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遲到的好習慣:給自己一點呼吸的時間

整個星期為了面試而跑了信義區好幾趟,每天都頂著讓台北市氣溫屢屢突破高點的毒辣陽光在路上走著,下午兩點的街道上行人三三兩兩,莫名地有種蕭索的感覺。在繁華的信義區,即使有著光鮮亮麗的百貨公司櫥窗當背景,炎熱的天氣還是在行人臉上曬出了一朵朵烏雲。

那天我在傍晚六點半走到了信義路與松仁路的交叉口,約好面試的時間是七點。

回顧過去的幾個月裡,「不遲到」的原則好像逐漸失去作為「原則」的可靠性,或許是每個行程之間都卡的太緊,或者是因為覺得自己的時間很寶貴,因此總是不留下空隙,種種原因都導致我開始用「剛好準時」來預估所有的赴約時間。剛好準時的問題就是往往會因為某些不盡人意的事情而耽擱,像是突然無法決定該穿哪雙鞋、找不到雨傘、出門後才發現忘了帶手機、公車在眼前呼嘯而過…結果就是遲到個五分鐘、十分鐘。每個人對於遲到這件事的感知不同,對我而言,遲到是種極高度的心理折磨,交雜著罪惡感、焦慮、慌張。明明遲到充滿著這個多的負面情緒,但卻還是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貪圖那五分鐘、十分鐘的拖延,回想起來還真是不知道為什麼要如此作賤自己。

因為意識到必須要把這個行為模式給調整過來,一開始放假就把手錶、手機、鬧鐘、時鐘的時間全部調快9分鐘。9分鐘的緣由是來自前一陣子看了商周的《成功者沒告訴你的好習慣》,我覺得這篇文章基本上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又是一篇老生常談的生活習慣文章,裡面說的要運動、少看電視等等都已經是有講等於沒講。裡面提到了李嘉誠從年輕時在茶樓當跑堂夥計時就習慣把手錶撥快8分鐘,到了現在依然如此。當然在這篇文章中,把手錶撥快8分鐘這件事變成了「成功」必要條件之一,我個人覺得還是看看就好,但無論是否是為了要達到成功,讓自己「等一下別人」其實有各種好處。總而言之,因為我最近還是十分喜歡拖延,因此才決定比李嘉誠的8分鐘還要再多1分鐘做緩衝,徹底讓自己遠離遲到的焦慮。

好處一:不會為了趕最後的一兩分鐘讓你變成臭臉人

無論是赴約還是趕死線,有時候就是會差那一兩分鐘,導致自己穿著高跟鞋在路上競走,或者是對突然讀不出來的網頁或檔案而氣急敗壞。回想自己過去所有感到「不耐煩」的時刻,無論是在超市排隊等結帳、在高鐵站排隊買票,或者是等紅綠燈,都是因為自己正趕著要去什麼地方,或者趕著要完成些什麼事。你也許也碰過那些在隊伍中沒來由地發出「嘖嘖」聲響的人,你可能會對這樣的人冒出一句「趕屁啊」的內心口白,但很多時候我們也因為自己在趕時間,而變成了這樣的人。(雖然沒有「嘖」出聲來,但可能是臭臉加翻白眼,而甚至自己也沒意識到。)提早個幾分鐘,就能讓你無時無刻都氣定神閒,不會因為排在你前面結帳的人又跑去拿一包口香糖而生氣,也不會因為在你前面買高鐵票的人按錯了一個鍵導致重頭來過而發火,當他們一臉歉意地轉過頭來跟你說抱歉時,你能給他們的不是一張臭臉,而是一個微笑,說「沒關係」。

