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時難別亦難,第二個家。

IMG_0782

還是個小大一時,當時的台大還沒有校園內禁煙的政策,在這面牆後,與法律系的同學一起上著他們系上開的政治學選修課。跑來上這堂課,純粹只是因為高中時參加了國科會辦的高中生人文及社會科學營,裡頭的一個博士生輔導員現在成了助理教授,開了這堂課。許是好奇使然,也摻雜了一點虛榮心,想要在這堂課裡與他相認,感覺像是自己終於達陣、進入台大了。沒什麼理由地選了這堂課,卻開啟了大學的一連串啟蒙。

某一次課堂中的下課時間,一向對於跟老師聊天不是很自在的我,走到講台去問了老師一個問題。早已忘記我問了什麼問題,只記得他說:「我想抽根菸,出去聊吧。」和他從講台旁的小門,走到了這塊小地方。他從口袋掏出一根煙,說:「你介意我抽菸嗎?」我說:「不介意。」他說:「但你還是站遠一點好了,二手菸不好。」於是我們便站在這塊小地方的兩側,聊了10分鐘。那是我第一次覺得,進台大,好像真的不錯。

曾經跟不少人分享過,這堂課是我覺得在大學四年裡,最重要的一堂課之一。對於一個過去都是懵懵懂懂地讀書、考試的大一學生而言,對於我們所身處的世界,其實不會有太大的共鳴。對於台灣為什麼會是一個充滿爭議、充滿歷史傷痛的地方,也無法踏實地說出些什麼。直到看見《超級大國民》裡的怨悔、《陳才根與他的鄰居們》裡的無奈、《鬼島殺人紀事》裡的荒謬,才看見了自己所承載的歷史包袱有多麼沈重。

給我們看這些電影、紀錄片,老師也有他的私心。他把更多的責任放在我們身上,也不怕批評地反覆地強調我們能夠進這座校園讀書,代表著我們享用了社會的資源、背負著社會的期待,所以該做的更多,而且是為了那些無法發聲的人做事。光回想這一番話,就讓我連呼吸都感到沈重。當時的我只覺得心中被點燃了些火花,卻不知道這些能量該往哪裡去。掙扎了這些年,卻還是只能模模糊糊地摸著石頭過河。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馬齒徒長了。

陰陰的天氣,在校園的一角逛了一圈,隨便照了幾張相片,帶著電力耗盡的相機走回宿舍。回房間前,在電梯裡按了頂樓的按鈕。在空無一人的宿舍頂樓,找了個向東的位置坐了下來,從背包裡掏出許久沒動的香煙,點了一根,讓自己泡在煙霧裡。與其說抽煙,倒不如說是點著菸,等待著它燃盡的這段時間,才是我所想要的。一個人、一支菸的頂樓,看著一樣也淹沒在雲霧之中的台北101,感受著只有自己與台北的安靜。

(照片版權歸作者所有)

暑假的台北小旅行

前一陣子在看Tal Ban-shaharPositive Psychology課程的時候,他在課堂上說:

「放暑假就別再修課衝學分了,暑假就是要讓你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

這是我最後一個暑假了,我想這是我這輩子人生計畫落後同屆的人最多的一段時間,有趣的是卻也絲毫沒有過去預料中的焦慮感。一年半以前,光是聽到友人已經在投履歷找工作,自己就緊張的不得了,更別說聽到又有誰已經找到工作了。一年半後,對於人生計畫又有不一樣的看法,現在的我,反而很害怕自己因為匆匆忙忙地跳進什麼東西裡,然後就因為第一步的妥協,而逐漸忘記最原初的夢想。人生只有一次,每一步都不該妥協。

最後一個暑假了,怕自己又不知不覺地落入找工作的焦慮,因此決定要逼自己放一個月的假。聽了很多人說找工作是有季節性的,所以錯過這個季節就宛如天會塌下來一樣,人生就會失敗了。Well,不信邪的我決定相信雖然找工作有季節,但如果我與這份工作或這間公司真的那麼契合,彼此又對於合作充滿期待,那其實就跟季節沒關係了。再多職缺又怎麼樣,適合我的一個就夠了。大家可以睜大眼睛觀察一下一年後的我人生有沒有失敗,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不定我還真的極度失敗成為落水狗一條。

