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5700609302_16bb1386e0_b

今天參加了社企流的週年論壇「五百個種子對世界的想像」,幾年前在若水短暫地當了一個暑假的專案實習生,從此以後就在某種程度上把創一個成功的社會企業當做了此生的志業之一,但理由很簡單:It’s fucking hard!

當時我在身障就業專案裡頭,負責的工作是瘋狂地蒐集各國相關的成功案例,然後試著去設想若想在台灣複製或改良,需要什麼改變?具有什麼限制?上百個案例看下來,可以說結果有點不了了之。很大一部分固然是自己當時分析的深度不夠,但很大一部分也是現實世界所具有的困境:即使知道別人怎麼成功,也不代表自己就能這麼成功。研究成果沒有特別具體的效益,主要的收穫還是因此對這個領域做了一次廣泛性的初步資料蒐集。或許就是知道要兼顧公益與收益有多麼困難,看到眼前冒出了這麼一個巨大的挑戰,默默地就決定此生一定要征服它。

結束若水的實習後,有好一陣子沒有特別接觸社會企業相關的議題,社企流開站以來,也只是我存在網頁書籤裡的一個網站而已。這次社企流的週年論壇剛好辦在我結束了上一份工作、轉換跑道之時,很自然地就報了名,期待聽完這場論壇,能讓我感受到這幾年社會企業發展的差異(進步或退步),也讓我檢視一下自己看待社會企業的觀點是否因著自己的改變(成長或倒退)而有所不同。

聽完六個講者、一整天的論壇,多了許多疑惑,但也很難說是好或壞。

社會企業為什麼­「好」? Seriously, Why?

滿滿800人的聽眾十分樂於給予掌聲,聽到講者丟出什麼「buzz-line」就會全場熱烈鼓掌。或許是這種互動的方式讓我有種在教會聽牧師講道,然後教徒們大喊「阿們」的感覺,所以忍不住就對於這一切有所保留,想把「從眾的鼓掌」與自己真心同意的鼓掌給區分清楚。

的確,來聽這次論壇的人,絕大部分都是認同社會企業的理念,或是對於社會企業有好奇心的人,畢竟這並不是一場免費的活動,但這就跟去教會聚會的教徒一樣不是嗎?這種「原來我們都這麼覺得」的群聚感本身就是種偏差(bias),即使講者的speech有優有劣,但大致上也都帶有「鼓勵大家勇敢去嘗試」的意味。就像在教會聚會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忘了去思考我們在鼓掌、歡呼的這件事,本質上到底「為什麼」好?

我不是說這樣的形式不好,我也不是個反對宗教信仰的人,相反地,我羨慕那些能在宗教中找到與自己的價值觀完全契合的人。我只是覺得這是危險的,每個你所「信奉」(believe)的價值,背後都有一整個體系作為骨幹。舉例來說,一樣是相信「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所謂的「快樂」本質為何?那些真的從助人得到快樂的人跟你我都不一樣,又怎麼能把一個概念一體適用?

想要向大眾宣傳一個自己覺得對他人有助益的概念,從人類的歷史上來看這是自由主義的傳統,而自由主義又是一個具有新教特性的派別。並不是說只要跟宗教有所牽扯就不好,而是要知道「宣傳」、「推廣」可能對群眾造成的利弊為何。在推廣設計思考的過程,包括我在內的大部分夥伴可能都有過這種困惑:「這對被推廣者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所謂的『好』是什麼?」

所以「社會企業真的是『好』的嗎?」「為什麼『好』?」

很抱歉我無法給任何答案(阿~不要丟我番茄),雖然我此時有點理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就像上面所說的,所有的價值都因你我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有不同的詮釋方式。成立一個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企業,真的比把一間大公司經營的很成功,然後成立基金會做公益還要好嗎?所謂「永續經營」顯然有措詞上的誤導嫌疑,畢竟天下沒有不倒的公司(至少現在還沒有案例),那一間用企業方式經營的公益組織又怎能「永續」?顯然在這個社會分工的體系下,我們不能輕易地就斷言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

在論壇進行中,與一同前往的朋友聊著聊著,聊到或許五十年後看「社會企業」這個概念,根本就是個myth(神話)。想像中的情況倒滿正面的,不是「社會企業」不可行,而是未來所有的企業若不具有社會公益性、無法提供社會價值,就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說因為所有企業都是社會企業,所以根本不用加註「社會」兩個字在前面了。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現有的政府、政治社會、民間社會、經濟社會無法解決的問題太多,也代表著向社會企業這種打破現有分類或是跨分類的組織會越來越多,目的也不外乎是要把現存但被放在三不管地帶的問題給包括進去。Well, anything is possible, right?

