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流】熱情作為一種資產:8個社會企業家的必備要件!

最近加入社企流的英文編譯團隊,社企流是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編輯團隊全由志工組成。任務在於分享社會企業領域的第一首資訊、在地化個案等等。

5074334405_b3986f6c1d_b

文章刊於:熱情作為一種資產:8個社會企業家的必備要件!

編譯:黃菁媺

編按:本文由Kevin Owyang撰寫,並刊於Social Earth

Ram Gidoomal在經營社會企業上擁有許多優勢,現為TRAIDCRAFTAllia總裁的他,在七年之內創造了1千萬美金的營收、動員了5萬名英國年輕人,並傳授了他們社會企業的精神。直至今日,縱使已經是每年影響超過89萬人的社會企業總裁,他仍然辛勤不倦地激勵著每一個人。

但什麼影響他最深?是他作為大企業CEO的背景?還是他政治難民成長的歷程?什麼樣的熱情驅策著他?結束一天的董事會與旅行之後,Ram在這段訪問中,希望能以他的經驗,幫助社會企業的同道中人。

1. 讓困境磨練你的心志 

在1947年印度宣布獨立之際,「我們全家必須逃亡,因為我們是印度人,卻住在被劃為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區,所以只好逃亡到東非」,二十年後,他們為了逃離烏干達獨裁者Ida Amin的統治而來到英國,「一切又重頭開始」Ram說,「從商深入我們家族的基因,所以即使是經營一個煙草、書報攤,都能怡然自得」。

創業家永遠無法得到他所需要的一切,然不禁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2. 堅定你的中心目標

Ram在訪談中回憶道:「那是個決定性的轉捩點,當時我是Inlaks集團的區域總裁與集團副總裁,一次出差的旅程中,在孟買,我拜訪了亞洲情況最糟糕的Dharavi貧民窟,也是電影《貧民百萬富翁》拍攝的地方。」,在從孟買回英國的飛機上,Ram決定辭去總裁的位子,並把一生奉獻給改變世界。

動機必須以具體的價值為基礎。

3. 善用你的資源

Christmas Cracker是Ram從事社會事業的第一個專案,他與100個青年團體合作,教導青少年該如何兼顧利潤與社會價值。Ram在這次的經驗中發現:「這些年輕人精力充沛,但注意力卻無法持久」,因此他們每隔幾年就會調整營運模式,從一開始讓青少年試著經營餐廳,逐漸擴展到包括電台、公平交易商店等等。

在專案中獲得的利潤則捐給了世界展望會、Tearfund等組織,讓它們用在世界各地的發展計畫中。Ram補充說:「我們與這些受款單位的協議是,既然沒有使用他們的管道賺取資金,我們的捐款必須一毛不差地用在專案上,不能多扣除任何行政費用。」

善用合作對象的長處,巧妙應對短處。

4. 化同情心為實際行動

TRAIDCRAFT的其中一個任務是:「找出開發中國家最貧窮的地區裡最貧窮的人,給予訓練、鼓勵與幫助,讓他們能經營自己的小事業,得到一份工作,也獲得應得的尊嚴」。在這個任務中,Ram強調:「或許你只幫助了一個人,然而實際上可能同時幫助了他的配偶、孩子,甚至遠親。」。

經濟的可續性與漣漪效應是擴展同情心的條件。

5. 創造可續性的改變

「在Christmas Cracker計畫中,我們動員了5萬人,而我敢說到今日仍有數千人投身於發展議題的事業,那些他們原本不可能從事的職業」。

而關於TRAIDCRAFT,Ram說:「當我們幫助這些人建立他們的小事業時,評估條件是他們必須進行公平交易,也就是說你必須付合理的薪水,並且以環保的原則營運」。

讓眾人知道促進社會向上流動與改善環境能夠獲利,如此更能延續數個世代。

6. 衡量你的影響力

「TRAIDCRAFT 是英國第一家建立人脈帳戶的企業」,從2011年至2012年,共有893,295位受益人從中獲益。作為一位生意人,Ram說:「我們必須隨時準備好拿出證據,證明影響力確實發生,也確實改變了這些人的一生。」

Ram的另一間公司Allia則是與英國的地主合作,將沒落社區的廢棄建築,重新打造成便宜辦公室空間,提供給社會企業、或是新創公司使用。「8年多以來,我們改造的單位都能夠獲利,而這些利潤則回流至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已經有5個成功的改造案例,政府也很興奮,也給了我們更多改進的空間。」

用經濟可續性來衡量你創造的改變。

7. 善用故事啟發他人

Ram有很多贏得支持的方法,「其中一個是『眼見為憑』的體驗,我們趁著假日,直接將支持者帶到肯亞、孟加拉或印度,實地見證TRAIDCRAFT計畫的成果。另一個則是在地的故事,在那些募款餐會上,我會邀請當地企業主一同與會,當他們發現能夠當場挑戰甚至直接評估我們的計畫時,通常不是直接掏出禮物,就是對我說:『嘿,算我一份!』」

如果你的故事夠鮮明、夠具體、夠穩固,再多質疑也不怕。

8. 不只確信,而是確知自己能夠做到

Ram提醒大家:「能盡一己之力固然可貴,但集結眾人之力卻更有影響力 (one person can make one dollar of difference, but a million people can make a million dollars of difference.) 」。常有人問他:「你想創造怎樣的改變?」,Ram 說:「我無法解決整個世界的貧窮問題,但如果我用心實踐,可以讓一個人脫離貧窮;若你也開始行動,你將和我一起創造雙倍改變的力量。」

別人能質疑你的能力,但你的「我可以」卻可以扭轉他的態度。

 ——————-

資料來源

Are You A Great Social Entrepreneur? 8 Must Do’s

延伸閱讀:

活動報導:P社會企業家精神是種人生態度:你在任何崗位都能改變社會!

