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5700609302_16bb1386e0_b

今天參加了社企流的週年論壇「五百個種子對世界的想像」,幾年前在若水短暫地當了一個暑假的專案實習生,從此以後就在某種程度上把創一個成功的社會企業當做了此生的志業之一,但理由很簡單:It’s fucking hard!

當時我在身障就業專案裡頭,負責的工作是瘋狂地蒐集各國相關的成功案例,然後試著去設想若想在台灣複製或改良,需要什麼改變?具有什麼限制?上百個案例看下來,可以說結果有點不了了之。很大一部分固然是自己當時分析的深度不夠,但很大一部分也是現實世界所具有的困境:即使知道別人怎麼成功,也不代表自己就能這麼成功。研究成果沒有特別具體的效益,主要的收穫還是因此對這個領域做了一次廣泛性的初步資料蒐集。或許就是知道要兼顧公益與收益有多麼困難,看到眼前冒出了這麼一個巨大的挑戰,默默地就決定此生一定要征服它。

結束若水的實習後,有好一陣子沒有特別接觸社會企業相關的議題,社企流開站以來,也只是我存在網頁書籤裡的一個網站而已。這次社企流的週年論壇剛好辦在我結束了上一份工作、轉換跑道之時,很自然地就報了名,期待聽完這場論壇,能讓我感受到這幾年社會企業發展的差異(進步或退步),也讓我檢視一下自己看待社會企業的觀點是否因著自己的改變(成長或倒退)而有所不同。

聽完六個講者、一整天的論壇,多了許多疑惑,但也很難說是好或壞。

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Seriously, Why?

滿滿800人的聽眾十分樂於給予掌聲,聽到講者丟出什麼「buzz-line」就會全場熱烈鼓掌。或許是這種互動的方式讓我有種在教會聽牧師講道,然後教徒們大喊「阿們」的感覺,所以忍不住就對於這一切有所保留,想把「從眾的鼓掌」與自己真心同意的鼓掌給區分清楚。

的確,來聽這次論壇的人,絕大部分都是認同社會企業的理念,或是對於社會企業有好奇心的人,畢竟這並不是一場免費的活動,但這就跟去教會聚會的教徒一樣不是嗎?這種「原來我們都這麼覺得」的群聚感本身就是種偏差(bias),即使講者的speech有優有劣,但大致上也都帶有「鼓勵大家勇敢去嘗試」的意味。就像在教會聚會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忘了去思考我們在鼓掌、歡呼的這件事,本質上到底「為什麼」好?

我不是說這樣的形式不好,我也不是個反對宗教信仰的人,相反地,我羨慕那些能在宗教中找到與自己的價值觀完全契合的人。我只是覺得這是危險的,每個你所「信奉」(believe)的價值,背後都有一整個體系作為骨幹。舉例來說,一樣是相信「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所謂的「快樂」本質為何?那些真的從助人得到快樂的人跟你我都不一樣,又怎麼能把一個概念一體適用?

想要向大眾宣傳一個自己覺得對他人有助益的概念,從人類的歷史上來看這是自由主義的傳統,而自由主義又是一個具有新教特性的派別。並不是說只要跟宗教有所牽扯就不好,而是要知道「宣傳」、「推廣」可能對群眾造成的利弊為何。在推廣設計思考的過程,包括我在內的大部分夥伴可能都有過這種困惑:「這對被推廣者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所謂的『好』是什麼?」

所以「社會企業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

很抱歉我無法給任何答案(阿~不要丟我番茄),雖然我此時有點理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就像上面所說的,所有的價值都因你我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有不同的詮釋方式。成立一個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真的比把一間大公司經營的很成功,然後成立基金會做公益還要好嗎?所謂「永續經營」顯然有措詞上的誤導嫌疑,畢竟天下沒有不倒的公司(至少現在還沒有案例),那一間用企業方式經營的公益組織又怎能「永續」?顯然在這個社會分工的體系下,我們不能輕易地就斷言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

在論壇進行中,與一同前往的朋友聊著聊著,聊到或許五十年後看「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根本就是個myth(神話)。想像中的情況倒滿正面的,不是「社會企業」不可行,而是未來所有的企業若不具有社會公益性、無法提供社會價值,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說因為所有企業都是社會企業,所以根本不用加註「社會」兩個字在前面了。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現有的政府、政治社會、民間社會、經濟社會無法解決的問題太多,也代表著向社會企業這種打破現有分類或是跨分類的組織會越來越多,目的也不外乎是要把現存但被放在三不管地帶的問題給包括進去。Well, anything is possible, right?

