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DSC03503

重回管院的策略課,最後一次上策略課也是在李吉仁的課堂上,但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坐在嶄新的教室裡,聽著個案討論,看見無數個熟悉的影子,自己的影子。自己也曾經是搶著舉手發言的那一個,靠著幾頁故事,試圖拼湊出一間公司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搶著發言,同時也透過發言來確認自己有多麼聰明,不可否認地,扮演這個角色的時期,是自我被膨脹到最飽和狀態的自己。

聽著聽著,台上的吉仁風采依舊,風度翩翩地鎮住全場,但台下的學生似乎沒有記憶中那麼熱絡。事後和我一起重回課堂的朋友不禁歎道:「我覺得我們以前的討論都到可以打架的程度了。」用嘴巴、用腦袋打架,也算是管理學院的暴力方式。誰想得快、講得快,誰就贏了這一場仗。

任何一個有野心的管理學院學生,都想在這類的策略課中提高自己的格局,彷彿看的夠高夠遠,就能綜觀瞬息萬變的世界而處事不驚。即使有幸能成為當代眼界最高的人(我不知道是否有這樣的可能性),然後呢?我想不到然後,或許也正是這樣,讓我放眼望去,只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而看不見我自己坐在那間教室裡。

吉仁曾經是讓我倍感壓力的老師,在他面前總想要證明些什麼。一個令你景仰的對象,一個你在某種程度上想要成為的偶像,無可避免地會對自己的一言一行小心翼翼。但這次與他見面,徹底地感受到自己已經不走在「成為他」的路上了,老師成了另一個領域的專家,而不是我所在的領域的前輩。與他的心理距離突然拉近了不少。我永遠無法成為他,而他也永遠無法成為我,肩頭輕鬆許多。

李吉仁老師與我自己,都是Somebody I Used To Know。

(p.s. 三年前以「The Lord of the RIM」結束,三年後再訪吉仁則在講HTC,兩條落水狗是否該合併?再三年或許答案就能揭曉。)

畢業了,政治系的學位終究到手!

一年多以前就先拍起來等的!

考完唯一的一科期末考,步出教室,對自己默默地說了一聲:「恭喜妳,畢業了!」

大學讀了五年半,共修了192個學分,被當了一次微積分,一次義大利文二。雙主修聽起來總有種假掰的感覺,但其實也不過就是多上了幾門基本上也不會被當的科目而已。馬馬虎虎地就這麼過完了,有拿A+的科目,也有被當的科目,還有不少低空飛過的科目,算是什麼心情都體驗過了。少了親近的朋友在身旁共同營造那種畢業的小感傷,好像也就少了那麼一點畢業的味道。

感謝這些年來持續地讓我突破舊有思維的老師們:李吉仁、林火旺、苑舉正、徐斯勤、莊國銘、湯明哲、黃長玲、蕭全政(以上依照姓氏筆劃排序…現在越來越能感受到可怕的排序政治了!);也感謝那些不一一列名,但對我的學習成長有所助益的老師們,當然,也感謝那些讓我見識到原來學術成就不等於人格成就的老師們,你們也算是讓我上了一堂重要的人生課!

好啦,畢業啦,帶走了一腦子漿糊,一群朋友,還有電腦裡面亂七八糟的期刊論文們。社科院圖書館舊舊的霉味,短期內是聞不到了吧。2007年的差不多這個時候,來這裡面試政治系卻被狠狠刷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繞了一大圈,如今還是拿了這個學位,只不過是從一個outsider的角度來讀這個系。就這樣吧,默默地畢業了。

恭喜自己!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