撇去這些疑惑,今天聽到的六個分享各自都有不同的啟發(不管是好的方面或不好的方面),而且又再次慶幸自己學了設計思考的方法論。驗證了雖然設計思考不是萬靈丹、特效藥,但至少在這些領域都是個能夠派上用場、提供另一種解決途徑的方法。好像有職業病地一直想著設計思考如何能夠幫上忙。(我發誓這是良心之言,而不是工商服務內容。)

(maybe 對於社會企業有興趣的人,可以學一下設計思考?)(這是工商服務)

(圖片來源:Paolo Camera via Flickr)

[T.G.I.F] 大人生,小日子:你的箭頭型人生!

[T.G.I.F.]是流行語「Thank God It’s Friday」(感謝老天!終於星期五了!)的縮寫,原本的意思是終於結束了五天疲憊的上班日。感玩團隊每週都會舉辦內部教育訓練,[T.G.I.F.]專欄代表的含意是「感謝老天!終於星期五了!又可以上課囉!」,未來將會透過這個專欄與大家分享感玩團隊的新鮮課程![T.G.I.F.] YO

距離上次認真自己寫東西有一段時間了,「半工半讀」的困境就是會被惱人的期中考給打亂生活。期中考結束,趕緊來跟大家分享上周五由Sherry跟大家分享的「箭頭型思考」最終回吧!

箭頭型思考總複習

這一系列關於箭頭型思考的課程中,主要是希望能夠提供大家一個對於創意思考的不同觀點:「創意不只是天馬行空,你有方法可以把創意思考融入公司營運!」

在第一次的課程中,Jennifer介紹了關於「突破性目標」與「階段性目標」的概念,之所以需要訂出你的突破性目標,是因為如果你沒有突破性目標,那你根本就不會想到要「創新」這件事,面對所有問題也就都用就有的解決方法來解決。想要創新,一定要有目前看來突破不了的困境,也才能用創意思考的方法,來幫你打破舊有的框架。

上完了突破性目標,Mei介紹了一些簡單的創意思考方法。從怎麼樣進行有效的創意發想,到創意發想要帶給大家的正面思維,以及為什麼這些創意發想方式可以幫你打破思考的限制等等。

本次Sherry教的課程,主要就是一些如何把創意思考融合在工作中的方法!Well, let’s take a look!

在行動區間內行動(Act in the Action Zone):不要太急著決定!

所謂地在「行動區間內行動」,依照「決定的時間」與「選項的數量」做區分。在新創公司所面對的狀況中,比較常遇到的問題是「太早決定」。當你「太早決定」又配上「選項太多」的時侯,就像是你的產品明明就還有更多的可能發展方向,但此時你卻快刀斬亂麻地決定要往某一個方向衝過去,而沒有花時間去探索其他可能。在這本書裡所描述的,就是「斷後路Burning the bridges」的情況。

當你「太早決定」而「選項太少」的時候,會覺得好像沒找到一個好的解決方案,然後做起事綁手綁腳的,無法很確定自己要衝的方向是否正確。不過這都只是因為你在做決定的時候選項還太少,如果多花一點時間去探索更多選項,即使還是選了同一條路,心裡也會踏實不少。

為什麼新創公司比較常遇到「太早決定」的問題呢?

其實只是我自己這麼覺得而已,哈哈,不過原因主要是在於新創公司必須要很靈活地調整公司的方向,對於新創公司來說,不只「時間就是金錢」,連「金錢都是金錢」。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出點成績來的壓力,往往會讓人沒有時間猶豫。在這本書裡雖然沒有很清楚地跟大家說如何評估自己有在「行動區間行動」,不過也算是一種提醒。如果你怕自己在選項太少的時候就做了決定,那何不花個5分鐘做個創意發想,然後花個一、兩天探索一下其他選項,然後你就能比較確定自己走的方向是否是你想要的。

大人生,小日子:人生不只是工作!

