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孩到女人的愛情觀(男孩與男人也適用)

5425280836_1e16c21c22_b

一段成熟的感情,無關乎年齡,而是心態。

未成熟的我們,總必須經歷過幾次錯誤,才能真正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樣的關係。我不敢說自己已經完全成熟,也不敢斷言進行中的感情能夠「幸福快樂一輩子」,但至少從上一段年少輕狂的轟轟烈烈,到現在的踏實閑適之間,還是學會了兩三件事。或許,你也能從我的經驗中得到一些啟發。

1. 從找「對的人」,到「經營一段不完美的關係」

找到一個「對的人」固然重要,但在成熟的感情中,它卻不比「好好經營彼此的不完美」來得關鍵。

談轟轟烈烈的戀愛是很吸引人的,一生若能有一次也確實是種福氣。在轟轟烈烈的感情中,我們總誤以為為了擁有強烈的幸福與甜蜜,必須付出的代價是狂烈的爭吵與眼淚。當然這種幻覺及誤解,有很大一部分來自電影、電視與小說中對於戀愛的詮釋。

沒有人喜歡看平淡如水的故事,而這也是為什麼在大眾娛樂中的戀愛故事總是那麼曲折、那麼死去活來。為了讓故事好看,於是有了「Mr. Right/ Miss Right」的意象出現,命中註定的神祕感讓我們更能隨著故事角色的心情轉折動容,但這並不代表在現實中,非得有如此神祕的相遇才能創造自己的故事。

用找「對的人」的邏輯處理感情,可能的危險是無論對方做出如何令人無法接受的舉動,例如口出惡言、善嫉、欺騙,甚至更極端一點的肢體暴力行為,都會因為你已經確信他是「對的人」而找理由忍受下來。的確,沒有人是完美的,但處理不完美的方式絕對不是隱忍,或者找藉口說服自己這些不完美有絕對存在的正當性。

相對的,若以「經營」的角度來看待感情,即使對方擁有著相同的缺點,口出惡言、善嫉、欺騙、暴力,你不會說服自己接受他的不完美,而是試圖找尋方法與協助,找出導致他這些偏差的行為或態度的原因,幫助他學習如何排解,學習如何調適。然而,倘若他的行為已經嚴重地影響到你的生活與情緒,或者他不願接受任何幫助,那你就應該離開。這不是拋棄,而是用你的離開讓他理解他必須尋求協助。

2. 從「我要什麼」到「我能給予什麼」

不成熟的感情,往往是兩個不夠成熟的人湊在一起所導致。所謂不夠成熟,也代表著你對自我的了解不夠。如果連你都不了解自己,又怎能奢求另一個人能夠了解你?

小孩子總是只看得見「我要什麼」,而已經成年,但心態還是跟孩子一樣的人,只不過是從「我要吃糖果」轉變成「我要得到別人的尊重」、「我要被疼愛」而已。

要想被尊重,必須自己先成為一個懂得尊重別人的人;要想被疼愛,得先成為一個懂得疼愛別人的人。而尊重與愛,都是把對方的需求與情緒放在自己之前。這不是要你成為一個唯唯諾諾、委曲求全的人,而是停止以自我為中心,好好地享受為對方付出、成為對方心靈上的避風港的滿足。

愛情不是一場零和遊戲,付出得比較多不代表你是輸家。付出愛、表達愛,會讓人感到脆弱,覺得自己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弱點完全被攤在陽光下,而這也是為什麼人總希望找到一個他愛我比我愛他多的人。這不是幸福的公式,只是你逃避面對這種脆弱感受的藉口。

把愛情視為一場遊戲,以「愛的多寡」為籌碼,最終只會讓你們的關係變得像是敵人一樣,而無法享受到全然的愛。

3. 從「表達」到「溝通」

在愛情中,我們總希望能夠被理解、被接受。所以我們表達自己的想念、嫉妒、憤怒,希望對方能夠了解,希望對方做出最適當的回應

「表達」是一個單向的概念,就像射飛鏢一樣,你只是自顧自地射出飛鏢,對方接不接得中,就不是你所在意的了。我們都需要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想法,但如果只是憑著一股「我一定要跟你說」的心態,往往不自覺地會說出一些傷人的話。

「溝通」則是一個雙向的概念,一樣是表達自己的情緒與想法,但卻更進一步先思考過「我為什麼有這種感覺?」「為什麼必須讓他知道?」「我期待他有怎麼樣的反應?」「我們該怎麼樣讓事情變得更好?」等等問題之後,才與對方進行對話。