好處二:不需要因為遲到而道歉

我們都知道,跟人家約了時間但是卻遲到必須要道歉(我選擇相信這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是常識)。道歉不該是表面工夫,好像只要說聲對不起就是交差了事,道歉應該要是真心地覺得自己犯了錯,而且傳達願意改正這個錯誤的誠意。簡而言之,道歉應該要「mean it」。我不知道對於其他人來說道歉是否會帶來極大的壓力,但對我自己而言道歉的壓力十分沈重,如果有測量血壓、心跳的儀器接在我身上的話,那我道歉的當下應該是血壓飆升、心跳加快、冷汗直流的情況,想當然而這對心理與生理的健康都不是件好事。犯錯就該勇於道歉,所以道歉是免不了的,但如果你總是提早赴約,那至少免去了因為遲到而需要道歉的情況。人生要道歉的場合不勝枚舉,讓自己省去「遲到」這一項,也算是讓自己的人生好過一點的方法。

好處三:留白,給自己一點呼吸的時間

很多人不願意提早赴約「等」其他人的原因,都是因為:「反正大家都會遲到,所以我遲到5分鐘都還是最早到的。」其實這種心理狀態也是導致我越來越以「遲到5分鐘以內」都還可以接受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但是即使自己的時間成本真的是一分鐘幾十萬上下,也並不代表對方的時間成本就比你低。他的時間成本可能是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創作一幅畫的時間,真要轉換成金錢單位來計算的話,那肯定是無價。總而言之,沒有道理要別人等你。提早幾分鐘赴約,等於是多給了自己那幾分鐘的時間。如果是在等面試,那剛好可以做個深呼吸,把思緒與專注力拉回來;如果是在等約會,那剛好可以回想一下與對方過去的美好回憶,讓自己的心情處於最舒適、最開心的狀態;如果是在等開會,那剛好可以把接下來要用的檔案開一開、把簡報在腦中重播一次,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如果是在等看醫生…well…那可以把今天的待辦事項想一下,或者坐在那裡發呆放空也是不錯的選擇。總而言之,提早那幾分鐘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久,也並沒有那麼無法忍受,反而可以讓自己思緒更清楚、心情更愉快,得到一點呼吸的時間。

還好我還不是智慧型手機的使用者,否則我想在這些等待的時間裡,我一定會拿起手機開始無意識地逛Facebook、檢查Gmail、逛Facebook、發個Line、開個遊戲、逛Facebook…然後無意識地度過這幾分鐘。

這天傍晚,陽光已經斜斜地照在信義區,氣溫還是十分悶熱,我提早了半個小時抵達面試地點附近。正煩惱著該去哪裡打發接下來的20分鐘,就看到了信義路與松仁路交叉口的那片小小綠地。圍著這片草皮的是幾張長椅,於是我坐了下來,拿出筆記本,用文字填滿這20分鐘。斜斜的陽光還是有點熱,但有徐徐地微風適時紓解;正值下班時間的大馬路上塞著滿滿的汽機車,配上指揮交通的義交吹的哨子聲,有點吵,但久了也是有一種韻律在各式各樣的聲音裡面;一棟棟立在眼前的玻璃帷幕大樓,配上快步來去的零星路人,有點冰冷,但不時也會有緊握著彼此充滿皺紋手掌的老夫妻,慢慢地散步著,增添了些許人情。

人總是需要呼吸的時間,2分鐘、20分鐘、2小時、2天、2星期、2個月、2年…無論時間有多長,都比庸庸碌碌、匆匆忙忙更能讓自己貼近心裡的聲音。

(圖片來源:DeusXFlorida via Flickr)

暑假的台北小旅行

前一陣子在看Tal Ban-shaharPositive Psychology課程的時候,他在課堂上說:

「放暑假就別再修課衝學分了,暑假就是要讓你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

這是我最後一個暑假了,我想這是我這輩子人生計畫落後同屆的人最多的一段時間,有趣的是卻也絲毫沒有過去預料中的焦慮感。一年半以前,光是聽到友人已經在投履歷找工作,自己就緊張的不得了,更別說聽到又有誰已經找到工作了。一年半後,對於人生計畫又有不一樣的看法,現在的我,反而很害怕自己因為匆匆忙忙地跳進什麼東西裡,然後就因為第一步的妥協,而逐漸忘記最原初的夢想。人生只有一次,每一步都不該妥協。