這個月放大假安排了幾件事要做,首先是學開車與學一點程式語言,兩者都不是我要拿來當飯吃也不是特別有興趣的,所以學起來應該也不會有太大壓力。再來就是要進行我的台北小旅遊計畫。

昨天從萬華艋舺一帶坐公車回來,從龍山寺捷運站那一帶的老式服裝店聚集地,一路上發現了「鳥店」街、家具街、台式小吃街,然後一轉彎進入中正區就立刻變成外省區,充滿著江浙麵館、北方菜、四川菜、饅頭包子…覺得台北真的太有趣了,尤其在這些幾十年前比較繁華的地區,特別充滿著臺灣的地方風情。尤其是店家與行人很明顯地從本省文化轉換成外省文化的不同區域,讓這短短20分鐘的車程充滿驚喜。

相較於信義區那一帶的「現代」,這些落腳在摩天大樓陰影下的小店家,才真正是故事的所在。特別有趣的是每個區域會出現的人都不一樣。公館是學生、年輕的情侶、小家庭出沒的地方,信義區則是踏著高跟鞋的地段,而在萬華,明顯地充滿著穿著花襯衫的中年男子,摟著有點中年小肚肚,但看得出來年輕時頗有姿色的太太。各式各樣的人,好像都能在台北,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總有一塊地方,是你能夠很自在地生活的。

或許是最近讀了很多白先勇吧,在孽子裡看到的新公園,或者是作者描述為台北邊疆地區的龍江街,還有龍子與阿鳳在松江路底那片稻田中的小房舍,對我這個在台北待了五年之後終於對這裡有點概念的人來說,特別地有驚喜感。我想這是文學真正重要的地方吧,雖然我們有歷史,但唯有文學,才能賦予一個時代源遠流長的故事。

整個七月,是台北小旅行月,帶著筆記本,寫下旅行的新發現。

(圖片來源: Andy*Enero  via Flickr)

Startup Weekend Taipei: So, what happened?

So, Startup Weekend, well… Let’s see what had happened, shall we.

剛從這2.5天的緊繃中鬆懈下來,重拾一週以前的生活步調,怕自己盡寫下一些流水帳,因此醞釀了兩三天才動筆來回顧這個週末。有很多學習(這是當然的),但有些可能不是那麼「公關正確」的學習,希望不會得罪太多人,哈哈。開始吧!

設計思考與創業:快速修正與取得回饋的重要性!

Startup Weekend裡要求每個團隊使用的是Lean Startup(精實創業)方法論,有興趣的人可以連結去研究研究,但就以我自己粗淺的了解,認為這套方法就像是設計思考裡面要求大家快速做出prototype,然後立刻去找使用者測試,得到回饋之後再很快地進行修正,然後再做出個prototype,再去找使用者測試的過程。(另一個結合lean startup與 user experience方法的公司LUXr也很有趣!)

在這2.5天裡,每個團隊應該都被逼出去與使用者接觸,打電話推銷、填問卷(well, 這真的不是那麼推薦,不過他的確是要在短時間內看到回饋最快速的方法),或是直接站上講台問台下的大家願不願意掏錢買。這個過程應該對大部分的人而言都是非常挑戰舒適圈的舉動,無論是習慣於坐在辦公室裡光想不做的商管專業人員,或者是負責一直寫程式、做網頁的軟體工程師,都得去面對使用者,而這也是讓你的產品真的能夠符合使用者需求的重要條件。不過既然在短時間內就得得到一定程度的使用者認可,要想清楚自己是B2C還是B2B,以及你該怎麼最快速的接觸到你的客戶,這不只是在Startup Weekend這樣的活動裡要想清楚才好做事的,這也是在你的公司要重視的。

幾乎每一組都被所謂的MVP給搞的焦頭爛額,就我的猜測,應該也有不少組像我們一樣搞了好久才稍微知道到底MVP是什麼。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產品),基本上就是要你想清楚你的產品或想法,如果要在接下來的5分鐘內就拿出去賣,那個可以賣的東西是什麼。哈哈,或許是這樣吧,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認真研究一下。

