不是絕對,但是如果你很喜歡搞數字,那你真的會比對數字沒興趣、沒感覺的人更適合讀商/管學院一點。無論是在解策略個案,或是在做行銷的策略,對於數字的敏感度都是很重要的,畢竟這些策略背後的基礎,是財務、會計、統計、經濟。

2. 我是一個積極的人嗎?

在商/管學院要過的開心,並且享受自己所學的東西,很重要的是個性要與這裡相符。商/管學院的源頭是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的本質之一就是競爭。在商/管學院,你無時無刻都在與別人競爭,而且不只是成績上,在找實習、辦活動等方面都是競爭。商/管學院最好玩的課通常是要團隊解個案、做專案的課,在這些課裡頭,各隊之間更是競爭得誇張。更別說四年下來,有多少商業競賽可以參加。如果你是個愛競爭、積極的人,那商/管學院可能會讓你體驗到競爭的暢快,但如果你不是這樣的人,當然可以選擇不要去做這些高競爭性的比賽,但也會錯失商/管學院最有意思的部份。

3.  我喜歡一個人完成工作,還是團隊合作?

在商/管學院,團隊合作與個人作業的比例大概是6:4,甚至7:3(如果你把相關的商業競賽也算進去的話)。在這裡,懂得如何團隊合作的人絕對才是大家要的人才。只要在大一上學期有一堂課是需要分組作業的,大一下學期大家就會多少知道誰是選組員時的「地雷」,誰是你會想爭取的組員。這是一個十分殘酷也十分現實的現象。有些時候總會不信邪,硬是選了略有耳聞是地雷的人加入自己的組,最後總會發現他果然是地雷。當然這些地雷畢業後大多還是能夠找到工作,有時候甚至找到了令人羨慕的工作,但在大學留下不好的名聲還是可以避免就避免。團隊合作除了專業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應該是工作的態度。不要找藉口遲交進度、不要找藉口遲到、不要沒有準備就來開會、不要只想當撿現成的人,更重要的事,不要總是自我中心。如果你沒有心理準備,或是沒有膽量與肩膀去承擔每次分組作業中,最困難、最花時間、最無聊的那份工作,而且沒有不睡覺也要把它做出來的決心,那可能還是選擇一些大多是自己狂讀書就能應付的科系會比較適合你。

4. 我準備好迎接每週工時80小時的工作了嗎?

不是所有商/管學院畢業後都是這種每週工時80小時工作,但是在你讀商/管學院時,大家都在搶的工作,就是這種工作。麥肯錫、BCG等商業顧問公司,眾多投資銀行,券商… 為什麼?因為這些工作的薪水,即使只是剛進公司,還是超~~~~高。每個月60K、100K的比比皆是。為什麼這些工作薪水這麼高?因為能夠適應且在該領域如魚得水的人實在太稀少了,這些工作不是你強迫自己去適應就能適應的,如果你不是個工作狂(簡言之,瘋狂工作而且很樂在其中),那即使擠進這擅窄門也很難開心地存活。所以,如果你是個工作狂,那這些工作絕對很有挑戰性也很適合你。

講了這麼多,其實也只是我個人的意見,也不求有什麼影響力。我自己的個性應該是50%適合商管學院吧,讀的時候有正面的刺激快感,也有負面的壓力。我自己覺得商管學院最大的缺點,就是它很表面、很工具性,這同時也是大家認為的優點,因為很工具性代表著你出了學校之後工作很好找,但對我來說這些不是我想在大學學的東西。其實跟我一樣因為分數而填了商管學院科系也沒什麼不好,只是要懂得心裡的調適,以及積極一點去其他科系尋找你覺得所缺少的東西。除此之外,商/管學院的學生因為課業壓力沒有醫、工、理等學院的學生重,所以會玩很多活動,也玩的很瘋,這倒也是讀商/管學院有趣的地方。

Right-eye via Flickr)

Advertisements

給設計思考教練的設計思考

相片 13-6-29 15 47 48

這次「不一樣老人與你工作坊」的重頭戲,就是這些已經從社團畢業的設計思考家們,經過討論共同找出的教學精隨,我想是值得用一篇文章來好好回顧一下,順便也當做是我自己的學習筆記。