要讓自己工作的時候更有創意,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絕對不能一直工作」。這次Sherry在課程中帶著大家做了一個小練習,要大家畫出自己的人生地圖,算出你的人生中到底有多少比重放在工作、多少比重放在家人、朋友,以及自己身上。

除了當天聽到大家分享彼此的人生地圖,讓自己也開啟了很多想法之外,回家後我想了一陣子,發現雖然當時畫的人生地圖只是很粗略的想法,即使你所畫出的人生地圖裡工作只佔了30%,但是當你實際在生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很顯然就不是你所期待自己生活的樣子。

當然每次工作太多的時候,都有各式各樣的理由。

「剛好在趕這個專案,這一兩個禮拜忙完在說。」

「沒辦法,要自己開公司就是這樣,剛開始本來就會比較忙。」

「沒關係,這十年拚完之後就可以放鬆了。」

不能說我自己沒有被這些藉口給控制,而變成一個工作狂,但人生是真的不只有工作,而工作的成敗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也不是自己人生的最終目標。

「你希望你的墓誌銘上面寫些什麼?」前一陣子跟團隊聊天的時候,聊到這一個問題。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什麼「成功的企業家」、「台灣首富」之類的答案,而是「一個令人敬佩的母親」,或是「一個盡心盡力貢獻的人」之類的答案。回到一個人本質的問題上,工作的成功與否的確只能佔你的30%,但現在卻因為種種藉口,把自己在其他生活的時間全都給了工作,仔細想想是真的滿沒有道理的。

不工作真的能幫你變得更有創意!

最近在看的一本書叫做「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作者是個神經科學家Jonah Lehre,文筆非常好的他也是Wire等雜誌的專欄作家,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他所寫的文章,在Jonah Lehre的個人網站http://www.jonahlehrer.com/ 中有非常清楚的文章分類,介面設計的很好。

因為最近看這本書看的十分有心得,改天一定會找機會跟大家認真地分享一下書裡面的概念,不過在這個地方就先跟大家分享一個關於不工作能讓你更有創意的故事。

人的左腦擅長分析、右腦擅長統合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工作之所以能夠讓你更有創意,也正是因為如此。做在辦公桌前,面對著電腦的時間裡,我們的大腦會自動切換成「專心解決問題」的模式,而會把其他不相關的資訊擋在外面。但是當你遇到邏輯與分析無法解決的問題時,那些所謂「有創意」的解決方案,往往需要交由右腦去開始在大腦裡的所有資料庫裡搜尋可能的連結。要怎麼訓練右腦去搜尋那些連結在這裡就先不談了,這裏想講的重點,第一:你需要讓你的腦袋離開「專心解決問題」模式;第二:你需要持續地在腦中儲存各式各樣的資料。

要離開「專心解決問題」模式很簡單,出去散個步、喝杯沒有咖啡因的飲料、唱個歌、洗個熱水澡、運個動…都是能幫你的腦袋放鬆,然後開始在左腦以外的地方運動的方式。書中提到的一個一樣是研究創意的科學家,甚至已經在每天的行程中都排定了「散步」時間。他說:「我在散步的時候不代表我不在工作,正是因為知道散步可以幫我放鬆、想出好點子,我知道必須把散步也列在我的工作行程中。事實上,我大部分的突破都是在散步的時候想出來的。」

現在智慧型手機的功能越來越讓使用者一刻離不開它,或許你會覺得它幫你提高了工作效率,但也正是因為你沒有了可以「無聊」與「胡思亂想」的時間,其實你也在不知不覺中,失去了很多讓大腦休息,而能夠蹦出好想法的機會!