在大學比了一些商業競賽,大部分的比賽都是要你做出一個包裝的很漂亮的提案或商業模式,而且大部分的比賽裡如果你沒有想到5年、10年計畫的話,就沒有得名的可能。MVP的概念則是反其道而行,而這或許也是startup跟一般大公司需要的東西不同之處:startup需要快速、彈性、立即得到成果,有理想而沒有那個踏出第一步且要把第一步站穩的MVP是不可行的。這對於在國企系裡解了好幾年哈佛個案的我來說,算是一記響亮的wakeup call。沒錯,長期策略很重要;沒錯,有短中長期計畫很重要。就像一句從朋友的朋友口中講出的至理名言:「國企系教你有夢最美,但卻沒教你築夢踏實」。不能說策略是個屁,但他應該要與執行力共存才有價值,而這也是國企系一直沒有教的東西。

推薦給想要比商業競賽的學弟妹,說不定在你們的提案裡面真的用MVP的概念,去賣出些什麼,能幫你變成現場最突出的那一組。要不是我實在有更緊急的事情要做,還真想去比個什麼競賽來測試一下XDD。言盡於此,想不想用就由你自己決定啦。

知道自己的堅持,但也要能夠變通

在Startup Weekend裡,每過一、兩個小時,就會有mentor來關心一下進度,每一組也都把握機會請這些mentor來debug(找盲點)一下。每個mentor都很盡責的點出他覺得不錯的地方,也毫不留情的點出那些致命的盲點,同時也會給你他的意見。每個人來講的東西都不一樣,但卻也都是重要的意見,所以你一定會想要盡可能的修正被點出來的問題。

Well,不知道有多少mentor其實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裡卻在吶喊著:「堅持下去!」不過,我想這也是一堂必須要讓每個人都重重摔過才真的學的會的課。就像是你無法滿足這世界每一個消費者一樣,每個人給你的意見一定都不一樣,而這也是在設計思考工作坊裡面,每次到了使用者測試的階段,每一組都搞不清楚是否該照著測試者的意見改,還是要忽略他的意見。一直照著每個人給的意見修正,會讓你一直回到原點,失去前進的方向;不聽意見,又會讓你與實際的使用者脫節,最後變成那些冥頑不靈的失敗品。到底該怎麼拿捏,這恐怕是個大哉問,我也不知道答案,但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你需要很明確的知道自己「要解決什麼問題」以及你的「high level pitch」是什麼的原因。

「你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以及「你的high level pitch是什麼?」是這個週末一直被問到的問題,這兩個問題的重要性,就我目前的理解,在於你是否清楚地知道自己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麼。就像大衛所講的,「high level pitch是你每天早上5點起來、即使颱風天也要工作的理由」,我個人覺得這個形容真的是十分貼切。創業很累、很多瓶頸、很多困難,而且是個要自己開路而沒有人帶領的旅程,如果你沒辦法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根本不可能打怪、開路!最後的下場,或許也就只是迷失在叢林中,然後選擇承認失敗。

我還不是個成功的創業家,所以講不出那些該具備哪些條件才會讓你創業的成功率上升的話,但是「堅持」或許是個很明顯的答案。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然後堅持下去。唉,講著講著就讓我想到在社團遇到的Tina事件與贊助被撤的那段往事,當時有一整個團隊的夥伴互相支持著彼此,即使心裡有個懦弱的聲音一直說:「乾脆放棄吧」,但是由夥伴身上得到的互相鼓勵卻持續不斷地壓過這些聲音!夥伴是很重要的,而我們都沒有那麼堅強!NTU d.thinking Club的大家!你們真的是超棒的夥伴!!!!!(舉手)

Don’t sell love, because love is not for sell

找不到一句恰當的翻譯來解釋這個概念,但基本上就是「不要賣愛心,因為愛心是無價的」。為什麼特別體會這一點,是因為我自己的終極創業目標是要創一個社會企業。社會企業之所以比一般的公司更有挑戰性,是因為他所帶給顧客的價值,要比一般只是比價格還要更多,才能夠讓顧客買單,也才能夠兼顧財務上的收益,以及社會價值上的收益。