撇去這些疑惑,今天聽到的六個分享各自都有不同的啟發(不管是好的方面或不好的方面),而且又再次慶幸自己學了設計思考的方法論。驗證了雖然設計思考不是萬靈丹、特效藥,但至少在這些領域都是個能夠派上用場、提供另一種解決途徑的方法。好像有職業病地一直想著設計思考如何能夠幫上忙。(我發誓這是良心之言,而不是工商服務內容。)

(maybe 對於社會企業有興趣的人,可以學一下設計思考?)(這是工商服務)

(圖片來源:Paolo Camera via Flickr)

書一出,我就後悔了!

若要說這本辛辛苦苦籌備、撰寫、修改了一年多才終於出版的「史丹佛改造人生的創意課」,在出版的當下給我的立即感受是什麼,「後悔」,可能是最恰當的字。

後悔的是在初稿完成到出版的這將近半年裡,看了不少書、經歷了不少轉變,不敢說自己著實「成長」了,但肯定是與寫作時的自己有著全然不同的想法。前一陣子老哥塞給了我一本書「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建議當時寫了幾篇關於創意文章的我讀一讀,他說:「基本上,這本書講的創意,跟你們寫的完全相反!」

的確,設計思考流程中的「創意發想」這一塊,確實只不過就是運用了廣告大師Alex Faickney Osborn在1953年出版的著作「Applied Imagination」中所提的,所謂「腦力激盪法Brainstorming」。這個方法很簡單,本質上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不要批判」。他假設所有創新的想法都是脆弱的,如果感受到一絲威脅、一絲恐懼,創新的想法就會縮回龜殼中。所以為了要讓脆弱、害羞、膽小的想法得到釋放,必須要有一個安全、正向的環境,去保護這些點子。

將近60年前提出的腦力激盪法,至今還是廣受產學界歡迎,也正是因為這種受歡迎的程度,引發了學界的好奇:「腦力激盪,真的有用嗎?」

去問每一個參與過不一樣思考社創意發想課(別人教的腦力激盪我可無法做保證),得到的回應一定都是:「有用啊!沒有批判的環境,讓我感到無比自由、充滿活力!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麼有創意!」

這種對於自己在腦力激盪的過程中,產生「天啊!我怎麼這麼有創意!」的感覺,在「越帶刺的點子越有用(Dangerous Ideas)」或是「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中都有提到,根據一些心理學實驗與神經科學的測量,其實只是一種「錯覺」。我們的心智因為這個安全的環境而感到放鬆,放鬆則帶來愉悅的感覺,這種愉悅感是否等同於「創意」,在實驗的結果上並沒有得到證實。

相反的,在對照用「腦力激盪」與「辯論」兩種討論方式在創新力、實踐力上的成效時,辯論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有興趣知道詳細內容的人,可以去找上面提到的這兩本書來看)。原因很簡單,腦力激盪雖然創造出了一個「大家好像都很有創意」的感覺,但是這種創意是表面的創意、是不夠成熟的創意。經過辯論的創意,雖然在過程中令人感到壓力、不適、挫折,但是人腦的神奇之處就在於,「限制」、「碰壁」、「挫折」才能夠激發出最具原創性的想法。這就是為什麼無論是中國詩詞、英文詩詞,都充滿著惱人的韻腳、音律、形式、規則,因為只有在充滿限制的情況下,你才會literally「絞盡腦汁」,創造出驚人的結果!(有興趣者可參考Imagine一書的第一章)

所以我們在書裡面寫的那些東西,是錯的嗎?我現在所說的這些,是自打嘴巴嗎?