Empathy(講者:劉建成)

在此次的empathy中,讓我自己受教最多的這一句話:

 「你問的問題,究竟是幫助你更靠近受訪者,還是更靠近自己?」

撇去在教材中教給初學者的訪談技巧,作為一個教練除了要更加力行這些技巧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超越這些表面技巧,去檢視你所問的問題。所謂不要引導受訪者、不要問封閉式的問題、不要怕尷尬,都只是第一層的訪問技巧,的確它們都能幫助你與受訪者有良好的互動,但在技巧之外,在empathy的階段,最核心的還是要「更靠近使用者」。簡單來說,empathy不是要驗證你對於一個問題的假設答案,而是要去尋找受訪者心中的答案。建立在這個核心之上的技巧,也因此不會是絕對得嚴格遵守,而是要回到它是否能幫助你「更靠近使用者」。

但這些技巧也不是完全沒有用處,我發現在練習設計思考的初期、中期,的確可以用「嚴格遵循這些技巧」的方式訓練自己,因為這些技巧與我們平常在聊天、訪談時習慣的模式很不同,強迫自己使用它們會增強自己在問問題時的思考能力。當你強迫自己在想要問「那你喜歡吃拉麵嗎?」的時候,非得要改成問「拉麵對你而言是種什麼樣的食物呢?」,很困難,但也因此能夠逐漸找到不同的問法,來讓不同的受訪者自在地說出自己的故事。

Define(講者:邱宥琳)

Define是教練們在工作坊時需要花費最多心思的,也是零零碎碎的步驟最多的部份。但這些步驟之外,更重要的是掌握每個步驟想要達到的目標。經過我們自己的統整,可以簡單地分成:定義、篩選、重組、挖深這四個目標,到底哪個步驟是為了達到哪個目標,就由大家自己去思考了。

另一個重點,是教練的角色在define階段,絕對不是「引導學員找出一個很棒的insight」,而是「facilitate」。所謂「facilitate」是指幫助學員去達到每個步驟的目標,例如在需要定義的時候,幫助他們去思考怎麼定義;在篩選的時候,幫助他們去思考怎麼篩選…而不是引導他們去想出你心中的答案。所以在這個步驟,教練自己要很有意識地知道自己在扮演的角色是什麼,而不要忍不住想要操控你的學員。

Ideate(講者:李亭儀)

Ideate算是教練們最好上手的步驟,只要掌握幾個很基本的態度,就能夠讓學員很開心、很熱烈地執行。但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正是因為它很好上手,所以也很容易自滿,而忘記了還有很多技巧是自己不知道或是沒有注意到的,也因此會無法進一步提昇。這個危險存在於當你要帶的學員不同時,你可能就會黔驢技窮。舉例來說,如果學員是設計師,或者是做廣告出身的,那你所帶的brainstorm能比他們還要好嗎?如果沒有提昇自己,恐怕連與他們對話的空間都沒有。

要有一個最能幫助ideate進行的氣氛與環境,需要很多小細節組成。從房間的配置、顏色、物品、氣味、聲音、大小、光線,到教練說話的語調、站的位置、表情、姿勢等等,有太多細節要照顧到。如果只是很表面地複製這些細節,而沒有去了解背後的原因,很容易就會流於形式,甚至忘了去做,而無法發揮應有的功效。簡單來說,雖然ideate很簡單就能帶得不錯,但如果有效地運用這些細節,會發現你還能帶得更好。

正因為ideate很容易上手,所以網路上有非常多的資源可以使用,廣泛地讀過這些東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能夠更深地理解ideate的精神,另一方面也能累積自己的「工具箱」,在需要的時候就能拿出來用。讀資料是一回事,最好的學習方法還是跟夥伴們一起實驗。看到一個新方法,就用五分鐘來練習一下,然後一起討論這個方法的優缺點。這種學習方法絕對是百益而無一害。

Prototype/Test(講者:林敬沂)