最後一個暑假了,怕自己又不知不覺地落入找工作的焦慮,因此決定要逼自己放一個月的假。聽了很多人說找工作是有季節性的,所以錯過這個季節就宛如天會塌下來一樣,人生就會失敗了。Well,不信邪的我決定相信雖然找工作有季節,但如果我與這份工作或這間公司真的那麼契合,彼此又對於合作充滿期待,那其實就跟季節沒關係了。再多職缺又怎麼樣,適合我的一個就夠了。大家可以睜大眼睛觀察一下一年後的我人生有沒有失敗,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不定我還真的極度失敗成為落水狗一條。

這個月放大假安排了幾件事要做,首先是學開車與學一點程式語言,兩者都不是我要拿來當飯吃也不是特別有興趣的,所以學起來應該也不會有太大壓力。再來就是要進行我的台北小旅遊計畫。

昨天從萬華艋舺一帶坐公車回來,從龍山寺捷運站那一帶的老式服裝店聚集地,一路上發現了「鳥店」街、家具街、台式小吃街,然後一轉彎進入中正區就立刻變成外省區,充滿著江浙麵館、北方菜、四川菜、饅頭包子…覺得台北真的太有趣了,尤其在這些幾十年前比較繁華的地區,特別充滿著臺灣的地方風情。尤其是店家與行人很明顯地從本省文化轉換成外省文化的不同區域,讓這短短20分鐘的車程充滿驚喜。

相較於信義區那一帶的「現代」,這些落腳在摩天大樓陰影下的小店家,才真正是故事的所在。特別有趣的是每個區域會出現的人都不一樣。公館是學生、年輕的情侶、小家庭出沒的地方,信義區則是踏著高跟鞋的地段,而在萬華,明顯地充滿著穿著花襯衫的中年男子,摟著有點中年小肚肚,但看得出來年輕時頗有姿色的太太。各式各樣的人,好像都能在台北,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總有一塊地方,是你能夠很自在地生活的。

或許是最近讀了很多白先勇吧,在孽子裡看到的新公園,或者是作者描述為台北邊疆地區的龍江街,還有龍子與阿鳳在松江路底那片稻田中的小房舍,對我這個在台北待了五年之後終於對這裡有點概念的人來說,特別地有驚喜感。我想這是文學真正重要的地方吧,雖然我們有歷史,但唯有文學,才能賦予一個時代源遠流長的故事。

整個七月,是台北小旅行月,帶著筆記本,寫下旅行的新發現。

(圖片來源: Andy*Enero  via Flickr)

21天就能養成好習慣、戒掉壞習慣?

在上一間公司從「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每個人每天的時間有限,所以如果能秉持著專業分工的精神,從不同的人身上吸收新知,的確會讓整個學習的速度加快。其中一件重要的學習,是關於「要養成習慣要花21天持續不斷」(註一)這件事。

自從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一直沒有什麼事情誘發我真的來實驗看看,直到年假接近尾聲的某一天,我突然意識到住在這個有免費健身房,而且離房間只有2分鐘步行距離的宿舍,繳了這麼多錢,肯定是包含了這項福利。不知不覺也在這裡住了半年,也就是說要追求回本的心理只剩下半年可以努力!何不從現在開始一方面多用一下已經繳了錢的福利,一方面也來實驗一下21天是否真的是個神奇的數字?於是,我便在1月30日展開了我的21天早起晨跑的計畫。

21天=3週

成功從小學畢業的人應該用膝蓋想就知道21天等於3個星期,但這又代表著什麼意義呢?