前一陣子與台大不一樣思考社的朋友討論設計思考,聊到現在在社團內許多關於設計思考缺點的討論,最後總是停在「我同意」設計思考的確有這個缺點。如果「同意」只是逃避進一步討論(而且可能會是一種很痛苦的討論)的藉口,那這種「同意」本質上就是讓人可以躲在舒適圈、自己講自己爽的幫凶。

我同意,腦力激盪出來的點子,大部分都沒什麼實踐的價值;但我也同意,這些沒什麼實踐價值的點子,常會觸發有實踐價值的點子,即使只有一個。我同意,這種開心、安全的氛圍是種錯覺;但我也同意,對於還沒有足夠「創意自信」的人來說,這種氛圍不是錯覺,而是表演的舞台。

無論是腦力激盪或是辯論,成功的關鍵,並不在於形式,而是在於主持這個討論的人,以及參與這場討論的人,是否具備足夠的能力,能夠善用形式的優缺點,把討論的效能發揮到最大。一個真正能夠駕馭腦力激盪的人,可以利用這個安全的環境鼓勵未被聽到的聲音,也能夠適時地切換進辯論的思維,讓點子得到碰壁、挫折,而進一步突破的機會。一個能夠駕馭辯論的人,可以將真理越辯越明,卻不導致人們因為害怕而畫地自限。無論是哪種形式,唯有持續實踐、持續吸收新知,才能累積更強的能力,駕馭形式本身所帶來的限制。

套用一個後現代的思維,沒有什麼東西是具有普遍性的優勢地位的,一切都要回歸到當下所遇到的問題、組成的團隊、欲達成的目標才能做出價值的判斷。就像金庸筆下的各個門派一樣,門派之間沒有高下之別,只有個人功力深淺之別。少林派有無敵的高僧,也有膿包小沙彌;華山論劍勉強比出了個高下,但最強的「中神通」卻徹頭徹尾只是個死人的形象,反倒是其餘四個人比來比去總是分不出勝負。這就跟到底腦力激盪比較好、還是辯論比較好的討論一樣,如果你真的強到一個境界,無論是哪個門派都不是重點了。

如果再晚半年完成初稿,我想以上的這段話就會被寫進書裡了吧。而這只是我眾多的後悔中的一小項而已。

當時在選每個章節前要放的「名人語錄」時,在速做與測試的部份,放了Linkin創辦人Reid Hoffman的一句話「如果你不因為第一版產品而感到丟臉的話,代表你太晚推出了!If you are not embarrassed by the first version of your product, you’ve launched too late.」很顯然,在一出版就立刻感到後悔的情緒,就如同對自己的第一版產品感到丟臉一樣,雖然感到丟臉、希望自己能夠修改掉不滿意的部份,甚至希望大家不會因為這個產品的瑕疵,而覺得我不夠格說些什麼,但這也是好事一件,代表著我們持續有改進的空間,代表著這本書不是現在的我們,而是過去的我們。

如果想要讓一切完美,那如果就真的只能是如果了。

Startup Weekend Taipei: So, what happened?

So, Startup Weekend, well… Let’s see what had happened, shall we.

剛從這2.5天的緊繃中鬆懈下來,重拾一週以前的生活步調,怕自己盡寫下一些流水帳,因此醞釀了兩三天才動筆來回顧這個週末。有很多學習(這是當然的),但有些可能不是那麼「公關正確」的學習,希望不會得罪太多人,哈哈。開始吧!

設計思考與創業:快速修正與取得回饋的重要性!

Startup Weekend裡要求每個團隊使用的是Lean Startup(精實創業)方法論,有興趣的人可以連結去研究研究,但就以我自己粗淺的了解,認為這套方法就像是設計思考裡面要求大家快速做出prototype,然後立刻去找使用者測試,得到回饋之後再很快地進行修正,然後再做出個prototype,再去找使用者測試的過程。(另一個結合lean startup與 user experience方法的公司LUXr也很有趣!)

在這2.5天裡,每個團隊應該都被逼出去與使用者接觸,打電話推銷、填問卷(well, 這真的不是那麼推薦,不過他的確是要在短時間內看到回饋最快速的方法),或是直接站上講台問台下的大家願不願意掏錢買。這個過程應該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都是非常挑戰舒適圈的舉動,無論是習慣於坐在辦公室裡光想不做的商管專業人員,或者是負責一直寫程式、做網頁的軟體工程師,都得去面對使用者,而這也是讓你的產品真的能夠符合使用者需求的重要條件。不過既然在短時間內就得得到一定程度的使用者認可,要想清楚自己是B2C還是B2B,以及你該怎麼最快速的接觸到你的客戶,這不只是在Startup Weekend這樣的活動裡要想清楚才好做事的,這也是在你的公司要重視的。

幾乎每一組都被所謂的MVP給搞的焦頭爛額,就我的猜測,應該也有不少組像我們一樣搞了好久才稍微知道到底MVP是什麼。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產品),基本上就是要你想清楚你的產品或想法,如果要在接下來的5分鐘內就拿出去賣,那個可以賣的東西是什麼。哈哈,或許是這樣吧,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認真研究一下。