Prototype as you are right; Test as you are wrong.」是讓我又看到新面向的一句話。這是prototype與test的核心精神,除此之外,所謂「做不出想測的東西」、「到底該不該想的更清楚之後再動手」都只是抗拒舊有惡習的陣痛而已。

Prototype無論是在工作坊的紙板、垃圾層級,或是3D模型層級,都只為了一件事:「把自己對解決方法的假設做出來」。有了這份了解,在工作坊時,教練的態度應該是幫助學員去思考,在現有的材料下,到底真正需要做出來測試的核心是什麼?一個老人巴士的想法,重點真的是做出一台巴士嗎?一個幫助你約會時不緊張的小精靈,重點是做出一個小精靈嗎?Prototype的材料不精緻,不是一個缺點,而是一種挑戰與限制。他逼迫你去思考究竟一個產品、服務要能運作,最最最關鍵的變因是什麼,然後用最最最精簡的方式表現出來。或許大家三不五時就要回顧一下IDEO這個經典的prototype,才能時時提醒自己沒有什麼東西,是用簡單的材料做不出來的。

Test則是要假設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錯的,然後把全部的重心都放在去了解測試者對這個產品/服務的看法。教練們要做的,是提醒學員不要推銷,不要太愛自己的prototype,去別組幫忙測試的時候,也要永遠記得問三個最重要的問題:「Need statement是什麼?」、「如何得到這個Need statement?」、「這個prototype與need statement的連結是?」問這三個問題,除了是要讓學員在經歷了開心的ideate與混亂的prototype之後,還能靜下心來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也是要讓學員意識到,這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做,而是為了使用者而做。當然,同時也讓自己做為一個幫忙測試的教練,不會以自己為中心地給意見,而是要去想像學員所描述的使用者會有什麼反應。

Debrief

補充說明我個人在帶debrief時的終極秘笈:不要害怕沉默(因為一定有人比你更耐不住沉默!)。不要因為怕沒人講話就用一個一個點名的,每個人到這個階段一定有很多想說的話,讓必須有多一點時間思考的人慢慢想,讓已經想到的人快快說~請大家分享I like/ I wish其實就已經很足夠了,I wish的時候就是教練回應問題的時候。

Overall

第一,辦工作坊與實際執行專案是很不一樣的,教練自己要有很清楚的理解:你到底是要帶給學員一個很棒的體驗,還是要做出一個很完美的成果?其實有這份理解,新手教練會遇到的問題與疑惑,大概就解決了70%。

第二,教材中的步驟、方法都只是表面,只有透過團隊討論,去了解這些步驟更深層的原因與目的,才能夠自在地運用那些技巧。

第三,教練們在工作坊中,要把自己的角色定義清楚。無論要高度地參與,或是要以旁觀者的角度進行協助,都要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現在為什麼這麼做、目的是什麼。

第四,教練們可以試著去找出自己的教練風格,了解自己之後,才能夠運用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來幫助學員有更好的體驗。除了自己判斷之外,社團的夥伴絕對是很好用的工具,讓別人來觀察你、幫你找出你的風格。

第五,閱讀現有的資料絕對是必要的,光是IDEO的Design Thinking For Educator就可以開好幾次讀書會,更別說還有d.school的一堆資料、Frog Design、Continuum、BCG、Jump Associates….一堆顧問公司都有自己的方法,而這些方法雖然不叫做設計思考,但都有同樣的精髓。一起研究這些方法絕對是讓自己突飛猛進的秘笈。

結語

這次和施欣妤、劉建成、李亭儀、林敬沂、邱宥琳一起合作,還有過去兩年多來與諸位設計思考家們合作,最讓人感到興奮的,就是每一次學術討論總會迸出新的火花,得到新的理解。即使不是拿設計思考當飯吃,持續地學習新的東西還是令人熱血沸騰。不如相約十年後再來華山論劍吧,哈哈哈。

說熱情是否太過矯情?