出去外面走走,或是早上起床先去慢跑,或是在通勤的時候把手機關掉,讓自己的腦袋自由地胡思亂想吧。

(圖片來源:daniel.d.slee via flicker)

Pinterest上癮症:pin出自己的品味

Pinterest在這幾天放假的輕鬆日子裡,變成了我的癮頭,昨天甚至在玩了一個半小時之後,必須用「好了,不准玩了」的自言自語逼自己關掉視窗。是時候該來分析一下到底為什麼我會如此上癮,也順便看看Pinterest到底有什麼魔力。

關於Pinterest的報導台灣也已經有不少,像是TechOrangeInside等都已經有滿多文章幫企業分析如何好好運用Pinterest,Inside昨天也發出「Pinterest躍居最受歡迎社群網站第三名」的快訊,僅次於Facebook和Twitter!才營運一年多就可以達到這個境界,而且據這篇報導指出,Pinterest只有16名員工,想想真是不可思議。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這麼容易就上了癮,算是有點安慰作用。

Pin上你的興趣

Pinterest的社群效果,應該是用「品味」與「興趣」來做區隔,如果喜歡的東西不同,你也不一定要follow朋友的pins,而是去找一些能夠引起你共鳴的同道中人。對於設計師、攝影師,或是從事藝術創作、時尚等與「美感」相關工作的人來,是個很好的分享平台,也可以讓你的粉絲很容易地變成幫你宣傳理念的媒介。每個人都repin個幾次,你的作品也很容易會被重要的人看見,而當越來越多創作者聚集在Pinterest,也就讓這個平台變得越來越豐富,也會吸引一般大眾上去尋找新鮮貨。

對我來說,因為我不是個創作者,所以在Pinterest得到的東西主要不是理念獲得散播這一點,而是得到了一個打開眼界的資源庫

持續開發自己的Pin領域

剛加入Pinterest的時候,只覺得版面上都是各種設計小物,有鞋子、衣服,還有一大堆街拍潮男潮女照,這當然跟你最初選的興趣範圍有關,但這實在不是我在乎的東西,所以也不會想要repin任何東西。幾天前在公車上跟朋友聊到久遠以前我曾經很想當室內設計師這件事,回房間之後就隨便在Pinterest上搜尋了interior design,結果讓我為之驚艷!各式各樣的設計師作品浮現眼前,看到有興趣的作品,有些在內容敘述終究已經有講設計師是誰,沒有的話循著repin的軌跡追溯回去,幾乎都可以找到設計師本人的網站

單拿找室內設計風格這件事來說,用Pinterest當做媒介來尋找,比你在Google上面用盡各種關鍵字搜尋還要快的太多太多了。很多女生把Pinterest拿來當做婚紗、婚禮佈置的剪貼簿,聽起來很粉紅泡泡,但不難否認他的確有這樣一個厲害的市場存在。當你循著pin找到設計師的網站的時候,又會忍不住認真地瀏覽他的網站,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會讓你想要pin到自己的board上面。這樣無限循環之下,就導致了一開始瀏覽就會玩個一兩個小時的結果。

自己爽就好

不像Facebook的上癮方式極度需要朋友們不斷的回應,在Pinterest上面當然如果有人願意repin你的東西,會讓人開心一下,然後更認真地去找好東西來與大家分享,但我覺得如果沒有人repin你的東西,其實也有一種「自己爽就好」的感覺。

當你的pin越來越多,整個版面就越來越豐富,對於有奇怪蒐集癖,或者像我這種容易被累積些什麼制約的人來說,就會有種要挑戰自我的衝動,定時上來看一下有沒有新東西可以repin,或者是會想定時瀏覽一下過去找到的設計師網站,尋找下一個pin的目標。整個過程其實滿適合想要塑造自己成某個品味的人使用,這也是為什麼在一開始看到Pinterest的時候,第一直覺是「假文青一定很愛」。說人家是假文青好像有點自以為是,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假文青,只是看你展現的方式是什麼,以及展現的領域在哪裡而已。

總而言之,Pinterest真的滿好玩的,不過我懷疑這是因為這幾天放假比較輕鬆自在,因此有閑情逸致在那裏pin來pin去。工作一忙恐怕就沒有那麼多時間閒逛,如果工作忙的時候,Pinterest也能發揮跟Facebook一樣的黏著效果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強翻天了。下週開始忙寫書與期中考的過程中來觀察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