在大學比了一些商業競賽,大部分的比賽都是要你做出一個包裝的很漂亮的提案或商業模式,而且大部分的比賽裡如果你沒有想到5年、10年計畫的話,就沒有得名的可能。MVP的概念則是反其道而行,而這或許也是startup跟一般大公司需要的東西不同之處:startup需要快速、彈性、立即得到成果,有理想而沒有那個踏出第一步且要把第一步站穩的MVP是不可行的。這對於在國企系裡解了好幾年哈佛個案的我來說,算是一記響亮的wakeup call。沒錯,長期策略很重要;沒錯,有短中長期計畫很重要。就像一句從朋友的朋友口中講出的至理名言:「國企系教你有夢最美,但卻沒教你築夢踏實」。不能說策略是個屁,但他應該要與執行力共存才有價值,而這也是國企系一直沒有教的東西。

推薦給想要比商業競賽的學弟妹,說不定在你們的提案裡面真的用MVP的概念,去賣出些什麼,能幫你變成現場最突出的那一組。要不是我實在有更緊急的事情要做,還真想去比個什麼競賽來測試一下XDD。言盡於此,想不想用就由你自己決定啦。

知道自己的堅持,但也要能夠變通

在Startup Weekend裡,每過一、兩個小時,就會有mentor來關心一下進度,每一組也都把握機會請這些mentor來debug(找盲點)一下。每個mentor都很盡責的點出他覺得不錯的地方,也毫不留情的點出那些致命的盲點,同時也會給你他的意見。每個人來講的東西都不一樣,但卻也都是重要的意見,所以你一定會想要盡可能的修正被點出來的問題。

Well,不知道有多少mentor其實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裡卻在吶喊著:「堅持下去!」不過,我想這也是一堂必須要讓每個人都重重摔過才真的學的會的課。就像是你無法滿足這世界每一個消費者一樣,每個人給你的意見一定都不一樣,而這也是在設計思考工作坊裡面,每次到了使用者測試的階段,每一組都搞不清楚是否該照著測試者的意見改,還是要忽略他的意見。一直照著每個人給的意見修正,會讓你一直回到原點,失去前進的方向;不聽意見,又會讓你與實際的使用者脫節,最後變成那些冥頑不靈的失敗品。到底該怎麼拿捏,這恐怕是個大哉問,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你需要很明確的知道自己「要解決什麼問題」以及你的「high level pitch」是什麼的原因。

「你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以及「你的high level pitch是什麼?」是這個週末一直被問到的問題,這兩個問題的重要性,就我目前的理解,在於你是否清楚地知道自己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麼。就像大衛所講的,「high level pitch是你每天早上5點起來、即使颱風天也要工作的理由」,我個人覺得這個形容真的是十分貼切。創業很累、很多瓶頸、很多困難,而且是個要自己開路而沒有人帶領的旅程,如果你沒辦法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根本不可能打怪、開路!最後的下場,或許也就只是迷失在叢林中,然後選擇承認失敗。

我還不是個成功的創業家,所以講不出那些該具備哪些條件才會讓你創業的成功率上升的話,但是「堅持」或許是個很明顯的答案。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然後堅持下去。唉,講著講著就讓我想到在社團遇到的Tina事件與贊助被撤的那段往事,當時有一整個團隊的夥伴互相支持著彼此,即使心裡有個懦弱的聲音一直說:「乾脆放棄吧」,但是由夥伴身上得到的互相鼓勵卻持續不斷地壓過這些聲音!夥伴是很重要的,而我們都沒有那麼堅強!NTU d.thinking Club的大家!你們真的是超棒的夥伴!!!!!(舉手)

Don’t sell love, because love is not for sell

找不到一句恰當的翻譯來解釋這個概念,但基本上就是「不要賣愛心,因為愛心是無價的」。為什麼特別體會這一點,是因為我自己的終極創業目標是要創一個社會企業。社會企業之所以比一般的公司更有挑戰性,是因為他所帶給顧客的價值,要比一般只是比價格還要更多,才能夠讓顧客買單,也才能夠兼顧財務上的收益,以及社會價值上的收益。