相片 13-6-29 16 52 58

不一樣思考社友會第一次的「老人與你工作坊」結束了,在經歷了兩天的早起與高強度的精力耗損之後,感覺現在的腦袋還是像漿糊一般。當初遴選進社團的大一生也要邁入大四了,是實實在在的老人,離開學校之後還有機會與新人互動,或許就是這份熱情帶來的實質紅利吧。

第二天下午,在一切結束之後,聊天時有學弟問:「你們為什麼會想要創社呢?應該不只是想要教設計思考吧?」在場的創社老人們想了0.5秒之後說:「對啊,就只是想要教設計思考啊。」辦活動、經營社團大部分的時間都耗在一些瞎忙的事情上,而唯一能讓我們撐過這些瞎忙的疲憊的,或許就是那一點點熱情。熱情這種事情是很難解釋的,但如果他能被解釋的話,那我們的人生可能都會簡單一些。

熱情的珍貴所在,就是他只需要在過程中,找到0.1%的燃料,就能繼續燃燒好一陣子。在這次的活動中,這0.1%的燃料,來自與其他講師橫跨300km透過skype開會時,一起激盪出更豐富內容的那五個小時;來自與大家一起笑到喉嚨痛的時刻;來自一天結束後,大夥轉戰水源交誼廳討論隔天能夠改進的教學內容;來自debrief時每個人的I like/ I wish;來自拖著疲憊的身體上了高鐵之後,腦袋還不停重播著這兩天的點滴。

不知不覺間,已經出現第七屆的學弟妹;不知不覺間,心繫社團未來發展的,已經不是我們,而是第二、第三屆的學弟妹,在這次活動中,的確有種終於交棒出去的感覺。

在準備教材的時候,回想起社團在不同時期所遇到的問題。創社時因為幾場超大的活動而讓大家丟了半條命,好不容易正式營運、穩定下來,卻變成被我們魔鬼訓練的學弟妹丟了半條命;第二屆焦慮地接棒之後,面對學長姊都畢業走人、而儲備當幹部的學弟妹又多方挑戰的困境;第三屆懷著雄心壯志接棒之後,似乎該進入社團的穩定期,但大家好像又不太甘於營運的現況。但總而言之,每一屆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我該怎麼教?

從某種角度來看,這種焦慮是正向的。因為只有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才會看到自己的不足,才會付諸行動去補足自己的不足。設計思考看起來是個很好入門的東西,只有在自己得親自執行的時候,才會發現原來這麼困難。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月前毅然決然地訂房買車票,答應當這次活動的講師,果然讓自己也得到不少收獲;兩年前決定與夥伴一起創感玩,因此又玩了一整年的設計思考,還出了書,果然也是自己得到最多;兩年半前決定一起加入創社的團隊,累個半死,果然仍舊是自己得到最多。這些收獲或許不是設計思考實際上幫我賺進了什麼,而是在這個過程中,體驗到了各種稀奇古怪的挑戰,然後與大家一起一一克服的感覺。

把這些經歷寫在履歷上,的確有實質的效果,但經過幾次面試之後,我發現雇主們看中這些經歷,不是因為設計思考多麼偉大,也不是因為那代表了我們自己有多突出的能力,而是在講這段旅程時,我們眼睛散發出的光芒。經過社團的洗禮之後,很多人出了學校,心裡默默地也在尋找一個有設計思考精神的公司,或許就是一種社團精神的延續吧。

當然,並不是只有那些有無比熱情的人才有資格參加社團,夥伴們聊天的時候也常說,或許有些人就是要來這裡學習經營社團、辦活動的能力,而那也沒有什麼不好,只要是當真想要磨練自己的能力,一樣能把事情辦到最好。所以我想最可怕的,就是那種只想要把學校裡各種「很酷、很厲害」的事情都沾到,而沒去認真對待任何一件事的投機者吧。這種人我也已經遇過不少,他們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只要跟他們共事過,就會知道他們不是好的合作夥伴,只有不知實情的學弟妹們會把他們當做神一樣地崇拜而已。更可怕的是,因為他們合作過的人,都屬於那些「很酷、很厲害」的團體,所以臭名很容易就會一傳傳千里,搞到最後到底是得到的比較多,還是失去的比較多,那就不得而知了。