3週的長度,代表著你必須熬過第一週生不如死的乳酸堆積期,但也代表著你可以從第一天跑15分鐘就決定放自己一馬進步到開始把目標定在至少要跑滿30分鐘;3週的長度,代表你必須熬過連續五天都得6:30起床的苦難(如果你跟我一樣很幸運地可以在10點才算遲到的話),然後開開心心地有兩天自然醒的補眠時間,接著再重新回到6:30的日子,就像政治學裡對於穩定民主需要經過兩次政黨輪替的理論一樣,如果輪個兩次你都能在兩天睡到飽的情況下還能回到6:30起床的狀態,那代表你大概可以經得起考驗了。

除此之外,3週剛好是個你奮力撐完第一週之後,可以告訴自己「才第一週而已,繼續加油」,然後在撐完第二週之後,卻又可以告訴自己「過兩週了!剩一週,繼續加油」的長度,而且如果算天數的話,又可以剛好破20天,聽起來就有成就感。為什麼不是4週而是3週?我想這跟台大鵑的卡(註二)的道理是類似的,要求女性同胞們在內出血的時候還進行劇烈運動簡直是逼人太甚,也不太可能,也因此3週看起來好像真的是恰恰好。

真的有那麼神奇嗎?

堅持了21天之後,趁著惱人的生理期讓自己休假了幾天,在這段假期內感覺心裡總有一股要一直提醒自己要儘快重回軌道,不要讓21天的心血就這麼浪費了,也還好直到現在都還有持續進行下去,但是否能夠「天天」跑步,那可就不見得是如此。

經過這21天,我自己做的分析是,21天這種有明確數字式的目標的確能夠讓人不容易找藉口怠惰。如果你的目標是「減3公斤」,那當你遇到體重遲遲不下降的時候,可能第一、二天會自我安慰說沒關係,繼續撐下去就好,但到了第五、六天,很難說自己還存在著那份信心可以說服自己繼續努力達成目標。以天數來訂定目標,等於是每完成一天就算一天,不會讓你有進度停滯的洩氣感,對於意志不堅定的大多數人來說應該是個很好的鼓勵方式。

除了目標明確這一點之外,其實我就不太敢說21天有什麼神奇的效果了,前面那一大段關於3週是多麼一個恰恰好的數字其實都只是瞎掰一通。就拿我的目標是要晨跑這件事來說,想要維持這項計畫最重要的是要在一大清早爬的起來,也就是說得把睡眠時間整個調早。想要在11:30就上床睡覺,更重要的是你能在上床以前把該做的工作、休閒活動都做完,在這21天都不過夜生活很簡單,但要讓21天的工作都能順利早點完成就是可欲不可求的運氣了。

而且在我的計畫當中還有幾個先天優勢,第一是健身房只有2分鐘的距離,所以可以悠悠閒閒地跑完步之後回房間洗個澡再出門上班,如果現在的情況是我得離家去某個健身中心跑完步,得在那裡沖完澡直接去上班,光想到每天要把多少清潔用品、換洗衣物、化妝品、保養品帶在身上就打退堂鼓了;第二是我很幸福地在10點以前抵達工作崗位就好,如果是8:30打卡的工作,恐怕連睡到最後一刻起床衝去公司都有可能遲到,更別說要空下一個小時做運動了。

也就是說,21天只是給你一個目標,真正要養成什麼好習慣或改掉什麼壞習慣,恐怕關鍵還是在於你怎麼調整生活中其他的事情,讓一切能夠配合你的計畫進行,牽一髮動全身的道理就在這裡。

註一:關於21天是否能真的讓人養成習慣,正反方說法都有,以下附上一些連結給大家作為參考:21 Days To Form A Habit – You Can Do It /Stop Expecting to Change Your Habit in 21 Days

註二:台大游泳池發行的鵑的卡(Gender Card)是英文「性別」的諧音,是一種月費制的游泳池會員專案,與一般月費不同的是,鵑的卡讓你可以付比較少的錢,選擇在一個月內可使用游泳池20天的服務,讓每個月必須因為生理期而無法游泳的女生也能享有公平的服務計價模式。鵑的卡的想法最初是一群學生在女性主義理論課堂學期報告中所提出的專案,最後被學校採納實際執行,成為至今不分男女都愛用的一項服務。

(圖片來源:The World According To M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