在若水實習的短短兩個月,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社會企業,但其中學到的一個重點卻在這次的活動中得到驗證:「社會企業不是在賣愛心,而是在賣價值。」如果我因為想要幫助喜憨兒而去喜憨兒烘焙屋買麵包,那表示我是在買那一次性的愛心。雖然這麼說有點功利,但要建立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你就得把你的顧客當做唯利是圖功利主義者,而不是慈善家。你所提供的產品到底有多少實際的價值,就是消費者會付錢購買的價值。如果你只是要賣愛心,那你的競爭者就是慈濟、紅十字會、家扶基金會這些「慈善團體」,而你也永遠不可能在商場上立足。

最常拿出來當例子講的,就是喜憨兒烘焙屋與日本的Swan Bakery。基本上喜憨兒烘焙屋就是抄Swan的模式,聘用喜憨兒來當店員、烘焙師。不同的地方是,你在Swan網站或店裡,看到的只有高品質的精緻糕點,而在喜憨兒烘焙屋…well,甚至連名字都告訴你這是「喜憨兒」烘焙屋。顧客因為SWAN提供了美味精緻的糕點而持續回籠,讓Swan成為一間成功的連鎖蛋糕店,也能持續地貢獻己力,幫助弱智的殘障人士得到工作機會;反觀喜憨兒烘焙屋,賣的是愛心,所以只有那些真的佛心來著的人會去購賣,至於像我這一類沒那麼佛心的消費者,可能幾年想到一次,覺得自己該做善事了,才走進店裡買一次。結果就是喜憨兒烘焙屋就被當做慈善事業一樣燒錢,等到某天錢燒光了,也就無法繼續幫助台灣的喜憨兒了。

把消費者當做唯利是圖的人真的有那麼銅臭嗎?我想也未必吧。

其實網路創業也可以是社會企業,但我還沒有認真去研究這個領域有沒有成功的案例,不過這其實是需要創業家們一起努力的。做社會企業的人不一定都是佛心來著的,像我就只是因為覺得只賺錢太庸俗、太簡單的自大狂心理,而且社會企業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需要比成功征服市場還要更多的能力才能夠達到,把它當成一個自我挑戰的目標,不是非常爽嘛!!

找到自己所愛,因為永遠沒有萬全準備好的那一天

所以,Startup Weekend結束了,下一步呢?

很慶幸我在這個人生轉捩點參加了這個活動,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雖然信心被打垮了幾次,但也知道現在這些小妖小怪比起未來要面對的魔王,其實都不算什麼。其中一個體悟,是更加知道無論如何,最重要的還是找到自己所愛的東西,有熱情能夠支持自己每天早上5點起床的東西,其他的,就真的不那麼重要了。

一個人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才能夠聚集一個跟你一起往同樣方向前進的夥伴(就像所有因為設計思考而聚集的d.thinking Clubers);找到自己的夢想,才能在實現夢想的路上,克服一切離譜到極點的困難;知道自己的堅持,才能在這一團迷霧中,還是能夠靠著手中的火把,摸索出屬於你的道路,而不會迷失在叢林中;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會準備好走上這條路,你也不可能在人生某個時間點突然「準備好了」,然後就期待接下來一帆風順。我們永遠不可能準備好,唯一能做的,是那一份堅持,然後剩下的,就是把路上的妖怪一個一個打趴。

特別感謝:

推薦我們參加的Peter,祝你的Pinkoi蒸蒸日上!

Startup Weekend Taipei的主辦單位與贊助單位

LeanMatch的夥伴們,一直被打倒還是不放棄的精神!

所有參與的mentor們,願意傾囊相授!

感玩的女孩們,一起走過這一段,也才能在活動中學到這麼多。你們是最棒的夥伴!攙扶著彼此前進,每次跌倒都有人接住的感覺,真是太幸福了!接下來就得靠自己了,要一起加油喔!!!!!Love you all!!!

(圖片所有權歸作者所有,照片中的人們是本次勇奪首獎的Advintage,期待你們發展出適合我這個族群的產品!)

Startup Weekend Taipei! Team Up Day!

吃著晚餐芭樂,腦中的思緒不斷翻轉,雖然該做的事情應該是把明天的計畫想的更清楚,或是早點上床睡覺儲備精力,但還是決定簡單地把一些本日感想記錄下來。

Pitch! Team up!