「追求卓越,成功自然會找上門來」這句話的道理畢竟還是要經歷過一些血淚才能體會,回想自己大一大二的時候,還不是一樣做過一些只是為了讓履歷好看,但卻沒有熱情也不想付出更多精力的事,結果搞的自己不開心,也帶給合作的人諸多困擾。回到這次活動最終的心得,或許就是如果你找不到理由付出120%的努力在一件事上,倒不如早早離開,省得搞臭自己也帶給別人麻煩,況且,沒有120%的努力,即使履歷再好看,面試的時候也講不出動人的故事,所以還是把這個空間留給你真正能夠付出120%的事吧。

說熱情決定一切是否太過矯情呢?我想是的,除了熱情之外,更重要的是做事的態度。不管一個人的熱情是什麼,只要態度對了,就能享受到隨之而來的成功與成就感。

(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學會不聽話:與偶像說再見

6943470784_a56dc34f70_b

三不五時台灣的媒體就會開始一窩蜂地炒作某些公眾人物所造成的假議題,最近一個讓我看到幾近反胃的不是別的,就是「年輕人」領多少錢才要儲蓄的議題。這一切波瀾都是從戴勝益的一番話開始的,但為什麼大家如此在乎戴勝益所說的話?

從一個「年輕人」的角度來看,幾年前開始戴勝益開始代表著一種有別於一般企業老闆的聲音,他在許多專訪的文章中透露出一種肯定年輕人能力的態度,而白手起家創立王品集團的故事也很有激勵人心的效果。而比較令我印象深刻的則是一篇關於他如何斷自己兒女後路,讓他們自力更生的教育哲學。從某一種程度來說,或許他就像是每個即將進入社會或剛進社會的年輕人心中一個理想的「父親」,用肯定、激勵以及身教來引導自己找到人生的方向。但這次「領不滿五萬不要儲蓄」的言論一出,突然讓大家無法完全信服,開始產生質疑的心理,過去他說什麼都會變成年輕人奮鬥的座右銘,但這次怎麼樣就是覺得不太對勁。

人有一種「以偏概全」的傾向,假如我認同一個人,我就認同他的一切;假如我討厭一個人,我就討厭他的全部。這就是戴勝益這次讓人幻滅的原因吧。戴勝益只是一個例子,其實我們都很習慣把人給「偶像化」,一旦偶像化了這個人,無論他說什麼都是對的,無論他做什麼都是好的。但這些偶像不是神,而你也不是他們的信徒,沒有理由認為他們所說所做的一切都應該要是正確的。

讓我徹底與偶像說再見的人的是洪蘭。高中的時候看她的書、聽她講的課,帶給了我這個小小高中生一個全新的世界,甚至還讓我一度想要讀心理系。但上了大學,尤其在洪蘭發表了一番對「醫科學生上課吃雞腿」的批評之後,我心中開始天人交戰了起來。為什麼這個我以前視為成就指標的人,會說出這麼八股、恐龍的話,突然之間她變成我價值觀中的敵方陣營,而我好像應該要質疑與攻擊敵方陣營所放出的言論。

直到前兩三年,在西洋哲學史的課中體會到你永遠也無法選擇某一個陣營就貫徹一生的道理之後,才解除了我的洪蘭偶像危機。從此之後我發現,一個人可以講出做出你所認同、所欽佩的事,但同一個人也可以講出做出你嗤之以鼻的事,但這都無損這個人的價值,也不等於你有資格去批評他、否定他。我記得成長的過程中,常聽到一些大人對某些公眾人物評論說:「這個人不錯,他說的話值得一聽。」但我們應該做的,不是決定誰講話值得一聽,而是去思考他說的話是否真的值得一聽。

回到戴勝益的例子,我所反感的不是他說了什麼話,而是全台灣的媒體都像是小高中生一樣,聽到偶像說了自己不認同的話,就開始有完沒完地追究下去。而且為了要確認這個偶像是否正確,還到處去問其他偶像的意見。那這些被問的偶像們也很樂在其中地發表自己的看法。我想只要是比這些媒體腦袋還要成熟一點的人都知道,無論是誰說了什麼話,都只要聽聽就好。你認同、覺得值得學習,那就跟著做;不認同,那就不要做。如果需要眾多偶像告訴你人生該怎麼過,那你的人生還是你自己的嗎?