簡單來說,「表達」是一種「我把問題丟給你,期待你能解決」的態度;「溝通」則是「我有問題,我已經認真地思考過如何才能解決,但我也需要聽聽你的意見」的態度。

我們都知道感情需要溝通,但卻不自覺地變成雙方互相「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情緒,搞到最後就是大吵一架,冷靜下來之後雖然和好,但問題還是沒解決。溝通需要一顆冷靜的心,但也需要自己主動提供對方安心的感覺,讓他知道他的情緒與問題,能夠提出來與你討論,而不需要擔心引發另一場大戰。

我不是什麼戀愛高手,也不是愛情專家,只不過是經歷過一段轟轟烈烈但不太健康的愛情,而現在正體驗著另一種自在、安心,隨時都能因為戀愛而感受到正面能量的關係,兩者相較之下對比特別強烈,因此有感而發罷了。

(圖片來源:edikenkoy via Flickr)

Advertisements

[電癮院] What’s your comforting movie?

如果你仔細回想,是否能想到一部電影,是每當你心情不好時,就會突然想要重新看一遍的? 

昨天在卯起來看Natalie Portman過去interview的影片時,其中一個記者問了她:

「妳記憶中最早迷上的電影是哪一部?」

「我不記得最早看的電影是哪一部了,不過我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很迷Dirty Dancing,應該看了上千遍吧!」

Dirty Dancing

前一陣子想找有催淚效果的電影來看時,Dirty Dancing也一直出現在我所搜尋到的各種清單上,更別說New Girl第一季第一集裡,女主角Jess被甩之後窩在公寓看了一整星期的電影就是Dirty Dancing。到底Dirty Dancing有什麼魔力?好奇心驅使之下,我也下載來看了。

配著午餐默默地看完了2007年重製的版本(2007年的這個版本,居然是Dirty Dancing上映20週年的紀念版本!原來它已經老成這樣了!),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富家千金被看起壞壞的男孩給吸引,發現壞男孩其實有顆柔軟的心而愛上他,中途因為身分與家世而備受阻擾,最後兩人的真心感動了千金的爸爸,於是爸爸獻上了祝福。

就這樣…好像也沒什麼魔力呀?到底為什麼這麼多人失戀都會看這部片?

這種凡遇到了失戀、心情低落就會想重溫的電影,不管是邊看邊哭還是邊看邊笑,甚至是邊哭邊笑,就可稱為是「comforting movie」。在很無感地看完了Dirty Dancing之後,我默默地在腦中搜尋著自己的comforting movie,其實也稱不上「搜尋」,因為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時間就找到答案了:Notting Hill。而為了驗證它是不是真的對我有comforting效果,今天也特別去下載來重看了一遍。(I’m crazy, I know… I think that, too.)

Notting Hill

認真說來的確滿丟臉的,但必須老實地承認即使這幾年來已經看過無數遍,今天再看還是忍不住因為Hugh Grant的尷尬樣而感到好笑,也忍不住跟著Julia Roberts泛著淚光、撐著笑容的告白而鼻酸,最後在「She」的音樂中跟著男女主角一起感到無比幸福。

「What the fuck?! Seriously?!」

那個理性部分的我,不斷地想要賞那個又笑又哭的自己兩個大巴掌,但卻一直被沾滿眼淚鼻涕的手帕給揮開了。

「Seriously?!」

雖然忍不住對自己翻了一個大白眼,但還是得冷靜下來處理這個我完全被Notting Hill給宰制的可怕情況。

Jess的Dirty Dancing就是我的Notting Hill,即使看過幾千遍、情節都倒背如流了,也知道說出來很丟臉,但還是會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翻出來看。根據我初步的分析,每個人生命中所出現的這麼一部comforting movie之所以這麼難被取代,正是因為它出現在我們還沒有長大以前。

電影夢,電影夢。電影所呈現的,本來就是一個夢。我想comforting movie在我們成長過程中首次出現,總在我們首次發現「愛情」的時候,也或許是直到我們看了這部電影之後,才在其中發現了愛情。在發現愛情以前我們當然也有喜歡的人,但只有在發現原來在心動之外,那段波折、心痛的過程存在時,才知道原來這叫愛情。Comforting movie就是那個塑造了我們腦中對於愛情想像的基石,從此之後,你開始感受到電影中男女主角為什麼而笑、為什麼而痛、為什麼而幸福。等到真的愛上一個人,因為愛而笑、而痛、而幸福時,回頭再看這部電影,甚至更能感同身受,因此覺得這部電影像是讀心一般地對你說話。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有那麼一部會讓自己覺得有點丟臉,但卻又割捨不下的Notting Hill。奇怪的是,等到長大之後,雖然還是會對著電影又笑又哭,但Notting Hill的地位卻如此不可取代。或許反覆地重溫,尤其都是在心情低落時才會想到它,是大腦想要提醒自己在還沒長大、還沒心碎過以前,那份對於愛情美好的想像吧!

What’s your comforting movie t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