原本參加這個活動的主要目標並不是想要搞什麼創業idea,而只是想要參與這個過程,感受一下刺激,順便也吸取更多創業人的熱情!在「大衛」的正反面鼓勵下,反正Pitch自己的想法也沒什麼好失去的,有這麼棒的舞台不講白不講,所以還是上台去pitch了。

在拉攏大家成立團隊的過程中,果然這是一個沒人能夠了解的模式,哈哈哈,雖然早知如此,但是得到徹底的驗證還是有一種爽感。爽感的來由不是自己很聰明想出了好的idea,而是自己果然非常不聰明,即使有想法卻沒有人懂!在成本還是0的階段就發現這件事情,不是很爽快嗎!?

雖然在一個沒人理解的狀態下,還是有成員非常有信心地加入了這個團體,真是三生有幸!短短的幾分鐘發想時間,就把原本的idea做了徹底地翻轉,而新的idea也真的是非常酷!這一切簡直就是build on others’ ideas最佳的見證!但我覺得本日最重要的,是把團隊裡面三個人對於參加這次活動的期待,以及未來兩天希望有的團隊合作目標給弄清楚了。如果有人真心地想要得第一,或是想要把自己的idea給實際呈現出來,但有人卻是只想要來開開心心又刺激地過兩天,那這個團隊恐怕就會出現不少問題。短短兩天,真的要產出一個多好多好的business model根本就不可能,重要的是能夠提供給彼此什麼樣的團隊體驗,而這也是未來兩天最重要的核心目標!

Tomorrow! LeanMatch!

今天晚上的討論,LeanMatch似乎是滿早就收攤回家的一組,明天是正式的工作日,期待雖然在緊迫高壓的狀態之下,大家還是能開開心心的工作,然後從過程中學到很多新東西,也可以因為得到的回饋把想法修正的更好!Well well, 真是令人期待!!

(圖片來源:king.f

感謝呼你巴掌的人:有人願打你得搶著挨!

感玩又被呼巴掌了,「啪!啪!啪!」,聽起來很響亮,但其實不致於痛徹心扉,頂多像是當頭棒喝一樣暈了暈。擅長讀書、考試的人(如同我這種人)在台灣應該在上大學以前,都不太會有什麼被當頭棒喝的機會。唯一得做好的事情是考試,頂多某一次考的不好,然後虛情假意地感到挫折如此而已。即使是推甄或申請學校時的面試,好像也很少真的被批的一文不值,教育界的老師們都存著一份護育幼苗的佛心,真是人世間難得可貴。

更珍貴的是被痛毆

雖然被保護、被鼓勵的環境很舒服、很開心,但真正能夠讓你成長的是被撂倒在地上還被補踹兩腳的挫折。這些挫折有些是社團在選幹部的時候(有些社團可真是兇狠到極致),有些到企業應徵實習生的時候,有些是一些把自己塑造得很「高級」與「專業」的營隊面試,這類的面試即使他想錄取你,都還是不能透露出相談甚歡的樣貌,然後一樣得把你殺個體無完膚。這種痛毆是一種成長,但還有另一種痛毆是在你自以為端出一盤好菜,結果對方卻在裡面挑出一隻大蟑螂的那種羞愧至極的成長。

最近一邊忙著寫感玩書,一邊忙著思考下一步。可能是從經營社團的過程中養成的習慣吧,每次炒了一盤菜總會想要先去找「老師們」試吃一下。有些老師是我們一開口就用大刀把我們砍的遍體鱗傷,然後再一一跟你拆招;有些老師純粹是佛心來著,不管你說出什麼鬼話他都秉持著愛心給你鼓勵;有些老師會用玉蜂針,針針見血地刺中要穴,但還是給你解藥解毒。但無論是哪一種形式,對自己來說要讓這些傷口有價值,還是得回到自己是否可以靈活地見招拆招,而不是賭著一股氣死不承認錯誤。

天啊,這不就是testing的精神嗎!設計思考真是無所不在。

練臉皮,也練身段 

總而言之,願意給你「brutally honest」意見的人都是無敵貴人,但有時候在貴人面前還是要厚著臉皮承受那些殘酷的意見。對方願意給你意見是一回事,自己有沒有聽進去又是一回事。其實要能夠練就「聽的進去」這件事,恐怕真的需要有朋友或夥伴在一旁提醒,而且這個夥伴還不能是那種「我們一起打怪!」的角色。雖然有想法、有意見是重要的,但如果變成堅持己見的話有時候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是滿愚蠢的。

(圖片來源:Vermin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