我不知道這叫不叫做獨立思考的能力,畢竟「獨立思考」這四個字已經被濫用到變成一個空泛的詞。但我想至少對於每一個人(不論是否是公眾人物)所說的話,不要照單全收或全盤否定,把自己對這個人的評價與他的言行做點區隔,就算是一種比較成熟的思考。我們都有選邊站的傾向,因為選邊站之後我們該怎麼行為、該怎麼思考都變得容易許多,尤其在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行動、該怎麼思考的時候,只要跟著我們所屬的那個陣營去行為、去思考就好,但這也會讓我們變得盲目與盲從。總而言之,這次儲蓄事件,應該帶給我們的啟示是,每個人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無論自己領多少錢、想存多少錢,都應該是自己的責任,而不需要太在乎別人的意見。如果你非得知道別人的意見才能行事,那如果全世界60億人口都有不同的意見,你該聽誰的?

自己的決定自己負責,別被媒體牽著鼻子走。

p.s. 我現在還是滿喜歡看洪蘭寫的文章,有時候是心有所感地點頭,有時候是嗤之以鼻地搖頭,但還是喜歡看她的文章。

(圖片來源:Ministerios Cash Luna via Flickr)

紅髮效應

4206318170_d7e87c55ec_o

 

Milan Kundera的小說「不朽」(Nesmrtelnost)裡講到,有兩種創造獨特自我的方式,叫做「加法與減法」。所謂加法是指我們透過不斷地增加自我認同的群體,來區別他人與自己,例如「我是台大人」、「我是國企人」。減法則是透過否定不屬於自己的群體,來建立自我的獨特性,例如「我不是文青」、「我不是社運份子」。這個概念現在延伸到了我的紅髮上。

不到兩週以前,我染了半頭紅髮,這個決定包含了許多複雜的層面,但一言以蔽之就是:「Why not?如果這輩子總要染一次高風險的顏色,沒有什麼時機會比失業時更完美了!」如果失業有其優點,自由應該要被列在第一位。沒有老闆沒有客戶,代表著不管你把頭髮染成什麼顏色,都不用對任何人負責。此時不染更待何時?

染完頭髮之後,我發現一件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現在我選擇出門要穿的衣服時,多了一層考量:「要如何中和紅髮的瘋狂。」我穿黑色西裝的頻率變高了,紅色馬丁靴被我晾在一旁,還甚至穿了久違了的黑色高跟鞋。如果染紅髮所追求的是一種代表著自由的瘋狂,為何我會想要中和它?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時,Milan Kundera的「加法減法說」突然浮現在我腦中。沒錯,就是加法與減法的邏輯。我是個偏向減法的人,減法人通常也同時患有一種叫做自命不凡的疾病,而且他們不喜歡被歸類某個特定的類別裡。某種程度上,他們覺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樣,甚至比其他人還要優越。聽起來頗惹人厭的,但沒辦法,我必須不虛偽地承認這一點。

簡單來說,在紅髮發生以前,它代表著與我Facebook上99%的好友都不同的選擇。無論親疏,每一個Facebook好友都反映出了某個部分的自己,所以當你做出一件完全不同於他們的事時,才能顯現出一點減法概念中的獨特性。但在紅髮發生之後,如果我順應它的瘋狂,那我就成了瘋狂的那一群,瘋狂就失去了它的獨特性。所以我必須同時兼具黑色西裝與紅髮,才不會落到任何一個群體裡。

這個大費周章要達到自命不凡結果的現象,就被我叫做「紅髮效應」。從紅髮效應中可以看出,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會耗在這個追求獨特性的迴圈裡,轉呀轉地還很洋洋得意。

(圖片來源:kudumomo vi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