在若水實習的短短兩個月,不敢說自己有多了解社會企業,但其中學到的一個重點卻在這次的活動中得到驗證:「社會企業不是在賣愛心,而是在賣價值。」如果我因為想要幫助喜憨兒而去喜憨兒烘焙屋買麵包,那表示我是在買那一次性的愛心。雖然這麼說有點功利,但要建立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你就得把你的顧客當做唯利是圖功利主義者,而不是慈善家。你所提供的產品到底有多少實際的價值,就是消費者會付錢購買的價值。如果你只是要賣愛心,那你的競爭者就是慈濟、紅十字會、家扶基金會這些「慈善團體」,而你也永遠不可能在商場上立足。

最常拿出來當例子講的,就是喜憨兒烘焙屋與日本的Swan Bakery。基本上喜憨兒烘焙屋就是抄Swan的模式,聘用喜憨兒來當店員、烘焙師。不同的地方是,你在Swan網站或店裡,看到的只有高品質的精緻糕點,而在喜憨兒烘焙屋…well,甚至連名字都告訴你這是「喜憨兒」烘焙屋。顧客因為SWAN提供了美味精緻的糕點而持續回籠,讓Swan成為一間成功的連鎖蛋糕店,也能持續地貢獻己力,幫助弱智的殘障人士得到工作機會;反觀喜憨兒烘焙屋,賣的是愛心,所以只有那些真的佛心來著的人會去購賣,至於像我這一類沒那麼佛心的消費者,可能幾年想到一次,覺得自己該做善事了,才走進店裡買一次。結果就是喜憨兒烘焙屋就被當做慈善事業一樣燒錢,等到某天錢燒光了,也就無法繼續幫助台灣的喜憨兒了。

把消費者當做唯利是圖的人真的有那麼銅臭嗎?我想也未必吧。

其實網路創業也可以是社會企業,但我還沒有認真去研究這個領域有沒有成功的案例,不過這其實是需要創業家們一起努力的。做社會企業的人不一定都是佛心來著的,像我就只是因為覺得只賺錢太庸俗、太簡單的自大狂心理,而且社會企業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需要比成功征服市場還要更多的能力才能夠達到,把它當成一個自我挑戰的目標,不是非常爽嘛!!

找到自己所愛,因為永遠沒有萬全準備好的那一天

所以,Startup Weekend結束了,下一步呢?

很慶幸我在這個人生轉捩點參加了這個活動,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雖然信心被打垮了幾次,但也知道現在這些小妖小怪比起未來要面對的魔王,其實都不算什麼。其中一個體悟,是更加知道無論如何,最重要的還是找到自己所愛的東西,有熱情能夠支持自己每天早上5點起床的東西,其他的,就真的不那麼重要了。

一個人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才能夠聚集一個跟你一起往同樣方向前進的夥伴(就像所有因為設計思考而聚集的d.thinking Clubers);找到自己的夢想,才能在實現夢想的路上,克服一切離譜到極點的困難;知道自己的堅持,才能在這一團迷霧中,還是能夠靠著手中的火把,摸索出屬於你的道路,而不會迷失在叢林中;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會準備好走上這條路,你也不可能在人生某個時間點突然「準備好了」,然後就期待接下來一帆風順。我們永遠不可能準備好,唯一能做的,是那一份堅持,然後剩下的,就是把路上的妖怪一個一個打趴。

特別感謝:

推薦我們參加的Peter,祝你的Pinkoi蒸蒸日上!

Startup Weekend Taipei的主辦單位與贊助單位

LeanMatch的夥伴們,一直被打倒還是不放棄的精神!

所有參與的mentor們,願意傾囊相授!

感玩的女孩們,一起走過這一段,也才能在活動中學到這麼多。你們是最棒的夥伴!攙扶著彼此前進,每次跌倒都有人接住的感覺,真是太幸福了!接下來就得靠自己了,要一起加油喔!!!!!Love you all!!!

(圖片所有權歸作者所有,照片中的人們是本次勇奪首獎的Advintage,期待你們發展出適合我這個族群的產品!)