社會創業的三大心法

(圖片來源:r.e.brewster via flickr)

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5700609302_16bb1386e0_b

今天參加了社企流的週年論壇「五百個種子對世界的想像」,幾年前在若水短暫地當了一個暑假的專案實習生,從此以後就在某種程度上把創一個成功的社會企業當做了此生的志業之一,但理由很簡單:It’s fucking hard!

當時我在身障就業專案裡頭,負責的工作是瘋狂地蒐集各國相關的成功案例,然後試著去設想若想在台灣複製或改良,需要什麼改變?具有什麼限制?上百個案例看下來,可以說結果有點不了了之。很大一部分固然是自己當時分析的深度不夠,但很大一部分也是現實世界所具有的困境:即使知道別人怎麼成功,也不代表自己就能這麼成功。研究成果沒有特別具體的效益,主要的收穫還是因此對這個領域做了一次廣泛性的初步資料蒐集。或許就是知道要兼顧公益與收益有多麼困難,看到眼前冒出了這麼一個巨大的挑戰,默默地就決定此生一定要征服它。

結束若水的實習後,有好一陣子沒有特別接觸社會企業相關的議題,社企流開站以來,也只是我存在網頁書籤裡的一個網站而已。這次社企流的週年論壇剛好辦在我結束了上一份工作、轉換跑道之時,很自然地就報了名,期待聽完這場論壇,能讓我感受到這幾年社會企業發展的差異(進步或退步),也讓我檢視一下自己看待社會企業的觀點是否因著自己的改變(成長或倒退)而有所不同。

聽完六個講者、一整天的論壇,多了許多疑惑,但也很難說是好或壞。

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Seriously, Why?

滿滿800人的聽眾十分樂於給予掌聲,聽到講者丟出什麼「buzz-line」就會全場熱烈鼓掌。或許是這種互動的方式讓我有種在教會聽牧師講道,然後教徒們大喊「阿們」的感覺,所以忍不住就對於這一切有所保留,想把「從眾的鼓掌」與自己真心同意的鼓掌給區分清楚。

的確,來聽這次論壇的人,絕大部分都是認同社會企業的理念,或是對於社會企業有好奇心的人,畢竟這並不是一場免費的活動,但這就跟去教會聚會的教徒一樣不是嗎?這種「原來我們都這麼覺得」的群聚感本身就是種偏差(bias),即使講者的speech有優有劣,但大致上也都帶有「鼓勵大家勇敢去嘗試」的意味。就像在教會聚會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忘了去思考我們在鼓掌、歡呼的這件事,本質上到底「為什麼」好?

我不是說這樣的形式不好,我也不是個反對宗教信仰的人,相反地,我羨慕那些能在宗教中找到與自己的價值觀完全契合的人。我只是覺得這是危險的,每個你所「信奉」(believe)的價值,背後都有一整個體系作為骨幹。舉例來說,一樣是相信「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所謂的「快樂」本質為何?那些真的從助人得到快樂的人跟你我都不一樣,又怎麼能把一個概念一體適用?

想要向大眾宣傳一個自己覺得對他人有助益的概念,從人類的歷史上來看這是自由主義的傳統,而自由主義又是一個具有新教特性的派別。並不是說只要跟宗教有所牽扯就不好,而是要知道「宣傳」、「推廣」可能對群眾造成的利弊為何。在推廣設計思考的過程,包括我在內的大部分夥伴可能都有過這種困惑:「這對被推廣者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所謂的『好』是什麼?」

所以「社會企業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

很抱歉我無法給任何答案(阿~不要丟我番茄),雖然我此時有點理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就像上面所說的,所有的價值都因你我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有不同的詮釋方式。成立一個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真的比把一間大公司經營的很成功,然後成立基金會做公益還要好嗎?所謂「永續經營」顯然有措詞上的誤導嫌疑,畢竟天下沒有不倒的公司(至少現在還沒有案例),那一間用企業方式經營的公益組織又怎能「永續」?顯然在這個社會分工的體系下,我們不能輕易地就斷言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

在論壇進行中,與一同前往的朋友聊著聊著,聊到或許五十年後看「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根本就是個myth(神話)。想像中的情況倒滿正面的,不是「社會企業」不可行,而是未來所有的企業若不具有社會公益性、無法提供社會價值,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說因為所有企業都是社會企業,所以根本不用加註「社會」兩個字在前面了。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現有的政府、政治社會、民間社會、經濟社會無法解決的問題太多,也代表著向社會企業這種打破現有分類或是跨分類的組織會越來越多,目的也不外乎是要把現存但被放在三不管地帶的問題給包括進去。Well, anything is possible, right?

撇去這些疑惑,今天聽到的六個分享各自都有不同的啟發(不管是好的方面或不好的方面),而且又再次慶幸自己學了設計思考的方法論。驗證了雖然設計思考不是萬靈丹、特效藥,但至少在這些領域都是個能夠派上用場、提供另一種解決途徑的方法。好像有職業病地一直想著設計思考如何能夠幫上忙。(我發誓這是良心之言,而不是工商服務內容。)

(maybe 對於社會企業有興趣的人,可以學一下設計思考?)(這是工商服務)

(圖片來源:Paolo Camera vi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