久違了,台中。

介於高雄的家鄉,以及生活的台北之間,有個城市叫做台中。從身邊的朋友口中聽說的台中,或許是因為大家同樣都擠在陰雨綿綿的台北努力生活著,對於台中的描述總是充滿陽光與溫暖。在高鐵上來來回回經過台中無數次,幾乎每次都在睡夢中就結束了短短幾分鐘的拜訪,距離高中時人文營組聚在台中的深度遊覽已經過了四、五年,大二參加北貿盃來去匆匆也沒有真正看見台中,沒有預料到,再次蒞臨,卻讓我有如此不同的感受。

久違了,客運。

在此之前最後一次搭乘客運,恐怕要追溯到大一時閒著沒事做,想要體驗一下搭夜車回高雄的感覺。在管圖消磨時間到一點多,出發到車站搭車,雖然已經是最高等級的按摩座椅,五、六個小時下來,還是讓肩膀與脖子幾乎僵硬地像石頭一樣,半睡半醒了一晚,抵達高雄家中還得再花個六、七個小時補眠。有些經驗就是這樣,讓你有一股衝動要去嘗試,但嘗試過後立刻也讓你產生無比的滿足感,覺得此生有嘗試過了就已經十分足夠,不會再有任何多餘的慾望去再試一次。

這次重新踏入客運站,已經變成了結合商場的「京站」。出了捷運站之後跟隨著台北轉運站的指示探索,結果居然走到了外頭又繞進去,而最近的通道明明就是從商場裡上去,看來我們的指示系統還是有著不小的問題。無論是購票區或搭乘區,整體的明亮度都大大地提昇了,一甩過去對於客運車站總是陰暗無比的印象。在台北生活了四年多,實在不得不說這個城市持續在改變,而且改變的程度比台灣其他城市都快速。家鄉高雄自從蓋完捷運之後的大幅改變之後,就差不多是如此了,一樣都是直轄市,果然資源的分配上面還是有著顯著的差距。看到了煥然一新的客運站,似乎也預告著一趟旅程的美好開始。

帶著台北來到台中

一抵達目的地,就鑽入了咖啡輕食店辦公,幾個小時過去,台中只存在於菜單上明顯少了幾成的售價,以及隔壁桌的客人點的三明治離奇巨大的畫面之中。走在市區的街頭,若真要說這是在台北的某區也不離譜,直到走進了佔地數十坪的韓式料理店。好像除了台北之外的餐廳都有能力提供寬敞的用餐空間,在台北待久了,也漸漸習慣那種在有限的空間裡盡可能發揮佈置巧思的風格。

結束了午餐,轉移陣地到春水堂創始店裡進行會議。在地下室最深處的角落找到了令眾人滿意的位置,腦中的畫面像是我們把自己埋藏在台中的地底,有點諷刺地成為在台中的最後一站。當然,在這裡,最台中的莫過於據說直接打了台北春水堂分店五折的價格,只花六十元就可以有木質地板、塌塌米、燈光、音樂皆吸飽了高雅的空間,你不得不對資本主義帶給我們的「快速、競爭」搖頭嘆息。用錢買休閒、買清淨簡直是資本主義發揮的最高境界之一。

結束了所有行程便直奔台中火車站。歷史悠久的台中火車站應該是與台北最不同之處,而在那裡也終於體驗到了標示不清的傳統,高鐵已經開通了六、七年,從台中火車站轉搭區間車到烏日高鐵站的乘客也不少,但像我這種分不清烏日在台中市的南邊還北邊的人,卻得落得詢問忙碌的站務人員才知道該到哪個月台去搭車的下場。一個簡單的標示就可以讓站務人員每天少回答幾次「對面搭車」何樂不為?

擠在人滿為患的區間車上,身旁緊鄰的是個台中一中的學生。曾幾何時,我眼中的高中生已經跟國中生長得一模一樣了,這不是感嘆自己與青少年的自己已經產生世代隔閡的時候,比起生理上的差異,甚至是衣著上的差異,在心境上的改變應該是最大的。單純的生活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或許稱得上是一種完全的放鬆,但是現在的我卻也真的想不起來在這種單純的過去有哪些令人驚艷的生活片段。一切就這麼輕描淡寫地過去了,比起大風大浪、大起大落的現在,似乎還是少了一點刺激與挑戰。

一趟十小時的旅程,也小小窺探了一下所謂的出差做何滋味,你以為能夠在異地呼吸到不同的空氣,但卻這片共享的天空都沒能看到幾眼。這次的台中,少了點興奮,少了點冒險,但卻多了人事全非的感嘆。不是在故作文青貌,而是看到了自己,原來真的無法透過故地重遊找回那個青少年的自己。